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还钱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给了他一个放心地眼神,退后一步与战常胜拉开了距离。

    李彦生家的一看见战常胜立马躲在了树后面。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倒霉怎么碰上他了。”偷偷探出脑袋看着战常胜他们两个,真是怎么看怎么不般配,微微摇头,“真是好汉娶丑妻。”语气酸溜溜地又道,“看人家还帮着老婆来打水,真是新婚啊真是黏黏糊糊的。”

    “啊常胜啊结婚那天随的份子钱你存起来了没。”丁海杏眼角余波看着探头探脑的李彦生家的,故意提高声音夸张地说道,“那么多钱放在家里不安全,赶紧存起来。”话落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战常胜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夸张的表演,丁海杏朝他使使眼色,赶紧接啊

    我怎么接啊也不事先知会一声。“我”战常胜结结巴巴地看着她,气得丁海杏拿眼睛直瞪他,“我存什么存,在大院里还能遭了贼不成,这里比银行都安全。”

    丁海杏长出一口气,无论如何总算接上去了,“那可不是小数目,放在家里,万一被老鼠给啃了可就糟了,不如放在银行还能吃利息。”煞有介事地掰着手指一算,夸张地说道,“哎呀,三百块钱,一年下来,能有不少利息呢”话落捂着嘴道,“糟了,这种地方我怎么给说出来了。万一被人听了去可咋办呢”

    “你看这四周没人的。”战常胜举目四望道,学着她夸张的样子,“哎呀水满了。”赶紧将水龙头给拧上了,盖上壶塞,提着暖水瓶和丁海杏扬长而去。

    李彦生家的听得真真切切的,真是有钱还一直催他们还钱,有钱小眼睛滴溜溜一转计上心来,提着暖水瓶就朝家走,连热水都顾不上打了。

    aaaaaa

    “妥了”丁海杏志得意满地说道,“今儿中午,他们一定会还钱的。”

    “不会吧”战常胜明显不太相信道,抬头看着她,沉寂的眼神充满光彩道,“这么假,一眼就看穿了,他们应该不会上当吧”

    “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丁海杏如猫儿般琉璃似的双眸眯了起来,竖起食指道,“看看他们是否禁得起诱惑喽”清亮的眸子掠过一道淡淡地光彩。

    两人边走边聊天,“差点儿被你吓死了,不事先知会一声。”战常胜拍拍小胸脯,如她一般夸张地说道。

    “考考你临场反应。”丁海杏抬眼瞥了一眼身边的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配合怎么样看来我们彼此挺有默契的”战常胜满意地看着她,浅笑道,黝黑的眸底溢满柔光。

    “还算合格吧”丁海杏背着双手,微微扬起下巴勉强地说道。

    “努力了这么久,怎么才合格”战常胜一语双关地说道。

    “那你给自己打几分啊”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目光幽然地扫视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没有一百,也得有八十吧”战常胜低声道,声音醇厚如大提琴波动心弦。

    丁海杏背着手脚步轻快地超过他向前走去,战常胜看着她喊道,“你还没说话呢”

    “说什么”丁海杏转身倒退着走,眸光柔和,唇角微微上扬,勾出了一道浅月般的弧度,缓缓地说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你要继续努力了。”

    战常胜深沉的目光痴痴地看着笑靥如花她。

    两人一路笑闹着回到了家,丁海杏剁馅儿,战常胜和面,三人一起又一起其乐融融地包饺子。

    段红缨擀饺子皮,手法非常的利落,擀的又圆,薄厚也均匀。

    丁海杏看着他将饺皮放于掌心,放入适量馅将饺皮对折封口成半圆,然后从两边向中间挤压,白白胖胖圆圆的饺子就成形了,“想不到你包的还挺好看的,如元宝似的。”

    “每到过年时候官兵都得包饺子,不想出丑的话,就得好好包,我可是跟炊事班的大厨认真的学过的。”战常胜得意的小眼神瞟向丁海杏道。

    “嗯嗯不错,不错,这是出得”丁海杏猛住嘴,眉眼弯弯,看着他眼神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揶揄道,“应该说,上得战场,入得厨房。”

    “那是”战常胜自恋地说道。

    “我也不差。”丁海杏看向盖帘子上,包好又整齐码放着。

    “是是我家杏儿很能干。”战常胜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什么叫你家的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嗔怪地说道,“当着孩子的面胡说什么”一抬眼清澈如水的双眸撞进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眸。

    被他静静的凝视着,丁海杏眸光轻闪,脸颊不争气的绯红,幸好肤色是小麦色,不细看察觉不出来。

    战常胜看着她耳朵红扑扑的,嘴角微翘,滑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三人通力合作,很快饺子就包好了。

    没有污染的年代,吃出食材最简单的美味。

    吃完饭,刚刚收拾起碗筷,敲门声响起。

    丁海杏沉寂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看向战常胜道,“来了”

    “不会吧但凡有点儿脑子都不会这么容易上当吧”战常胜不太相信自己的战友看不穿,不会这么笨吧

    “看看就知道了。”丁海杏朝大门努努嘴道。

    战常胜打开门不出意外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李彦生,深邃的双眸中一抹幽光一闪而逝,还真来了。

    “我结婚花了不少钱,可没钱借你。”战常胜先声夺人故意地说道。

    李彦生面色一僵,随即堆满笑容道,“瞧你常胜说的,我来找你哪能次次都借钱呢今儿我是来还钱的。”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沓大团结道,“呶你点点一百元整,不多不少。”

    战常胜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李彦生满脸笑容道,“我这叫,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战常胜闻言了然的看着他,原来打的是再借的主意啊

    “好了,不打扰你们新婚燕尔了,我走了。”李彦生连门都没进,急匆匆地离开了,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再开口借钱合适。

    等他婚假结束吧上班了也好开口。从来没想过人家也成家了,对于老婆管财政大权,在他眼里是嗤之以鼻。

    男人们间的事情,老娘们少插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