第243章 新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行人出了火车站,走到了马路边上的大卡车旁,从车里还有后面的车厢里跳出四个年轻的军人,朝战常胜行礼,他也回礼。

    秦建军将领取行礼的凭据给了他们,他们则去火车站将战常胜他们的三大木箱子行礼给抬了过来,抬上了车。

    “你和红缨坐车里,我跟着他们坐在车厢里。”战常胜打开车门道。

    丁海杏和段红缨也没反驳,乖乖听话的在战常胜的帮助下上了车。

    而战常胜则拉着车厢内小伙子们的手,跳上了车厢。他们敲敲车玻璃,秦建军驱车朝学校驶去。

    解放卡车缓缓的开进海军学院的大道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了,寒风浓浓的萧瑟感,两旁高大的桦树,经过寒风的阵阵轻扫,最终将不甘落下的黄叶给吹落了,打着旋缓缓的落在宽阔的水泥大道上。

    此时正直上课期间,校园内静悄悄的。

    车子穿过校园,驶进家属区,停在了一个红砖水泥的三层小楼面前。

    战常胜他们从车上下来,秦建军领着他们进了楼里,在右侧的房门前停下,推开房门进去道,“首长,这是学校给您分的房子,您看看还缺什么家具,就到后勤领。”

    说话当中,他们的行李,就被四个小伙子给抬进来放在了客厅中央。

    战常胜随意扫了一眼房间,朝丁海杏使使眼色,丁海杏从兜里拿出五包大前门香烟,递给他们,“不用、不用,这是我们该做的。”他们死活不收。

    丁海杏干脆直接塞给他们手里,“拿着、拿着。”这点人情往来丁海杏还是明白的。

    “一盒烟而已,客气什么”战常胜出声道,下令道,“这是命令。”

    “谢谢、谢谢没事了,我们走了。”五个人齐齐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喜滋滋地离开了。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道,“你和红缨在家里收拾一下,我出去拜访一下领导。”

    “你忙去吧不用管我们。”丁海杏忙不迭地点头道。

    战常胜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段红缨一脸疑惑地看着走了的战常胜,丁海杏则向她解释了一下原因。

    段红缨点点头,卷起了袖子,和丁海杏一起开始收拾房子及客厅内的行李。

    由于是集体供暖,房间里温暖如春,一点儿都不冷。

    地板是木制的地板,踩上去,咚咚作响,房间是三室一厅。

    客厅一个长沙发,两个单人沙发,一个茶几,还有一张八仙桌就是餐桌。

    一进门就是厨房和卫生间,卧室两个向阳,一个不向阳。

    丁海杏和战常胜自然是主卧了,站在门口一目了然,里面放着木制的双人床,和一床崭新的军用厚床垫子,书桌和配套的椅子,高低柜和一个看似档案柜的一人多高的柜子。

    段红缨的房间格局与主卧差不多,只是少了一个高低柜。

    还有一个卧室,要更小了,里面只有一个高低柜,一张单人床、书桌和椅子,再也放不下其他了。

    这房子很有时代特色,窗户都是拱形的,房间的木门上隔着窗棂上面镶着花玻璃。

    花玻璃外人看不见里面,里面的也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丁海杏和段红缨先将家具擦了一遍,然后行李打开,把东西一一归置起来,重点是将床先铺好了,晚上得有个睡觉的地儿。

    等战常胜回来时,丁海杏和段红缨已经将行李放好了,她此时正弯着腰正在拖地。

    “回来了。”丁海杏直起身子杵着拖把看着他道,与走之前相比,他手里多了一套海军冬装,一身海军蓝的海军服,绒衣、绒裤还有内衣。

    各国海军除了白色制服,就是“海军蓝”,而且颜色非常统一,海军蓝又名“藏青色”,接近于深蓝,因用于海军制服而得名。这还要追溯到1748年,英国皇家海军选用这个颜色作为海军制服标准色,其他国家海军随后也跟随英国采取了“海军蓝”作为海军制服颜色。

    战常胜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将衣服放在了床上。

    丁海杏将拖把靠着墙放好了,跟着进去道,“手续办妥了。”

    “办好了。”战常胜坐在椅子上抬眼看着她道,“领导给了两天假,然后大后天又是星期天,其实也就是三天假,让我把家给安顿好了,礼拜一,正式上任。”

    “那感情好虽然在这里住不久,可有些东西还得置办起来。”丁海杏高兴地说道,掰着手指说道,“窗帘、挂钩,脸盆架子。”拉着他进了厨房,厨房的面积挺大的,夫妻俩进来做饭完全转得开身子,炉灶是水泥砌的煤球炉,旁边是水泥砌成的洗碗池子,“咱们得买煤球,不然怎么烧饭。”还有现成的碗柜,两张桌子一张完全可以当琉璃台使用,另一张可以放杂物,“还得有一个切菜板。”

    “那个咱不是带着呢”战常胜提醒道,厨房的里的擀面杖她都带着,那家伙什齐活着呢

    “那还得尽快买米面粮油,虽然咱带着,不知道能不能挨到你粮食关系转过来。”丁海杏唠唠叨叨地说道。

    “随着调令转过来了,下个月初开始去劳资科领各种票证与工资。”战常胜看着她道,“所以咱们带来的粮食,完全可以支撑到下个月初,算下来没一个星期了。”

    “那就好。”丁海杏拉着她的又进了厨房隔壁的卫生间,只有两三平方大。一个蹲便池,水泥砌的洗脸池子,中间用转砌了一道半截墙,正好分开了,也隔开了上厕所的视线。

    剩下的再也没有了,连一个洗澡的地儿都没有,后来想想学校有澡堂子,所以无论冬夏不用在家里洗。

    现如今丁海杏也只能这么洗了。

    “厕所不用增加东西了吧”战常胜看着卫生间道,“你看这洗脸池上还有镜子。”

    半身镜子木头相框,右下角还画着粉丢丢的一丛桃花,给灰扑扑的卫生间增添了一抹亮色。

    战常胜指着墙上的挡板,“这里还有放刷牙杯的地方,下面还有挂钩,正好挂毛巾。”

    挡板是一指厚,一米长,一个手掌宽的木板,墙上钉两颗大长钉,然后将木板放在上面,木板上就可以放刷牙缸子和牙膏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