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买书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看着空荡且冷清的新华书店,也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人们所有的经历都花费在生存上,谁还有能力去追求精神粮食。

    三人走到柜台前看向售货员,售货员看着他们三个道,“同志,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

    “呃”战常胜想了想道,“同志,请问,高中复习资料怎么卖的。”

    “这方面我们不太懂,帮别人买的,你有什么好介绍的。”丁海杏看着售货员道。

    这无论前世今生第一次进这年代的新华书店,该买什么复习资料她是真的不懂。不像后世复习资料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售货员笑了笑道,“你们看看这些如何”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代数四本、物理四本、化学四本、平面几何两本和一本立体几何、一本平面解析几何、一本三角。

    “只有这些吗”丁海杏抬眼看着售货员问道。

    “如果是高中复习资料,只有这些。”售货员点头道。

    “咱们就买这个吧”战常胜看着丁海杏对售货员道。

    “六块钱。”售货员看着战常胜道。

    果然是精神食粮,够贵

    “等一下,我们再买些初中课本和高中课本。”战常胜出声道。

    “这个现在不是开学季,书店里没有这些书,想要买的话,得去仓库看看。”售货员轻皱着眉头道,“如果想买的话,明天再来,我们去仓库给你们拿来。”

    “那我们明天再来可好。”战常胜看着她们两个道。

    “也只好这样了。”丁海杏从兜里掏出纸笔将情况写明递给了段红缨。

    段红缨看完后,虽然失望,也没有办法,点了点头。

    战常胜掏出六块钱,买了那套数理化丛书。

    丁海杏抱起了书,战常胜看着她道,“看看还有什么要买的书吗”

    “不要了。”丁海杏看看书架上的书,有马列主义等著作,还有一些属于主旋律的小说,可惜都太贵了。

    战常胜想起来道,“想看书的话,大学有图书馆。”

    “那走吧”丁海杏笑着说道。

    丁海杏和战常胜看向红缨,她看着柜台里的小人书舍不得眨眼,拔不开腿。

    丁海杏看着红缨,打着手语道,“喜欢咱就买。”

    “可以吗”段红缨小心翼翼地打着手语询问道。

    丁海杏黑眸轻闪,打着手语道,“当然。”和战常胜相视一眼,红缨太稀罕小人书了,也没发现自己在外人面前打手语了。

    战常胜知道,红缨在外人面前那就像是不存在一般。

    好现象不是嘛

    丁海杏朝战常胜使使眼色,努努嘴。

    战常胜打着手语道,“喜欢什么,我出钱。”

    售货员一脸的惊讶,没想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竟然

    “我们买这个,还有这个、这个整套的。”战常胜的声音将售货员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售货员将战常胜点的四套小人书给拿了出来,四套小人书算下来花费了六块三毛七。

    丁海杏看着高兴抱着小人书的红缨道,“好好保存。”极具收藏的价值。

    段红缨重重的点头,其实不用丁海杏嘱咐,她一定会好好保存的。

    想要获得书籍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废品收购站,论斤称,价格还便宜,几分钱一斤。

    不过现在没空,找机会吧

    当然她空间里藏书丰厚,却不合时宜,不合适拿出来。回头在空间中搜搜看,看看有没有不起眼的可以拿出来阅读的书籍。

    出了新华书店,他们三人拐到了邮局,将书打包寄回了杏花坡。

    然后一家三口就回家了,路过副食品公司的时候,拿着肉票买了半斤猪肉,“咱们中午包饺子吃。”战常胜兴致勃勃地说道,“没有韭菜,猪肉白菜馅儿的如何”

    “好”丁海杏笑着应道。

    “晚上咱们请客如何”战常胜征询她的意见道,“那些野味儿虽然都盐腌了,却不能久放,时间久了终究不好,味道也会大打折扣。”

    “行”丁海杏点头道。

    三人就这么漫步悠闲的溜达着回了大院,战常胜远远的看见李彦生,叫道,“李彦生”而他显然也看见了战常胜,却转身立马掉头。

    “他躲着我干什么啊我又没说跟他要钱。”战常胜见状微微摇头自言自语道。

    “他就是欠我们债的家伙。”丁海杏眯起眼睛看着他的背影道,“这是怕你要账呢”平静而淡然的说道。

    战常胜眉头不皱一下,冷淡而低沉地说道,“这算什么做贼心虚。”

    丁海杏食指轻轻刮了刮下巴,如猫儿的双眼轻轻流转,瞥了眼战常胜道,“李彦生她爱人今儿中午能否碰上一面。”

    “能”战常胜低声说道,“每到上午十点多,她都回去水房打热水。”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了。”

    “记得这么清楚”丁海杏抬眼凝视着他的黑眸道。

    “这时候打水的人少,不用排队,李彦生家的没有工作,时间自由,自然不会给人家挤了。”战常胜简单地说道。

    “走回家,我们赶在她前面打水去。”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你这葫芦里买什么药”战常胜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丁海杏神秘兮兮地说道,双眸中露出如猫儿似的狡黠。

    三人回到了家,战常胜和丁海杏拿着空空的两个暖水瓶去了水房。

    水房此时果然没人长条的水泥槽,上面一排水龙头,此时冒着热气,显然锅炉刚刚烧开,热气腾腾的。

    战常胜将两个暖水瓶放在水龙头下,拿起壶塞,打开水龙头,灌热水。

    李彦生家的拿着提着四个暖水瓶哼着小曲就过来了。

    “来了。”战常胜不动声色地说道。

    丁海杏神色如常地看着他,大拇指指着自己道,“看我的。”

    “你想怎么办”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你全力配合就行。”丁海杏压低声音朝他俏皮地眨眨眼道。

    “你可别乱来。”战常胜倾身靠近她在她耳边小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