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旅途中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还有啊以后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试探我。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同舟共济,有什么就直说好了。”战常胜眉眼含笑地看着她柔声说道。

    丁海杏仰起头,眼底流露出一丝狡黠,问道,“我这么做有问题吗”振振有词地说道,“我这可是跟他老人家学的,这叫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进。”俏皮地看着他道,“兵哥哥、这些你不会不知道吧”

    一声兵哥哥叫的战常胜浑身酥酥麻麻的,握拳清咳两声道,“我当然知道这些了,你可真是,这战略居然用到了生活中了。”

    “他老人家的思想放光辉,广泛的使用于方方面面。”丁海杏挑了眉,微微一笑道,“连三岁小孩子都会用的。”

    “这话怎么说的”战常胜洗耳恭听道。

    丁海杏眼底泛起笑意,慢慢地说道,“你说孩子小,他也会跟大人斗争,他会一步一步的试探你,当他的要求达不到时,先是哭,看看没有人理他,他就把动静弄大,在地上滚,嚎叫,还是没有人理他,还是没有人理他,折腾的没力气了,饿了,想上厕所了,他就变乖了。”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战常胜轻笑道,这也算是夫妻情趣吧

    丁海杏看向段红缨,拿着纸笔写道,“火车上,我们还是看平原游击队这种主旋律的小人书好了。”

    很显然,段红缨的政治敏感性高,经丁海杏这么一说,段红缨立马换上了主旋律的小人书。

    丁海杏朝段红缨要了一本小人书,津津有味儿地看了起来。

    在哐当声中,时间缓缓的流过,战常胜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道,“走了咱们去餐车吃午饭。”

    “列车员不送餐吗”丁海杏诧异地问道。

    “卧铺车厢倒是有送餐服务,不过是盒饭,不太好吃。”战常胜微微摇头道,“今儿咱们去餐车,吃顿好的。”

    餐车在列车的中间,所以战常胜和丁海杏、红缨她们一前一后的朝列车后面走。

    丁海杏终于明白了,硬座没法送餐的原因了,不年不节的,坐火车也好比后世的春运似的,哪儿哪儿挤的都是人。

    穿过密集的人群,三人坐在了餐桌里,丁海杏长出一口气道,“怎么这么多人啊”

    “现在任何人出门都必须有单位或者政府部门开具的介绍信,没有这个买不了车票,住不了招待所,甚至饭都吃不了。出差在外得有全国粮票,种种条件就限制了人们走动,所以出门的人并不多,只是车次少,所以就显得人多了。”战常胜淡淡地解释道,“好了,你们等着我去买饭。”说着到了窗口去买饭。

    丁海杏他们进城方便是因为丁爸拿着大队的公章,随意的开介绍信,他们来的时候幸运人虽然不少,但不像今天人这么多。

    丁海杏眼睛四下看看观察这个时代的餐车,椅子都是木条钉的,跟医院里走廊上长椅差不多,只不过多了高高的靠背,格局倒是跟现代绿皮车的硬座一样,两张椅子中间一个桌子,大家面对面坐在一起。

    当然桌子要比硬座的桌子要大一些,放饭菜正合适。

    餐车里的人并不多,从硬卧过来时,硬座上的乘客大多都是自带的干粮,干啃。很少有人买热乎的饭菜吃,囊中羞涩,舍不得买。

    丁海杏和段红缨四下打量的时候,战常胜已经买好了饭菜,端着托盘端了回来。

    都是硬杠杠的荤菜,红烧肉两块、红烧排骨三块二、鱼香肉丝七毛、四喜丸子七毛五,很是实惠。

    果然干部待遇就是高啊

    又端了四碗米饭过来,白米饭四毛钱一份,量也足足的。

    “常胜,吃了这些,咱接下来的日子,不过了。”丁海杏看着满桌子饭菜道,虽然很解馋,但是这日子不是这么过的,“这得多少粮票。”

    “火车上的饭菜,不需要粮票,只要有钱就成。”战常胜凝视着她道,“这一餐咱还吃得起。”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不可违抗的意味,“给我吃”

    不用他说,丁海杏和段红缨自然不客气了,算起来,也有小半个月没沾荤腥了,没法子,需要肉票的年代,肉都不能敞开了吃。

    “这火车上怎么能敞开了吃。”丁海杏问道。

    “列车上的粮油供给是国家特批的,并不跟居民粮食供应属于一个系统,所以火车上不但能吃到细粮,还能吃到荤菜当然前提你得有钱。”战常胜给她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

    即使火车上饭菜不需要粮票,大多数人也舍不得去餐车吃,因为太贵了。

    丁海杏吃到现在,餐车除了他们一桌,也才坐了小猫两三只。

    看得他们的穿着,板正的干部中山装,整齐干净的呢子大衣,和常胜一样肃穆的军装,肩章二毛一,正营级啧啧都是经济条件很好的。

    “这价钱好贵。”丁海杏看着菜单肉疼道。

    “不要粮票,价格自然比食堂贵了。”战常胜夹了一块儿红烧肉放进她的碗里道,“你就放心吃吧吃不穷的。”

    丁海杏心里琢磨的是,到了学校,安顿下来,得好好想办法给大家都补补

    吃完午饭,三人翻山越岭的回到了硬卧车厢,在火车上小憩了片刻,就到站了。

    一下火车,月台上就有一个身着海军蓝色军服的军人举着牌子在四处的张望。

    牌子上写着战常胜的名字,战常胜就迎了上去,“你好,我就是战常胜。”

    他放下手中的牌子,立正站好,“啪”的一下行了个军礼,“首长好,我是秦建军,奉命特意来接您的。”

    “你好”战常胜回了一个军礼道,然后回头朝丁海杏招手道,“这是来接我们的秦建军,这是我的爱人和闺女。”

    “你好。”丁海杏微笑着说道。

    段红缨则朝他点头示意。

    “首长请这边走,车子就在外面。”秦建军前面带路道。

    “我们的行李”丁海杏提醒了一句道。

    “行李,您将凭证交给我,我安排去领取,随后就来。”秦建军立马说道。

    战常胜从兜里将凭据掏出来,递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