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如获至宝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看向邮递员赶紧表明身份道,“我是他儿子。”

    “那这包裹也得本人亲自来拿。”邮递员看着他道,“还得签名呢”

    “同志,你等着。我马上去叫俺爸。”丁国栋闻言转身飞也似地朝后跑去,边喊边跑道,“爸,这包裹得您亲自来拿。”跑进院子正好碰见出来的丁爸。

    父子俩一起走到邮递员的身边,邮递员看着丁爸道,“丁丰收同志,这是你的包裹。”然后随口又道,“在这里签名,会写字吗不会写字的话,打勾。”

    丁爸斜了他一眼,小瞧他,拿着他递过来的钢笔,拧开笔帽,在签字栏下,规规矩矩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哦大叔写的字很漂亮吗”邮递员尴尬地说道。

    实在太多的人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尤其是如他这般年纪大的。他有很无辜地好不好,那些话只是平时的例行公事而已。

    丁国栋看着他签名后,迫不及待的拿过包裹,“爸,这是杏儿给我们寄的。”

    “你妹夫也不知道寄啥回来了。”丁爸一脸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还挺沉的。”丁国栋掂了掂手里的包裹道。

    邮递员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说话,赶紧说道,“打扰一下。”丁爸和丁国栋闻声看过去,邮递员又道,“我这里还有你们村的一封信,郝大山家住在哪儿”

    丁国栋立马说道,“他家”

    丁爸伸手扯扯他后背上的衣服,丁国栋意味过来道,“不知道在家没有”

    郝大山就是郝长锁的父亲。

    “你也知道猫冬,大家喜欢凑到一起,不知道在谁家。”丁爸笑容可掬地说道,“这样,你把信送到大队,然后大队的喇叭一喊,他自己就去拿了。”

    邮递员闻言眼前一亮道,“这个办法好。”省的他找了,不熟悉地形,冬日里出来的人又少,少不得要花费很多时间。

    “大队就在村子中间。”丁爸指着路道,“从这里走,走到大麦场,一溜石头房子就是村大队。”

    “谢谢了。”邮递员道谢,“对了,我是新来的邮递员,以后我会负责咱们这个村的邮递工作。我叫李亮。”

    “李亮同志,以后麻烦你了。”丁爸看着精神的小伙子道。

    “为人民服务。”李亮蹬着自行车就走了。

    谁会给郝家寄信,这事不言而喻,除了郝长锁没有第二个人。

    这样大队的大喇叭一嚷嚷,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丁丰收和丁国栋目送邮递员离开,才抱着包裹朝家里走。

    “爸,我们看看攀上高枝的混蛋,能给家里寄了些什么”丁国栋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现在郝家日子艰难,那也是他们该得的。

    以前日子过的舒服,那是因为他们太心善了。现在好好的品尝他们应得的苦果。

    做了什么就要有思想准备。

    “怕是要向家里解释他为何没请他们参加婚礼。”丁爸肯定的猜测道,随口又道,“也会说咱家杏儿飞上枝头变凤凰,不是我们说的那么无辜,也不是什么好人。”

    丁国栋闻言着急道,“那咋办,咱们可不能让他们往杏儿身上泼脏水。”看着神色轻松的丁爸又道,“爸您怎么一点儿都不着急”

    “我为什么要着急,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丁爸老神在在地说道。

    丁国栋一脸蒙圈地看着他道,“我不懂”

    “先入为主”丁爸高深莫测地说道,“等等你就会知道了。”

    说话当中两人跨进了家门,穿过院子,进入正屋,挑开帘子进入了东里间。

    丁妈看着他们两个,好奇且急切地问道,“什么包裹,谁寄的,快打开来看看。”

    丁爸脱鞋上炕,看着炕桌上的包裹道,“是常胜他们寄来的。”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寄的什么国栋说还怪沉的。”

    “拆开就知道了。”丁妈催促道,说着将剪刀递给了丁爸,“用这个。”

    丁爸拿着剪刀道,“别催,别催,不能拆坏了。”小心翼翼的将牛皮纸包裹的外皮给拆除了,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是书。”

    丁国良一看书皮,激动抱着那些书道,“哇”如获至宝,“爸、妈,考大学本来有六分把握,有了它们,我有八分。”兴奋地说道,“这些书很难搞的,只有大城市才有的。”

    “你别激动,别激动。慢慢说,说那么快,我们都不明白什么意思”丁爸拍着他的肩头道。

    “这套数理化丛书复习资料,对我考大学很有帮助的。老师让我们买,可惜都买不到。”丁国良高兴地说道,“还是我姐最好了,这么想着我。这么贵的东西也买给我。”

    “这书很贵吗”丁妈小心翼翼地问道。

    “舅舅,这一套,要六块钱呢”应解放努努嘴道,“赶上城里一个人的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嘶”丁爸倒抽一口冷气,“这么贵,城里临时工一个月也就差不多这些工资了。”

    “呶现在你姐夫这么舍得,你可不能辜负了他们的心意。”丁妈看着丁国良说道,“要好好学习。”

    “是还有半年时间,我一定天天向上。”丁国良喜笑颜开地保证道。

    应解放赶紧又道,“二哥,你可要好好的保护这些书啊你用完我还等着用呢”

    “对,对,咱家解放,明年也要上高中了。”丁爸慈爱地看着他道,“好好学,为你妈争一口气。”

    “嗯”应解放重重地点头道。

    “唉”丁妈愁眉苦脸的叹息。

    “你这老婆子,好好的叹什么气啊”丁爸闻声看着老伴儿道。

    “女婿又为咱们花这么多钱,咱怎么还啊”丁妈抬眼扫了一圈家里,可以说是家徒四壁,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

    众人闻言沉默了下来,丁国栋看着炕桌上的零嘴,赶紧道,“爸、妈,我们不是从山里捡了很多松子、山核桃、榛子,咱给妹妹和妹夫寄过去好了。妹妹最喜欢吃了。”

    “我现在就去炒。”丁爸积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