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扫兴

作品:《六零俏军媳

    虽说光线不太好,但路灯下的丁海杏还是看见了不远处的他那嘴角讥讽的笑意,抬眼看看面无表情的战常胜,用脚趾头都知道郝长锁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不外乎是,得感激他,不然自己怎么能抱住这么粗的大腿呢

    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郝长锁身形顿了一下,既然碰见了,有些话还是说开的好,与其这样提心吊胆的,是生是死来个痛快,这样头顶悬着一把利剑,真是生不如死的难受。

    郝长锁神色如常跑过来,停在三米外看着他们道,“丁海杏”

    战常胜站在丁海杏身前,一副保护者的姿态,眸中寒气逼人,气场全开的他,那种震慑力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自从婚礼上的对视后,说真的郝长锁现在连看战常胜的勇气都没有,那种濒临死亡感觉真是历历在目,现在站在他身前都感觉寒意渗渗,令他浑身发寒。

    郝长锁自觉的避开他冷漠如冰的目光,微微低着头,硬着头皮说道,“丁海杏,你说的话还算话吗”眼底却藏着不甘与愤怒,想起被人如此拿捏着,双眸瞬间变得森冷阴寒。

    晕黄的路灯下,丁海杏探出脑袋神色平静地他,漫不经心地说道,“什么话”

    “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郝长锁极快速地说道,幽深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大家都是聪明人。”隐隐有着威胁之意。

    潜台词,不要没事找事,破坏现在大好局面,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然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落到好

    丁海杏冷漠的看着他,心里好笑,这家伙是急疯了吧忘记了现在的形势了。

    等的不耐烦地郝长锁脸色又变了变,“你给个痛”

    在战常胜冷寂地双眸注视下,他话也没说完。

    战常胜眸光注视着丁海杏,跟他有什么好说的,才一天就扛不住了,真是就这种心理素质,堪忧啊

    丁海杏扯扯战常胜的衣袖,竖起食指,一句话。见他点头,目光又看向郝长锁道,“当然算话,你的相片我也会还给你们。”

    郝长锁闻言惊起一身冷汗,他都忘了自己的把柄还在他手里呢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抬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哆嗦着嘴唇道,“真的吗”

    “当然”丁海杏干脆地说道,讽刺地看着他道,“留着我怕张针眼。”

    郝长锁又不傻,讽刺就讽刺呗只要达到目的,这点儿言语攻击又算得了什么

    “什么时候给我。”郝长锁急切地说道。

    “嗯”战常胜轻轻哼了一声,吓得郝长锁直哆嗦,缓缓地又道,“等着就是了。”

    郝长锁吓得不敢在追问了,丁海杏幽然抬起了那清淡如清水般的眸光看着他道,“作为同乡好心的提醒你别做了junzhang家的东床快婿,就忘了自己的初衷,你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村里的父母还在吃糠咽菜,可是等着你救苦救难呢”

    郝长锁的脸瞬间黑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哎你干嘛脸黑啊生气啊我可是好心的提醒他,没有恶意的。”丁海杏眨眨无辜的秋水般清澈的双眸道。

    战常胜斜眼看着自家媳妇儿的样子,你确定不是挑事的,言语间浓浓的讽刺,傻子都听的出来。

    丁海杏朝战常胜微微一笑,他要自欺欺人,她偏要揭开那层遮羞布专往他伤口上撒盐,她已经很厚道了。

    只能说他活该自卑心作祟。

    战常胜宠溺地看着丁海杏扶着她道,“我们回家吧”有他在真是扫兴,也没了晨跑的心情。

    丁海杏点点头,抬脚就走,脚下一软,身体前倾,幸好战常胜本身就扶着她,才不至于摔着了。

    战常胜最后干脆一个公主抱,抱着她朝家走去。

    丁海杏惊慌失措地说道,“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被人看见了该说我们有伤风化了,你想被抓起来教育是嘛”后面不就跟着一个小尾巴,且此时天刚蒙蒙亮,已经有人出来活动了。

    战常胜冷眼一扫,那气势吓得郝长锁赶紧捂着眼,向后转,心里嘀咕幸亏没娶她,大庭广众的,真是不知检点。

    “没关系,我就说你脚歪了。”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这说谎的技术,脸不红气不喘的,加上他那张怎么看都为人正派的脸,可真会忽悠人。

    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抱着丁海杏回了家。

    丁海杏被抱着回了家,可吓坏了段红缨,急忙在纸上写道怎么了。

    战常胜随即写道没事,就是运动量大,累着了。别担心。

    段红缨放下心来,打打手语进了厨房,继续做饭。

    战常胜黑眸凝视着她道,“东西在哪儿,我去给他。”

    丁海杏进了卧室,从行李里拿出相片的纸袋,走过来递给了战常胜。

    战常胜拿着东西出去,很快就回来了。

    “这么快”丁海杏惊讶道。

    “我跟他有什么好说的”战常胜冷淡地说道。

    “我是不是很坏”丁海杏咧嘴一笑看着他道。

    “为什么这么说”战常胜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道。

    “在他的后院放火,想必今后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凤凰男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丁海杏神色淡然地说道。

    “我就喜欢你这样。”战常胜非常直白地说道,“干嘛自己活的那么憋屈,成全人家,还被人家说傻帽。”

    “不说他了,咱们去厨房看看,今儿不是早上下汤面吃。”丁海杏突然一拍额头道,“没有面条,要现在擀吗”

    “不用,你不知道有挂面这种方便食品吗”战常胜挑眉看着她说道,“我们下挂面。”

    好吧她被人家嘲笑了,我是不知道挂面,你也不知道方便面哼

    两人进了厨房,红缨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呢看情况不需要他们帮忙了。

    aaaaaa

    郝长锁看着拿在手里的纸袋,有些不敢置信,急忙地将纸袋打开,倒出里面两张照片,居然还有底片。

    没错是自己看到的,欣喜若狂的他急忙往家里赶,走了两步,转身朝水房走去,那里有锅炉房,彻底的消灭才最安全。

    郝长锁快步走到锅炉房,将手中的相片和底片,扔进了红红的火焰中,看着它们彻底的化为灰烬,畅快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