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试探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们去粮店里买不就得了,又不是没有粮本。”冯寒秋随即就道。

    “来不及了,马上就月末了,能有啥好东西。我可不吃菜籽油,又黑又味儿,渣滓还多,我要吃花生油。还有妈的咖啡壶和咖啡杯我也要一套,锅碗瓢盆、整套的餐具一套哦我都要新的。”

    童雪每说一样,冯寒秋的脸就阴一些,这哪里是让他们支援,这分明是来打劫的。

    “小雪”郝长锁追出来,正好听见她理直气壮的要这要那儿的,看向二老道,“爸、妈,小雪要什么我给买。”拍着胸脯道,“小雪咱们去百货商场买。”

    “买什么买我们没有那么多工业券。”童雪立马说道。

    “你想要什么你自己拿好了,东西在哪儿你不是知道嘛”童爸拉着冯寒秋道,“走了,上班快迟到了。”拉着她出了家门。

    “你放开我。”冯寒秋气的直打哆嗦,“你看看,你养的什么闺女,她干脆把家给搬空得了。”

    “你留着那些东西,咱又用不上,迟早也是小雪的。”童爸笑了笑道,“与其让他们在角落里落灰,不如物尽其用。”

    “你就惯着她吧”冯寒秋气急败坏地说道。

    童雪才不管她妈妈生不生气,那些漂亮的餐具、瓷器她可是宵想很久了,叫上郝长锁听从她的指挥,一一打包带走。

    aaaaaa

    战常胜他们三人被于秋实安排车子连人带行李送到了火车站。

    战常胜办好了托运,正好到了进站的时间,检好票,三人就上了火车。

    战常胜居然买的是硬卧的车票,丁海杏坐在最下层的床上,凝视着他深邃的黑眸道,“坐硬卧,半天的车程,下午就到了,不用这么奢侈吧”

    “硬座太挤了,又无法开车窗,味道不好。”战常胜悠然地看着她道。

    “能有多挤。”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黝黑的双眸道,“送爸妈时坐的硬卧,也没见多少人啊”

    “咱们提前半小时上火车,人当然少了,火车开的时候你们看见人挨人的,去趟厕所都困难。”战常胜语气甚是平淡地说道。

    他可不想老婆孩子挤在人多气味五味陈杂的硬座车厢。

    “光顾着爸妈了,没太在意。”丁海杏嘿嘿一笑道。

    “这卧铺可不是谁想坐就坐的。”战常胜不紧不慢地沉声道。

    “这有什么说法吗”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普通的工农革命群众只能坐硬座,卧铺车厢是卖给干部,十三级以上的高干才能买软卧车票。身份不够有多少钱都得挤在乱哄哄的硬座。”战常胜不疾不徐地说道。

    “原来是看身份的,这人也分三六九等。”丁海杏翘着二郎腿,眼波流转,偷偷地瞥着他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是说我们是社会的主人翁吗”

    “嘘”战常胜食指放在嘴边嘘声道,“这话可不能乱说。”

    丁海杏夸张地捂着嘴,闷声道,“那怎么办”一脸的受到惊吓的样子,探着脑袋看看左右。

    “放心,左右上下,都没人。”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你呀以后嘴上可得把门,有些话可不能乱说。虽然你说的是事实。”

    丁海杏闻言眼前一亮,随即又保证道,“以后在外面我绝对不说,我也就跟你说说。”

    “嗯”战常胜温润的眼底滑过一抹幽光道。

    有段红缨在,丁海杏和战常胜也不能聊天而不顾及她,所以火车开起来后,三人手里各拿着一本书,打发起时间。

    段红缨拿着连环图画三国志的小人书看得津津有味儿。

    丁海杏看着段红缨手里的小人书,眸光轻闪,靠近战常胜压低声音道,“红缨看那个没问题吧”

    “什么问题”战常胜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道。

    “封建糟粕啊”丁海杏小声地嘀咕道。

    战常胜双眸眯了眯,勾起唇角,“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笑得很温暖,清澈的眼神染着浅浅的光晕。

    丁海杏抬眼诧异地看着他,满脸地疑惑,“你这话我听着没毛病,可是那小人书里不是宣传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低级趣味。革命的接班人,应该看革命书籍。”

    “我家杏儿觉悟很高吗”战常胜挑眉夸奖道,锐利如鹰的眸光早就将她的小心思给看穿了。

    丁海杏微微仰头,迎上他锐利的双眸,自己那点儿小心思也没打算瞒人,再说了也瞒不过身为侦察兵的他,随即脸上却扬起了一道浅浅的笑意,“我怎么听着这话里讽刺俺啊”

    “胡说,我怎么会讽刺革命群众呢”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这话呢我就说一遍,看待问题,见仁见智,有的人看到的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的低级趣味,有的看到的是生活百态,战略、战术”

    “所以因人而异”丁海杏琉璃般如猫儿般的双眸光华流转,“你就不怕我上纲上线。”

    战常胜手撑在硬卧上,歪头看着她笑了笑,眼底浮起一丝淡淡的氤氲,反问道,“你会吗”

    丁海杏抬起手覆在他厚实的大手上,缓缓地说了两个字,“不会”

    战常胜反手交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郑重地说道,“我们是夫妻。”唇角轻扬起的弧度很柔和,深眸里泛起了淡淡的光华,能有一个跟自己合拍的人,真的很庆幸,“当然这些话在外面不能随便的说,书也不能在外面看。”

    丁海杏也笑了,清澈明亮的瞳孔里泛起了一丝暖意,“我知道。”挠挠头道,“可有些是事实,我亲身经历的。”

    “亲眼看到的事实,也不要再说了这是很严重的立场问题,它可不是开玩笑的,被人家抓住小辫子,被发配到农场种麦子那都是轻的,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你丈夫,我这辈子就完了。”战常胜神情异常严肃地说道,“夫妻一体,我完了,你也就完了。”双眸黝黑深不见底道。

    丁海杏忙不迭的点点头,因为她知道战常胜不是危言耸听,所以得谨言慎行,不能麻痹大意了。

    现在不放在心上,之后会更加的严苛,万一到时候漏勺了,可就都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