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脱靶

作品:《六零俏军媳

    “拆洗被子能容易吗拆了还得再缝上。”丁海杏眸光一转,嗔道,“哪儿大,哪儿小,分不清啊”

    “当然你的手是大了。”战常胜认真地说道,说话当中他动作轻柔的将丁海杏圈在怀里,继续轻柔的搓着她的手。

    “我先声明,我缝被子的技术不太好。”丁海杏有多久没盖过被子了。

    一打坐入定中,哪里还需要被子,有道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不过她车衣的技术非常好,这可是在号子里学来的技术。她不盖被子可以,但人不能不穿衣服吧

    “没关系,我会缝。”战常胜指指自己道,“没有女人,军营中的男人缝被子、钉扣子,打补丁,甚至编草鞋都是男人自己来。”

    丁海杏闻言心里酸酸的,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转过身,双手环抱着他精壮的腰身,头枕在他的宽阔的胸膛上,倾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两人的身体亲密的贴合,他的臂弯紧紧的环绕着她,虽然依然揉搓着她的双手,可渐渐心猿意马了起来。

    他低下头来,脸颊抵着海杏的额头轻轻的磨蹭,喷出了热气,令她的身体微微地轻颤了起来,薄薄温热的嘴唇印上她的耳垂,

    让她觉得一下子仿佛被火焰烫到了般抬头。视线相触的刹那,丁海杏看见常胜那原本如同深潭般静寂的眸子如温泉一般翻滚起来,那么的炙热、烫人。

    丁海杏起身静静地看着他,战常胜则紧张的手脚发汗,“你别这么看着我好不好。”

    “我怎么看着你了”丁海杏眼波流转,带着丝丝诱惑道,甜美的声音像是女妖的蛊惑似的。

    “那个我你我是第一次。”战常胜不好意思地闷闷说道。

    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道,“你的意思,我不是第一次”

    如果不是熟悉他的性格,说出这么富有歧义的话,肯定以为他在讽刺自己。不当场发飙才怪。

    丁海杏好笑地摇摇头,真是终于可以荷枪实弹上战场了,搞得比她还紧张。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战常胜慌乱的摆手道,他慌不择言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几天该做的都做了,就差突破最后的底线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莫名的紧张。

    “少装模作样了,我可不会被骗的。”丁海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既然被你给看穿了,战常胜索性伸出魔爪,可是好紧张啊攥紧拳头,又松开,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口浊气,厚实的大手轻轻退下她的秋衣。

    粉红色的秋衣已被轻轻的脱了下去,长长的头发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强烈的黑与白的画面,刺激着他的视觉神经,感觉心跳如鼓,口干舌燥的。

    丁海杏打了个冷颤,提醒他道,“关灯关灯”

    丁海杏脸刷地红透,胡乱的抓着秋衣便遮,但她刚有这苗头,战常胜的手掌便果断朝她扑过去,压在身下,男人霸道地低头

    战常胜顺手使劲儿的一了拉灯绳,只听见砰的一声,“糟了。”

    “怎么了”黑暗中丁海杏看着身上的他忙问道。

    战常胜赶紧说道,“不是什么大事,我把灯绳给拉断了。”即使在黑暗中依然无法阻挡他的视线,眼前的美景一览无余,让他心跳加速。

    “那怎么办”丁海杏担心地问道。

    “没关系,明天我接上去好了。”战常胜声音沙哑道,“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没有言语,接下来一切都那般自然而然,他的嘴唇很柔软,没有任何的技巧,甚至有些急切、粗鲁、野蛮、却仿佛有一种蛊惑似的,令人沉醉其中。

    本来一切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是战常胜得其门摸索的很久而不入,在寒冷的冬夜里,愣是急出了一头汗。

    最后泄气的瘫软在了床上,真是该死,准星瞄的很准啊为什么脱靶呢喘着粗气,一脸的羞愧与懊恼。感觉特丢人。

    这种事情对于丁海杏说来,也不能明里指点,只能平复自己的心绪,老实的睡觉。

    “杏儿”黑暗中战常胜看着她起伏的身形,小声地叫道。

    “嗯”丁海杏轻声应道,耳听的战常胜长吁短叹的一脸的懊恼。

    丁海杏出声安慰他道,“没关系啦,干嘛想这么多。新手上路”

    从小一个人长大,又没有告诉他这方面的知识,从其他地方也获得不了这方面的知识,就是听荤段子也是纸上谈兵,终究没有实战演习过,笨拙一点儿可以理解。

    丁海杏的理解,让战常胜心里更不是滋味儿,本来信心满满,演练过的,为什么关键时刻掉链子,真是让他给搞砸了。

    战常胜双手搓着脸道,“太丢脸了。”

    丁海杏披上棉袄坐起来道,“我给你捏捏好了,别想那么多。”然后靠近他摸索到他的脸,找到太阳穴,轻轻摁压着。

    皎洁的月色,爬过树梢,流泻了一地尘埃

    战常胜透过浓浓的月色,看着她脸上关切地表情,绞着手指,小声地说道,“你不会拿我当笑话,说出去吧”

    “呵呵”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原来是担心这个。

    战常胜也坐了起来,严肃地说道,“这不是好笑的事。”声音中浓浓的担心。

    “我看起来像是笨蛋吗我看起来像是大喇叭似的,把夫妻房事到处的嚷嚷的吗”丁海杏抓着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道。

    “可是农村那些结了婚的老娘们儿,荤素不忌的。”战常胜低声说道。

    “我不是碎嘴的老娘们。”丁海杏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为了顾及他的自尊心,都自认老娘们了。

    “那我放心了。”战常胜长出一口气道。

    “睡吧很晚了。”丁海杏拍拍枕头道,说着将他给摁在了床上,温柔地看着他道,“把它给忘了,睡吧”

    “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睡不着。”战常胜抬眼看着她道,“你不会看不起我,嫌弃我吧我是不是真的中看不中用啊”

    再说下去,他就要怀疑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