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不能自欺欺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陆军”俏丽的女人眉目轻转,有些担心地说道,“不知道是什么样儿的人,不会又是一个草莽英雄吧”

    “说话注意点儿,现在可是他们的天下。”男人瞥了她一眼道。

    她无辜地说道,“我是在夸他们呀”

    “我有眼睛看得见,有脑子会判断。”他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道,那语调是夸吗

    “我真的怕又来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陆军的土包子。”她轻蹙着眉头小声地说道,美眸轻抬看着他道,“你不担心吗”

    “心里明白就行,干嘛非说出来。”男人食指放在唇边嘘道。

    “知道了。”女人点点头道。

    “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你管他们是什么样儿的人。”男子温润的嗓音带着一丝默然。

    “我这不是怕,又向上一个人家似的,拿着放大镜扒着咱不放,连咱家一日三餐吃什么都拿小本子记着。”女人眉头紧锁神色不安地说道,“好不容易盼着他家男人走了,我可不想活在人家的指指点点中。”

    “大环境如此,不管谁来都一样,咱们就做好本职工作就好,千万别掺和那些事。”男人喝完豆浆,满脸笑容地看着儿子道,“博达爸爸和妈妈说的话,不要在外面说啊要保密。”

    “嗯”被唤作博达的男孩儿重重的点头道,“我不会说的。”

    男人揉揉孩子的头发关心地问道,“博达在学校过的开心吗”

    “嗯”博达点点头道,开不开心反正都是他一个人,又没有人陪他玩儿。当然这些是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的,省得他们担心。

    “咱不掺和就能过去吗”她忧心忡忡的说道,小声地自言自语地说道,“早知道这样不回来了。”

    “雪荔,这样的话以后千万别说了,尤其别当着孩子的面说。”他低声音道,“再说组织都没什么我也是身穿军装的国家干部,大学教授,革命同志,那些人叽叽歪歪的,你就甭放在心上。”

    “你的心可真大。”她幽然地望了他一眼,无奈地叹口气道,“没错,你现在是党员干部、军人,可咱的那段历史是明摆着的问题,你不能自欺欺人,视而不见。你可别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么多年,你还看不出来吗”

    他一脸的若有所思,最终无奈地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算了别想了。”看着儿子道,“儿子,把牛奶喝了,走咱们上学去。”

    他等着儿子喝完牛奶,然后提上公事包,看着儿子背上绿色的帆布书包,父子俩一起出门。

    而家里的女主人,收拾干净餐桌后,穿戴整齐,登上自行车去了滨海大学。

    aaaaaa

    从省城到滨海的火车,有始发的火车,早晨八点,票价是一块一。

    战常胜开好介绍信,拿着工作证,买好了一家三口的票。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战士们就将丁海杏收拾好的行李搬上了大卡车。

    战爸负手而立站在了书房的窗口,旭日东升,朝霞染红了半边天,眸光深沉地看着缓缓远去的车子。

    那混小子,真够心狠的是他的种,说是不见,真是一次都不来。

    这样也好这两年时局变化莫测,让人看不清、摸不透,风起时,各自安好吧

    “哥,你要走了,就不回家再看一眼。”战得胜拦着要上车的战常胜道,“爸昨天很晚才睡,就是等你呢”

    战常胜握着车门的手紧了紧,沉声道,“让开,误了火车了。”

    “大哥”战得胜着急地喊道。

    战常胜拂开他的手,利落的蹬上了车厢,冷冰冰地说道,“开车。”

    “不许开”战得胜紧扒着车门道。

    司机看了看车外的战得胜,目光又瞟向如冰雕一般的战常胜,犹豫不决,到底听谁的。

    “开车”战常胜轻轻吐出两个字道,漫不经心的视线又扫向了司机。

    听在司机耳朵了犹如寒冰,他一个激灵,立马开车,对车外的战得胜只能抱歉了。

    车子缓缓的启动,战得胜拍着车窗咚咚作响,“大哥,大哥。”车子慢慢地开了起来,他疾步追着,不停地拍着车窗,脚步越来越快,但怎赶得上车子的速度,终究没追上,还差点儿狼狈的摔倒。

    战常胜眸光深沉透过后车镜,看着那个执拗地笨蛋傻瓜,看着他脚步不稳,心跟着提了起来。还好虽然狼狈却没有摔倒,心放了下来。

    车子越开越快,战得胜看着车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战得胜气急败坏地挥舞着拳头,“大哥,你就那么心狠”不甘地吼道。

    回答他的是萧瑟的寒风,吹着军大衣猎猎作响。

    纵使不甘心,战得胜也没办法,郁闷之极的回到了家,敲开战爸书房的门。

    战得胜看着神色如常的战爸,情绪低落道,“爸,大哥走了。”

    “你的调令下来了,到基层历练去,shi属侦察yg副ygzhang。”战爸面无表情地说道。

    “才副的啊”战得胜不满地说道。

    “臭小子,挑三拣四的,干不好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战爸冷言冷语地说道。

    战得胜自信满满地说道,“爸,这点您放心,绝对不会堕了咱战家的名号的。”双手突然撑着书桌急切地问道,“爸不会说因为大哥他走了,我才有这个机会的吧”

    “胡说什么我是公私不分之人吗”战爸闻言黑着脸道,“军队又不是咱家开的,军令如山。”

    “可是,大哥为什么要走这太巧合了吧”战得胜犹豫不安地说道。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战爸情绪低落道,“翅膀硬了,想离我远远的呗”

    战得胜闻言不好意思道,“爸,对不起。”不该提起这个伤心事的。

    “你这个傻小子。”战爸闻言好笑地看着他道,“行了,别胡思乱想了,下去好好工作。”

    “是”战得胜对着他郑重地行了个军礼,退了下去。

    战得胜一出来,就看见自己的妈,在客厅里哼着小调,扭着胜利的秧歌。

    “我哥走了,您就这么高兴。”战得胜冷着一张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