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无耻之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伸手捂着她的嘴,一句夫妻一体,让他眼底又泛起了笑意,“不许你这么贬低自己,不用去管别人怎么说。”随后又展开双臂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肩头幽幽然地说道,“就当我和他是有血缘的陌生人好了,知道彼此的存在,各自安好吧”

    恨吗也许吧现在应该是漠视,他想放开自己,他的人生还长着呢不在纠结于这些,迟早会超越他的,不就是个破sig。

    晕黄的灯光拂在二人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朦胧的荧光,战常胜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深邃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朱唇红润,水泽剔透,好想一亲芳泽。

    心动不如行动,战常胜含笑看着她,低头吻上了她微张的唇,炙热的气息在两人的唇间流转,暧aaa昧又缠绵。这一次的亲吻明显比昨天好多了,看来男人在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

    情渐浓,正吻的昏天黑地的时候,忽然熄灯号响起,深吻中的战常胜猛地一颤,抬头离开了她的唇,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最后颓然的倒在枕头上,“哎哟真是要了俺的老命喽”

    “呵呵”丁海杏倒在他身上,不客气地笑起来。

    “看见我出丑,你很得意是吗”战常胜紧扣着她的纤腰,压向自己,让她感受他雄性的力量。

    “睡觉”战常胜关掉灯后,搂着她,极其郁闷地说道。

    为了不在刺激他,丁海杏憋笑,憋的很痛苦。

    战常胜感觉她胸腔剧烈的起伏,闷声道,“想笑就笑。”

    “呵呵”

    “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战常胜愤恨地说道,压下心中的ian,搂着她迷迷瞪瞪的睡着了。

    aaaaaa

    本以为会被折磨的睡不着,没想到战常胜一夜无梦。同往常一样,他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松开她,却还是惊醒了丁海杏。

    “你干什么上厕所。”丁海杏闭着眼睛,声音沙哑地问道。

    “吵醒你了,你继续睡”战常胜穿着衣服道。

    “现在几点了”丁海杏依旧闭着眼睛咕哝道。

    “还早应该是早上五点吧”战常胜约莫道,他的生物钟一般很准的。

    “拉开灯,我也起来。”丁海杏又出声道。

    战常胜拉开灯绳看着她道,“你起来干什么”

    丁海杏手遮着眼睛慢慢睁开,等适应了灯光后,放下手,坐起来穿着衣服道,“我也起来锻炼身体。”这副身板现在太弱了。

    战常胜闻言,当然是乐意之至。

    两人穿上衣服,战常胜掀开被子道,“这一次没有在血染沙场。”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羞恼道,“被子你叠”话落拿上卫生纸,去了卫生间。

    “我叠就我叠。”战常胜自言自语道,“我又不是不会叠被子,我叠的还标准呢”直接将被子给叠成了豆腐块儿,满意的点点头,拉上灯,出了卧室。

    两人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就出了家门。

    战常胜跟在她的身后,感觉到迎面扑来的瑟瑟寒风,只穿着橄榄绿色军用绒衣的他仿佛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冷意,泰然自若的将门合上,紧追着丁海杏的步伐,随后两人隐入在外面那朦胧的黑暗中。

    “杏儿,非常时期,你这样跑步可以吗”战常胜一出来,才想起来,于是跟在她身边问道。

    “没关系,我的身体我清楚。”丁海杏嘀咕道,快结束了,只不过这话她不会说的。

    现在这具身体太弱了,除了营养不良,身体素质体能也跟不上。虽然鬼修不需要多么强健的体魄,但没有健康、强壮的身体如无根的浮萍,沙子上建设堡垒一般,也是不行的。万丈高楼平地起,得打好基础。

    军区大院内操场上,跑道上不仅积雪被扫的干干净净的,且周围的路灯散发着朦胧的光,沿着笔直的跑道跑下去,感觉非常的好。

    丁海杏和战常胜来的较早,冷冽的寒风中,就连早上出来散步的人也少,所以跑道上并没有什么人。

    到底是机关大院,都是老爷兵,谁会一大早顶着寒风出来跑操。

    丁海杏跑的呼哧带喘的,大汗淋漓,而旁边的战常胜已经不知道超过她多少圈了,看着他的奔跑的如此轻松这体质真是好生羡慕。

    寒风愈凉,但正在冷风中奔跑的人,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凉意,反而热乎乎的。

    连续的奔跑下来,耗尽了丁海杏最后一丝力气,双手扶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嗓子如火烧火燎般的干疼。

    豆大的汗滴一颗颗滚落,滴在操场上,迅速的凝结成了冰,双腿如灌了铅似的沉重,再也跑不动了。

    气息在呼吸中渐渐的变的平稳了起来,战常胜跑到她身边道,“还好吧锻炼身体得循序渐进,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今天就到这里吧”

    丁海杏抬手擦擦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点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不停下来也不行啊身体不给力啊

    “你”丁海杏挥挥手让他自己先跑,别为她打乱了自己在节奏。

    久不见战常胜行动,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去,慢慢地直起身子,看向迎面跑来的人,居然是,“郝长锁。”

    郝长锁吸取昨儿的教训,一早就醒来了,看着童雪睡的香甜,也不好在打扰她,躺又睡不着。

    这心里压着事,婚是结了,经历了最初的激动、欢喜、冲动现在冷静下来,首先得和丁海杏谈谈,拔掉这颗定时炸弹,再来该怎么向家里人交代,没有让他们出席婚礼。

    用脚趾头想就知道了,老丁家回去肯定大肆宣扬他是个不孝子。想起这些事,就头疼起来,还怎么睡得着,只好出来晨跑。

    只是没想到会遇到他们俩,真是晦气,早知道还不如在温暖的被窝里待着。

    想躲也来不及了,彼此都看见对方了。

    郝长锁嘴角一抹讥讽的笑意一闪而过,没想到又黑又瘦的她丁海杏还挺有本事的,对着他非君不嫁,恋恋不忘,要死要活的。我说呢怎么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了,原来搭上了别的男人了,这么快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还说他攀高枝,要不是他抛弃了她,她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严格说起来,她还得感激他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