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思想不纯洁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打来洗脚水,两人一起又洗洗脚,伺候着他躺在床上,丁海杏才去封炉火,检查门窗,洗脸、刷牙。再回来时,听见他细碎的呼噜声,这么快就睡着了。

    将手里准备好的茶壶和茶杯放在了床头柜上,丁海杏脱了衣服,只留下秋雨秋裤做睡衣,躺进了被窝,关上了灯,累了一天了,也很快睡着了。

    aaaaaa

    回到家的郑芸洗漱干净后,坐在床上看着他道,“老于,常胜眼光可真没得说。”

    “这话怎么说的”于秋实不解的问道。

    “哎你知道吗李彦生将欠常胜的钱都还了。”郑芸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于秋实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是我喝酒,你没喝醉吧就李彦生那个铁公鸡、老赖,不天天上门堵他,能还钱。”

    “真的还了,怎么样不可思议吧”郑芸挑眉看着他道。

    于秋实非常感兴趣地问道,“快给我说说,常胜怎么做到的。”

    “谁告诉你是常胜做的,这里应该是海杏的功劳。”郑芸眸底闪着慈爱的眼神道,“这下子我可算是放心了,有这么聪敏的老婆,他们的日子肯定过的不会差的。”

    于秋实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等等,我怎么听的迷迷糊糊,听不懂,这怎么又扯上弟妹了。”

    郑芸把昨天在厨房里和丁海杏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于秋实。

    于秋实听明白了,“你这是有意考察她呢”

    “嗯”郑芸点点头应道。

    “你可真是,这弯弯绕的心思。”于秋实微微一笑道,“跟老妈子似的。”

    “常胜从小没了妈,我们不帮着把把关,能行吗”郑芸异常严肃地说道。

    “那考察的结果呢”于秋实笑着问道。

    “你不是已经看到结果了。”郑芸语笑嫣然的说道。

    “看样子非常满意喽”于秋实看着她笑道,“那现在可以拉灯睡觉了吧”

    拉上灯绳,屋内一片黑暗,“你干什么”郑芸打了下他不老实的手道。

    “当然是造娃娃了。”于秋实理直气壮地说道。,

    aaaaaa

    月色如水银泻地一般,透过窗棂,倾泻在房间中。

    睡到半夜,战常胜难受的直哼哼,丁海杏一个激灵醒来,拉开灯绳,抬眼看去他满脸通红的,紧皱着眉头,担心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口干,火烧火燎的。”战常胜睁开迷蒙的双眼看一眼丁海杏咕哝道。

    今儿光喝酒了,饭都没吃几口。

    幸好丁海杏早有准备,披上棉袄起身倒了半杯水,指尖引入空间水,也解解酒,总说自己没喝醉,到底是喝了酒,人不舒服。

    丁海杏喂着他喝了,战常胜顿时舒服了许多,轻皱着眉头也松开了。

    丁海杏拉上灯,重新躺下睡觉,战常胜却如八爪鱼似的缠了上来,勒的她差点儿不能呼吸。

    “你离我远点,老实的睡觉。”丁海杏气呼呼地娇嗔道。

    “我热,你身上好凉,抱着好舒服。”战常胜在她耳边如情人一般的咕哝道,薄薄的嘴唇轻碰触她可爱的耳垂,张嘴咬噬着耳边细嫩的肌肤。

    丁海杏身形一僵,她的耳朵本来就敏感,被他呼出的温热的气息给闹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声音模糊道,“别闹,快睡觉。”用力推开了他。

    喝了酒的他全身燥热,如火炉一般发烫,自己的老婆身上冰冰凉凉,抱着舒服的直想哼哼被推开了当然不乐意了,使劲儿的又缠上来,固执地说道,“我就要抱着你。”

    他在她的身上蹭来蹭去的,擦出了激烈的火花。

    丁海杏又一次用力的推开他,喘着粗气说道,“不行”

    “哎”战常胜从她身上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眼神清明,既没有睡意,也没有醉意,却感觉到不肯缴械投降的兄弟,挫败的说道,“你大姨妈什么时候走啊”声音中说不出的委屈。

    真是的有他这么悲催的新郎官儿吗迟迟不能同老婆一起并肩作战,干革命。

    他现在也知道为什么求婚的时候,挨的那一巴掌。

    “杏儿原来那时候你就思想不纯洁喽”战常胜低头看着她,黑暗丝毫没有影响自己的视力。

    “我思想怎么不纯洁了。”丁海杏仰起头看着他道。

    “一起并肩作战,干革命,你为啥打我。”战常胜笑眯眯地看着她道。

    那一副欠扁的模样,真是好想再给他一巴掌怎么办

    “现在是你思想不纯洁吧”丁海杏坚决不承认道。

    “是啊我的思想就是不纯洁了,你说该咋办吧”战常胜很干脆地承认道,“杏儿”那声音好不可怜兮兮。

    “噗嗤”细碎的笑声从丁海杏嘴角溢出。

    耳尖的战常胜嘟囔道,“没良心的丫头,我忍的这么辛苦,是为了谁”说着又蹭到了丁海杏的身边,霸道强势地说道,“不行,你点的火,你得负责。”

    “我也没办法啊”丁海杏一脸无辜地说道。

    战常胜再次黏在她的身上,“我不管。”这一次再也推不开如铁钳似的他,直接拉着她的手覆再他的兄弟上,隔着他的黄裤衩都能感觉到爆发的力量。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丁海杏当然也知道那是什么刷的一下脸就红了,幸好是在黑暗里。

    被他给痴缠的丁海杏只好用手帮他了,他是舒服了,可她呢三更半夜还的起来打肥皂洗手,洗的红彤彤的跟胡萝卜似的。

    一大早起来,战常胜神清气爽的,与丁海杏的黑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战常胜拥着丁海杏进了卫生间,“快洗脸刷牙。”他指着打好的刷牙水和挤好的牙膏的横放在茶缸上。

    丁海杏黑眸轻闪,秀眉轻轻一挑,淡笑出声道,“你这算什么,心里愧疚啊”手现在还酸酸麻麻的。

    “有吗我有什么好愧疚的。”战常胜无辜地眨眨眼道,“我喜欢这样”一语双关道,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如大提琴波动心弦泛起阵阵涟漪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给我牙刷。”碰见这个死皮赖脸、幼稚的家伙,跟他生气,最终气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