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思维不同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闻言垂下头,嘴角挂着羞涩甜蜜的笑容。眼神却是若有所思的深沉,正是因为知道战友在他心中的位置,所以才惊讶。在战友们面前,如此这般郑重,给她如此这般的尊重,她是真的没有想到。

    她知道他不是演戏,光明磊落的他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屑于流于形式,而是说到做到。

    没有华丽的辞藻,普普通通的话语,听在她的耳朵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对未来的婚姻生活有了一丝期待。

    战友们看在眼里,瞧瞧常胜那张嘴就来的甜言蜜语,把弟妹给感动的,恨不得做牛做马一辈子。

    谁在跟我说常胜见了女人不会说话,我跟他急,看看人家这情话说的,自学成才,看来这是遇对了人。

    悄悄地向战常胜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在场的女人闻言都好生羡慕丁海杏,到底什么样的魔力将冷面冷心的战常胜给迷的三迷五道的。

    跟他一比,自家男人就成了笨嘴拙舌的噘嘴的葫芦了。

    这么一对比,眼神哀怨的看着自家男人,可惜这眼神白递了,男人只顾着眼前的好酒好菜,根本就不在一个频率上。

    “咱们开始吧”于秋实举起酒杯道,“我提议为咱们的常胜,婚姻生活,幸福美满,干杯。”

    “这你们男人喝酒干杯,我们女人怎么办我们也要恭贺他们新婚。”郑芸出声道。

    “以茶代酒,以茶代酒。”于秋实立马说道。

    丁海杏赶紧起身,从茶几上端来茶壶给各位嫂子倒茶。

    “刚才还讲男女平等呢真是不公平,你们喝酒,我们喝茶”秀美撅着小嘴委屈道。

    “那你也喝酒。”秀美的男人荣建华将白酒递到她眼前道。

    “我才不喝呢真不知道白酒有什么好喝的。”秀美撇撇嘴道。

    “来来,干杯。”于秋实招呼道,跟这个女人掰扯不清,今儿又不是她是主角,怎么就这么事。

    “等一下。”有人喊道。

    “这又怎么了,怎么干杯就这么难”于秋实看向对面的建军道,“建军你又有什么事”

    刘建军看着他们道,“干杯是没问题,可你们看常胜,那幸福的死样子,只喝一杯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男人纷纷响应,“对对,我们喝单,他就得喝双。好事成双吗”

    战常胜也很干脆地说道,“行啊没问题,茅台耶谢各位老哥了。”一脸的窃笑道,“我自己的喜酒应该多喝的。”

    “哎这么一算我们亏了。”对于喜欢贪杯的他们,可不真是亏了。

    “才知道啊”战常胜嘿嘿一笑道,“来来,干杯。”

    大家纷纷举杯,干杯,一饮而尽。

    “来来,吃菜,吃菜,尝尝我老婆的手艺。”战常胜招呼大家道,“嫂子们吃,别管我们男人,我们先喝酒。”

    如战常胜所说,男人们喝酒,女人则开吃,吃了就再也停不下来,是真的很好吃。

    丁海杏微笑着谦逊地说道,“不知道大家的口味,也不知道合不合口。”

    “弟妹这手艺,常胜真没说错,没得说。”

    “不错,不错,真不错。”

    “比食堂大师傅做的都好吃。”

    “还好看。”

    “真看不出,弟妹娇滴滴的这又是杀鸡、又是杀鸭的。”

    “这野味儿可不是杀的,是我家常胜宰杀的。”丁海杏哪能专美于前呢将战常胜推了出来。

    “呀我们常胜堂堂大男人还进厨房。”男人们那戏谑的眼神,又开始起哄了起来。

    “咱可没有君子远庖厨,那封建一套。这种动刀的事,哪儿能让女人们动手啊”战常胜俊脸上染着春风般的微笑道。

    丁海杏看着他傻笑的模样,特可乐。

    “来来,我们划拳,这茅台,可不能让他一个人给喝了。”于秋实出声道。

    于是房间内就想起,“哥俩好、五魁首”热闹着呢

    丁海杏给红缨夹菜,还时不时的给战常胜夹菜,“吃口菜,空腹喝酒,伤胃。”

    “你也吃,别光记挂着我。”战常胜喝酒的停当也给丁海杏夹菜。

    这恩爱秀的,真是看得在场的人牙都倒了。

    “常胜说的对,别管他们男人,咱们赶紧吃,不然一会儿喝多了,话也多了,喷的满桌子唾沫星子。”郑芸积极地说道。

    众军嫂闻言,有道理,埋头苦干,尽快喂饱自己的肚子,撤离战场。

    女人们吃饱了,移驾到了客厅,将餐桌留给他们这帮老爷们儿可劲儿的造吧

    丁海杏泡了壶清茶端上来,大家边喝边聊天。

    秀美看见打好的毛衣身子,“弟妹,你这毛衣织的真好看,看这颜色给你们常胜织的吧”真没想到一个农村姑娘有这么好的手艺。

    丁海杏腼腆羞涩的笑了笑,“嗯”

    “哎这花怎么织的,教教我们。”秀美随即就道,“我也想给我们家那口子织一件毛衣,可是现在的样子,我都看不上。”

    “也教教我们。”

    一下子打开了话题,女人对织毛衣的兴趣大着呢

    这年月不会织毛衣的女人很少,这可以说是女人必备的手艺,女红了。

    “这个很简单的。”丁海杏拿着毛线,开始教她们如何织这个样子。

    其实花样子,就是简单的立体的麻花样儿,只不过比较新鲜而已,所以才夺人眼球。

    有了话题自然时间就过的快。

    一瓶茅台根本就不够他们男人喝,喝完后,都嚷嚷着不够尽兴,“上好酒。”

    “对,上茅台。”

    “哪有那么多茅台,我那可是珍藏,想喝的话只有二锅头。”战常胜说道。

    “二锅头也行,快拿来。”

    战常胜又从柜子里拿出两瓶普通的二锅头。

    三瓶酒下肚,六个人喝的都差不多了,热闹一直持续到很晚。

    期间丁海杏看着坐在一旁直点头的段红缨,将她给摇醒,打着手语问她,要睡觉吗

    段红缨食指指着餐厅,那意思人还没走呢她怎么好意思睡。

    丁海杏摆摆手道,不管他们。起身拉着段红缨道,咱们睡觉。将她推进卫生间,然后又将茶壶递给她,关上房门,让她洗脸、洗脚、洗屁股。

    众女人将丁海杏和段红缨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