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殷勤周到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刚要行动,战常胜就蹭的一下坐了起来,紧张地看着她道,“杏儿,那个你我”喉头上下滚动,心中一股渴望如同熊熊烈火,按捺不住的燃烧起来,激动地扑了过去,将她压在了自己身下道,“我们再试试,如何”

    这一次有丁海杏暗中积极配合,战常胜粗糙的大手将她身上里里外外都摸遍了,明明没有任何技巧,却让她在他的身下化成了一汪春水,最后终于找到门儿了。

    破门而入,一击即中,丁海杏痛的倒抽一口冷气,报复似的,在他肩头留下一小排整齐的牙印。

    绮丽的夜色中,大床吱吱呀呀的,可见战况之激烈。

    “喂这床不会被咱俩给折腾塌了吧”丁海杏声音娇媚而沙哑道。

    “你还有心情关心这个”战常胜低吼一声,又直捣黄龙。

    月美画美,却每每交织出令人心惊的角度与力度。

    羞得就连月色都忍不住躲进云层之中。

    大床吱吱呀呀不停歇的声响盖过了微微喘息的声音。然而,这样令人面红耳赤的声响里,还能听见两人的对话。

    “痛不痛”

    “你说呢”

    “痛也要干革命。”

    长出一口气,声音暗哑道,“终于找回男人的尊严了。”

    “噗嗤”

    银铃般娇媚的笑声,让战常胜如上好了发条的马达似的,充满了力量。

    “笑什么你不知道那对男人的打击有多大。”

    回答他的是更大的笑声。

    “看来为夫不够卖力,我们继续。”

    “以后我们要多多练习。”

    “饶了我吧”

    夜漫长,大床的声响歇住时已夜深,战常胜抱着蔫儿了一样的丁海杏沉沉的睡去。

    aaaaaa

    战常胜如往常一样,醒来,黑眸深邃如暗夜的星空,低头嘴角含笑地看着臂弯里睡的沉沉的丁海杏,这一刻心里涨涨的,暖暖的,粗糙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她精致的脸庞。

    丁海杏感觉脸上酥酥麻麻的,轻皱着眉头,咕哝一声道,“讨厌,该死的苍蝇。”

    苍蝇战常胜轻蹙着眉头,伸手捏着她的鼻子,丁海杏呼吸困难,面色不悦的睁开眼瞪着他道,“讨厌,扰人清梦很不道德耶”

    战常胜丝毫不觉的他恶劣,眉眼含笑地看着她温柔地说道,“睡醒了,睡的好吗”温柔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上唇印。

    “你说呢”丁海杏伸手在他精瘦的身上拧了一把,“粗鲁的家伙,一点儿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浑身都痛,感觉像是被坦克车给彻底的碾压了一遍。

    战常胜伸手抓着她的小手,大手包裹着小手,细细的摩挲着,英俊的脸上是一脸的傻笑。

    “笑,傻笑什么也不怕把我给折腾坏了。”丁海杏脸颊微红道,用被子遮着满身的红印的身子。

    “只有耕坏的牛,没有耕坏的田。”战常胜极度无耻地说道,温热的嘴唇凑到她脸前,在脸颊上亲了一亲,厚实的大手,轻抚着她光滑的脊背,那温润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丁海杏枕在的胸膛上,依偎在他的怀里,惬意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战常胜看着她如猫咪一般乖顺的躺在自己的怀里,这一刻感觉心里热乎乎的,越靠近她越喜欢的不得了,就像是含了一口蜜,甜在嘴里也甜在心里,溢满了整个心灵。

    “快起来了,该去晨练了。”丁海杏推推他道。

    “时间还早,不着急。”战常胜在她身上蹭蹭,赖皮地说道,“我现在对这句老婆孩子热炕头总算有了体会了。”

    “呵呵”丁海杏横了他一眼,目光又在俊脸逗留了一圈,旋即漫不经心地收了回来道,“不怕消磨了意志。”像美女蛇似的缠着他。

    “就是因为有了家人,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才舍生忘死的。”战常胜淡淡地说道,转移话题,轻声问道,“你早上想吃什么”

    丁海杏仰起头,眼底流露出一丝笑容,笑着道,“那你要做多些,我感觉我现在饿的可以吞下一头牛。吃饱了我要美美的睡一觉,昨儿被你折腾都没睡好。”

    “让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累,吃完饭,我们整天在床上耗呗”战常胜大大咧咧地说道,在她的耳边又轻声说道,“我们继续。”

    “小声点儿,这种事怎么能大声的说。”丁海杏吓的捂着他的嘴道。

    战常胜伸出舌头轻舔她的掌心,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道,“你干什么”

    “你要体谅、体谅我啊”战常胜轻抚着她的身体,看着她的神情逐渐变幻,委屈地说道,拖得长长地尾音,似红酒般醇厚的嗓音,轻易的拨动心弦。

    “时间,时间”丁海杏喘息着提醒他道。

    “放心,误不了晨练。”

    以吻封缄,这一次复习功课,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温柔、很多情、热热的呼吸轻轻地吹拂着她,引领着她再一次攀到天堂。

    战常胜没有急着去晨练,而是重新换了床单,抱着点点红梅床单去洗了,等段红缨起来才一起出去晨跑了。

    丁海杏被他给折腾的却没起身,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战常胜满脸温柔地看着她道,“醒了,早餐已经做好了。”

    丁海杏看着他身上穿着自己给他织的毛衣,笔挺的军裤,身姿挺拔,明晃晃的倾泻着性感的气息。清晨的阳光透过纱窗勾勒出他朦胧的身影,四目相对的眼神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甜蜜的暧昧。

    战常胜殷勤的伺候丁海杏穿衣服,丁海杏站在床前担心道,“床单”

    “我洗了。”战常胜拥着她道,“走走,洗脸刷牙去。”

    丁海杏到了卫生间,洗脸水都给她打好了,水温正合适,搪瓷杯里刷牙水也准备好了,牙膏都挤好了。

    丁海杏靠近他压低声音道,“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让我在红缨面前丢脸。”

    “放心啦红缨小屁孩儿不懂得。”战常胜低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道。

    “你别靠的那么近,让红缨看见了,教坏小孩子。”丁海杏手肘捣捣他道,随即又问道,“你怎么跟红缨解释的”

    “睡懒觉喽现成的理由。”战常胜轻松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