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鸡同鸭讲

作品:《六零俏军媳

    烧锅炉的职工突然出现在郝长锁的面前,好奇地问道,“郝同志,你笑什么”

    郝长锁被吓的一跳,笑声戛然而止,紧张地捏了捏手,回头看着他道,“哦没什么”

    “这锅炉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问题外面太冷了,我来烤烤火。”郝长锁随口编了一个借口道,然后又道,“不打扰你工作了。”说着离开了锅炉房。

    锅炉工看着郝长锁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嫌冷别出来啊在家里待着不得了。”摇摇头,打开锅炉盖,拿着大铁锨,铲着煤坷垃扔进了锅炉,轰红色的火焰窜的老高。

    郝长锁一路跑回了家,一进门就看见童雪脸色不好,看着他语气不善道,“你跑哪儿去了一大早就看不到你人,吓得我里里外外的找你。”

    郝长锁被她拉着进了客厅看着老丈人和丈母娘解释道,“哦我醒的早,小雪还在睡,所以我就出去跑操了,下次我一定留一张字条,是我疏忽了。”

    “你看你瞎担心,我就说这孩子,肯定去外面转转,能有什么事被你一惊一乍给吓的。”童爸半开玩笑地说道,看着郝长锁关心地问道,“小郝,你跑操,你脚没问题吧”

    “哦我是慢跑,没什么问题。”郝长锁赶紧说道。

    “要小心些,不要那么心急。”童爸温和地看着他道。

    “是爸”郝长锁应道。

    “好了,你回来了,我们上楼去。”童爸说着拉起冯寒秋道,“被小雪给吵醒了,还没洗漱呢吃早饭的时候在叫我们。”

    童爸他们一走,童雪坐过来捶着他的肩头道,“真被你吓死了。”

    “这真是疏忽了,以后不会了。”郝长锁抓着她粉嫩的拳头连连保证道。

    “好了你回来了我去洗脸刷牙。”童雪走向了卫生间。

    客厅一下子就剩下了自己,随意的踱着步,在客厅里晃荡。

    童雪出来时就看见郝长锁仔细盯着童爸心爱的文竹,于是走过去问道,“你看它干什么”

    “你爸把这些树都种在花盆里,哪儿长的大啊明年春天我把它种在楼前,浇上两场雨,肯定疯长。”郝长锁兴致勃勃地说道。

    童雪闻言一愣,随即哭笑不得地看着他道,“幸亏你没这么干我爸会心疼死。”紧接着解释道,“这是我爸精心培育的盆景儿。”看着一脸蒙圈地郝长锁解释道,“文竹又称云片松,是极高的观赏植物,可放置客厅、书房,给萧瑟的冬季带来一抹绿色,同时也增添了书香气息。”指着文竹道,“你看它葱茏苍翠,似碧云重叠,文静优美。它叶片纤细秀丽,密生如羽毛状,枝干秀丽,层次分明,高低有序,经过爸的精心修剪,翠云层层,株形优雅,独具风韵,放在客厅,更显秀丽宁静。”

    郝长锁一副虚心的架势,认真的听着,还频频点头,幸好自己没动,不然又闹笑话了,心里却吐槽,什么破玩意儿,当不得吃,当不得喝的。

    “懂了吗”童雪看着他问道。

    “嗯嗯我不会乱动它的。”郝长锁忙不迭地点头道,神色却敷衍的很。

    “你好像有话要说”童雪美眸看着他问道。

    “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郝长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你说”童雪努努嘴道。

    “怎么说呢”郝长锁挠挠头道,“崇尚自然,返璞归真,干嘛非要把它拘在这方寸之间呢”看着若有所思地童雪道,“我乱说的,当不得真。”

    “没什么,你说的也有道理。”童雪拍着他的肩头道,“想不到你有这般见解。”

    而在二楼楼梯口的童家夫妻将客厅里两人的对话听的分明,原本要下楼的冯寒秋黑着脸又进了自己的卧室。

    童爸追了进来道,“你怎么不下去了”

    “他的话你刚才没听见吗要把你的宝贝移栽到楼前,浇上两场雨啧啧”冯寒秋拍着胸脯道,“哎呀我的妈呀”一脸的唾弃道,“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你这话说的严重了啊又不是什么大事那不是没有见过吗见识多了就不会闹笑话了。”童爸微微摇头道,紧接着又道,“你不是连麦苗和韭菜都分不清吗指着地里的麦子喊麦苗。”

    “我的意思是,两人之间的生活观念和习惯差这么多,鸡同鸭讲的,能过到一起吗”冯寒秋朝他撒气道,“你是真不懂,还是给我装傻。”

    “他说的也有道理啊长在地上,让其自然的生长,没错啊”童爸摇头轻笑道。

    “你可真是会替他圆话”冯寒秋深吸两口气才压下胸中的火气道,“你就不怕带出去给你丢脸。”

    “这还不简单,多教教他就是了。”童爸拉起来她道,“走吧下去吃饭,你就别生气了,难不成让他们俩别过了,那就真成了笑话了。”

    “唉”冯寒秋叹声道,“本以为结了婚,就万事大吉了,我真担心她着日子,他们下连队可怎么过啊”

    “磨合,慢慢磨合就好了。”童爸拥着她下了楼,“走走咱们吃饭去。”

    aaaaaa

    早餐桌上,鸡汤面,吃的丁海杏他们满头大汗的。

    战常胜吃完饭,推开空碗道,“杏儿你不是心血来潮吧不会半途而废吧”

    正埋头吃面条的丁海杏下意识地说道,“什么”

    “我说你晨练,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吧”战常胜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我可是很有毅力的。”丁海杏抬眼看着他立马说道,没有毅力也不可能蛰伏了十几年,干掉他,没有毅力也不可能鬼修。

    “那好,我给你制定训练计划。”战常胜很干脆地下达命令道。

    “那个不用吧”丁海杏摆摆手道,“我又不是你手底下的兵,不用劳您亲自训练吧”

    “要的,要的。”战常胜忙不迭地点头道,“怎么难到信不过我。”

    “不是,不是。”丁海杏赶紧又道,“这不是怕耽误你的工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