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傻瓜’

作品:《六零俏军媳

    “嘶今儿感觉特别冷啊”丁海杏出了家门,感觉寒风刺骨,一下子就冻成狗了。

    “听天气预报,寒流来了。”战常胜看着她们两个被风吹的脸颊冻得红彤彤的,一说话,嘴前面都冒着白气,大有凝结成冰的架势。

    “要不这样,你们赶紧回去,不就是去新华书店买书,我一个人去就成了。”战常胜推着她们回了家,关上房门,独自一人去了新华书店。

    被推进家门的丁海杏和段红缨两人相视一笑,丁海杏打着手语道,“我织毛衣,你干什么”

    段红缨打着手语回道,“我洗衣服,你有要洗的衣服吗”

    “没有”丁海杏摇着头,打着手语道。

    两人各做各的事情,直到战常胜从书店,抱着小学、初中、高中的课本回来。

    段红缨如获至宝,喜滋滋地抱着书就进了自己的卧室了。

    “不是手酸,不让你织毛衣,你怎么还织,速度还那么快。”战常胜拉着她的手道。

    “已经好多了。”丁海杏拂开他的手道,“别捣蛋,脱针就惨了。”

    其实已经好了,她用体内的真气滋养过自己的手。

    “喂你没事做吗一直盯着我干什么”丁海杏看着闲得一直看着自己的他道。

    “我们新婚耶我在放婚嫁,我希望多陪陪你。”战常胜凑到她身前道。

    “小心毛衣针扎着你了。”丁海杏挑眉看着他道,目光又转向那尖尖的闪着寒光的竹针。

    “我皮糙肉厚,不怕的。”战常胜非常淡定沉着地说道。

    被他的无赖样,丁海杏挑挑眉,眸光一转揶揄道,“我看是脸皮厚。”

    战常胜恬不知耻地扬扬下巴,一副引以为荣的样子,继而就有些忍俊不禁,唇边染着一弯新月,深邃的黑眸此时一片柔和地看着她。

    “渴吗我给你倒水。”战常胜起身道。

    “不”本来想拒绝的丁海杏看着闲的发慌的战常胜,忽然改口道,“还真有点儿。”给他找点事做,免得一直打扰她。a hrefotsqfenbucai66848ot来份后悔药a

    “稍等,马上来。”战常胜殷勤地说道。

    “哦对了问一下红缨喝水不。”丁海杏抬眼看着他提醒道。

    已经进了厨房的战常胜应了一声道,“知道了。”

    战常胜拿着三个瓷杯倒了三杯开水出来,放到了茶几上两杯,“喝水,小心烫。”

    丁海杏笑着点点头道,“谢谢。”

    战常胜端着另一杯茶走到了段红缨的卧室面前,拉了拉门框上的绳子,很快段红缨出来开门。

    战常胜朝她举举杯子,示意她,“喝水。”

    段红缨打着手语谢谢,接过了杯子。

    战常胜打着手语道,“不客气。”又说道,“看书别太累了,时间还很长,不着急。”

    段红缨看着他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你忙吧”战常胜轻声细语地边打手语边说道,“中午饭,有我呢”看着她明显的犹豫,他拿出兜里的纸笔道,“我放假,这些事情就让我来做,不要跟我争,明白吗想做饭以后有的是时间。”

    段红缨只好作罢

    战常胜关上门,回到了客厅,坐在了丁海杏的旁边,拿起了青竹茶杯轻抿了一口,“咦今儿的水好甜啊”

    丁海杏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调侃道,“你这嘴跟抹了蜜了似的,能不甜吗”

    趁战常胜不在家,丁海杏烧的是空间中的水,所以甜咯

    丁海杏放下手中的毛衣,端起白底青竹瓷杯轻抿了一口,还是空间中的水好喝,充满了灵气。

    丁海杏握着茶杯,一时怔松,真是令人怀念,回来这些日子,也只在医院的时候,陪着爸妈一起喝过。

    其结果就是跑肚子,跑的二老虚脱,也是巧了,一时吃荤腥太多,肠胃久不适应,又逢空间水排毒,可把二老给折腾惨了。a hrefotsqfenbucai55582ot松开那个好莱坞a

    战常胜手里端着茶杯,那深邃的眼神淡淡的扫过了丁海杏那粗糙的手,又皱起了眉头。

    丁海杏察觉到了他的眼神,直愣愣的盯着,把海杏给看得心里有些打颤,清亮的眸中掠过一道幽光,弯弯的柳眉微微轻蹙了起来,顺着他的眼神看到自己粗糙的手,“没什么在乡下干粗活惯了。”

    战常胜想起来,自己买的东西,眸光似乎变变的柔和了起来,唇角微微上扬,勾出一道浅月般的弧度,只见他缓缓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修长的指节分明的手指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瓶友谊雪花膏。

    丁海杏目光诧异地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你怎么买这个东西。”

    “我问过售货员了,一直保持着抹这个雪花膏,你的脸会变白,手也会白皙滑嫩了。”战常胜漆黑的眼眸一转道,也没有去看海杏那张有些惊讶的小脸,打开包装,拧开盖子,浓郁的香味儿扑面而来。

    “那是售货员故意这么说的,这你也相信。”丁海杏挑眉看着他笑道,而且友谊雪花膏的味道太浓,闻着有点儿齁。

    “怎么会这个很管用的,大姑娘小媳妇,在冬天里都擦的。”战常胜挖了一坨嫩白的雪花膏,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双手,将她手里的毛衣放在一边。然后轻轻的将雪花膏涂在她的手背上,仔细地捧着她的双手轻轻地揉搓了起来。

    丁海杏感觉到他厚实温热的大手,眸光呆滞的看着他那珍视的样子,清澈的双眸此时一片朦胧。

    “你记住啊要每天都抹,始终让手保持油腻。”战常胜热乎乎的手揉搓着她那粗糙却冰冷的手,柔和的眸光盯着她如涂了一层油的双手,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那做饭的时候怎么办你不怕饭菜里加料啊”丁海杏看着他唇边扬起满意的弧度,眸光轻闪道。

    战常胜眉峰轻佻,眸光转转,看着她油腻的手,闻着浓郁的甜香,轻皱了下眉头,想了想道,“记住洗手,做完饭,记着再抹。”随即又道,“反正这两年我的作息时间准的很,我盯着你呢”

    战常胜放开了她的双手,眉目间染着春风般的笑意,“一定跟书上写的,十指青葱,柔若无骨,肤若凝脂”

    丁海杏闻言,好笑地摇头,堆积起来的辞藻,让她觉得他像个傻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