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左手接过牙刷,慢慢的刷牙。洗脸完毕后透过镜子看着双手抱胸紧盯着她的战常胜,强自镇定道,“现在可以走了吧”

    “再等等红缨还没出来呢”战常胜直接抓着她的右手,轻轻的按摩着,“怎么不早说”

    “说什么说了你就会放过我。”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不会”战常胜很干脆地说道,倾身靠近她,低头在她耳边轻声开口道,“以后换我来。”

    丁海杏闻言猛地抬起头来,双手捏着他的俊脸道,“你是哪里来的妖怪覆在我家常胜身上。”

    说好的高冷范变成了活土匪她也认了,怎么又变成大灰狼了,这变的太快了吧

    我家常胜。战常胜闻言格外的开心,“呵呵”被她给捏的脸扭曲变形的他轻笑出声道,“不是妖怪,而是开窍了。”

    “吱呀”门被推开了,段红缨出现在门口,吓得丁海杏赶紧松开战常胜,双手背在了身后,一脸的尴尬笑容。

    段红缨显然也没想到卫生间会有人,也被吓一跳,看清情况后,赶紧背过身去。

    丁海杏真是一世英名被他给毁了,责备地看着他。

    战常胜无辜地看着她道,“是你拧我也。”

    他还叫上屈了,丁海杏恼羞成怒推着他道,“走啦,出去,让红缨洗脸刷牙。”

    两人等着段红缨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出了家门。

    黎明时分,墨蓝墨蓝的天,像经清澈清澈的水洗涤过,水灵灵,洁净净,既柔和,又庄严;没有月亮,没有游云,万里一碧的苍穹,只有闪闪烁烁的星星,宛若无边的蓝缎上的洒印着数不清的碎玉小花儿。

    冰冷新鲜的空气缓缓的吸入胸腔,缓缓的呼气,在一呼一吸之间,精神为之一震。

    丁海杏感觉心跳的平缓身体的安宁,缓慢的呼吸,去寻找呼吸的顺畅,静观身体的感受。深深的吸气,气息由鼻腔、胸腔沉入丹田,带进了新鲜的氧气,滋润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缓缓的呼气,带出了身体中所有的废气、浊气,浑身都透着舒服。

    “走吧”只穿着军绿色绒衣的战常胜原地踏着小碎步,微笑着看着丁海杏和红缨两个人道。

    三人慢跑着朝操场跑去,开启了新的一天的生活。

    丁海杏和红缨跑了一身汗,感觉差不多了,两人回去做饭,留战常胜自己继续。

    战常胜晨练回来,一头扎进了卫生间,偷偷摸摸的去洗洗沾满他小蝌蚪的大裤衩。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不就成就了好事,虽然不是他心目中的洞房花烛夜,但我们有了肌肤之亲啦

    心情超好的他还哼着小曲,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色换人间

    正在做饭的丁海杏听在耳朵里,联想到昨晚儿的事情,怎么都觉的他选这歌别有深意,是污力十足。

    也幸好红缨听不见,不然她可真没脸见人了。

    早餐清粥小菜,“我来喂你。”战常胜拿着小勺舀起一勺玉米粥送到了丁海杏嘴前。

    丁海杏被他的行动给惊的说不出来话来,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个我可以自己来。”

    “你右手不舒服,筷子都捉不住。”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段红缨睁着溜圆的眼睛,这是什么情况,视线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抿嘴笑了起来。

    在段红缨注视下,丁海杏歪着头,躲避着红缨的视线,瞪着他道,“你够了,红缨还在呢”

    “这简单”战常胜左手拿笔,在本子上写下了,“手崴了。”推给了红缨。

    红缨见状担心地打着手语道,“没事吧”

    战常胜神色如常地摆摆左手,示意,“没事”

    战常胜视线转回来看着丁海杏,举着勺子道,“快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丁海杏看着眼前的勺子,硬着头皮喝了下去,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样无耻的造谣好吗”

    “我没造谣啊昨天辛苦你了,今天让你好好的歇歇。”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结果早餐丁海杏被战常胜投喂,一口粥、一口馒头、一口咸菜,还挺齐活。

    即便有红缨这个大灯泡在,战常胜也想尽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然非礼勿视的自然要关起房门,就是他们夫妻二人的世界了。

    吃完饭,段红缨洗碗筷去了。

    丁海杏瞪着身旁的人,嗔怪地看了他眼道,“让你昨晚折腾的,现在你毛衣不能及时的穿了。”

    “我又不缺衣服穿,你慢慢织,没关系。”战常胜深沉的眸光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粗糙的小手道,很认真地又道,“你连续赶了那么多天,我担心你的手负荷不了,正好休息,休息。”倾身靠近她,“今晚咱们继续。”

    丁海杏无力地看着他道,“我怎么就觉得你正直呢”

    战常胜闻言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确实正直。”话锋一转又道,“但是跟自个老婆正直就不行了。”眼角地余波看着厨房,趁着机会,在丁海杏的脸上啵了一下。

    丁海杏捂着脸,嗔怪道,“要死了,被红缨看见。”

    “放心,我看着厨房呢红缨没出来。”战常胜得意的一挑眉,偷香成功。

    正说着话呢,战常胜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脸色一变,正经了起来,边说边写道,“走,收拾好了,咱们去书店给红缨买书。”

    三人穿着厚厚的棉衣,战常胜带着军帽放下两边的耳朵,就成了雷锋帽。段红缨戴着丁海杏给她织的红帽子,也是护耳朵的。

    只有丁海杏还围着农村款式的大方巾,战常胜看着她道,“我看你还是先给自己织个帽子好了,红缨的那红毛线,应该还没用完吧”说着想起来道,“我不着急,你先给自己织毛衣好了。”

    “还是先织你的好了,就差两只袖子了,下午的事。”丁海杏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轻松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