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统一思想

作品:《六零俏军媳

    杏儿结婚的事可以先放一放,可眼前这羞辱却不能这么简单的了结了,丁明悦眼神闪过一丝寒芒道,“可大哥、大嫂,这事不会这么算了吧不能这么便宜了老郝家。”卷起袖子道,“大哥,说吧想怎么惩治他们。”拉开架势泼辣的很。

    “爸妈怎么做吧”丁国栋和国良也撸起袖子,一副要跟人干架的架势。

    “舅舅、舅妈,算我一个。”应解放出声道。

    丁妈感动地看着他们道,“我替杏儿谢谢你们,有你们这么”说着哽咽了起来。

    “大嫂,杏儿是我侄女,她受了委屈,我不替她撑头,谁帮她。”丁明悦豪爽地说道。

    丁爸看着他们道,“我们在城里时也商量这个事情,既然没缘分,做不成夫妻,就算了。”

    “啥”丁明悦他们四个爆炸道。

    “大哥、大嫂我没听错吧”丁明悦掏掏耳朵道,“这奇耻大辱,我们忍了,以后还怎么在村子里生活,你还怎么做队长,你的威信何在。”

    “对我们还不被人家笑话死。”丁国栋愤怒道,“不能就这么算了。”

    丁国良和应解放随声附和道,“以后我们还怎么在村子里混。”

    丁爸瞪着火烧浇油的丁明悦道,“你说你怎么也是长辈,怎么还跟他们这些毛头小子似的冲动。你们不知道长锁搭上了谁jun zhang的闺女,我这芝麻绿豆的小官捏死我如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丁妈看着他们道,“仇要报,可不能搭上咱们全家的吧”

    “即便是高官的女儿,也不能为所欲为,一封匿名信,就能让他和他的后台身败名裂。”丁明悦别看是一个镇政府小小的办事员,也算身在体制内,对这里的道道门清,“越是官大,越亲民,越爱惜自己的羽毛。知道被骗了还不大义灭亲。”

    “你呀还真以为谁都会怒斩陈世美,这公主不嫉恨秦香莲啊再说了那是青天包大人铡美的,这种事只要牵扯自己的亲闺女,自古我就没见这父母拧的过儿女的。”丁爸看着不着调地丁明悦道,“你们那巴掌大的小庙,能跟人家带领千军万马的将军相比。”

    “那也不能这么算了。”丁明悦鼓着腮帮子愤愤不平地说道。

    “谁给你们说,就这么算了。”丁妈眯起眼睛,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将他们和杏儿商讨的结果告诉他们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以为娶了高官的女儿,他郝长锁从此就能平步青云,万事大吉了。婚姻自古讲究的门当户对,不是没有道理的。我等着他家里鸡飞狗跳自己作死,我们搬着小板凳,嗑着瓜子看戏得了。非要自己撸袖子赤膊上阵才算报仇吗”

    丁明悦他们越听眼睛越亮,“就这么干”

    呼丁妈长出一口气,总算说动他们不莽撞行事,统一思想了。

    “那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丁国栋梗着脖子说道,“害的杏儿受了那么多的苦,不能这么简单的算了。”

    “你这混小子,给我老实点。”丁妈黑着脸道。

    “妈,别气,别气,我的意思是添柴加火。”丁国栋赶紧说道,“听爸妈说的,这郝长锁也太不是东西了,结婚这么大的是事情也不让自己爹妈参加,单这一件事,就让老郝家锥心刺骨的疼。我说的是这件事。”

    “好”丁爸、丁妈同意道,这和他们在火车上商量的结果差不多。

    “幸好我姐没嫁过去,不然迟早被抛弃,到那时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丁国良心有余悸地说道,越想越生气,一拳捶在了炕桌上,炕桌上的相片都蹦了三蹦。

    “你这混小子,发什么疯”丁爸被吓了一跳。

    “我太气愤了。”丁国良被气的满脸通红的说道。

    丁爸凌厉的视线一一扫过三个晚辈,严肃地说道,“至于村里人怎么看,随他们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敢议论是非,别忘了他们的口粮可都攥在我手里呢”眼神闪过一丝寒芒,这生产队长可不是白当的,镇不住那些跳梁小丑还怎么行。

    “那关于杏儿结婚的事。”丁明悦担心地问道,“依我的意思还是先别说,免得他们恶人先告状,往咱们身上泼脏水。”

    “对对,她小姑子说的太对了。”丁妈忙不迭地说道,“老郝家回来没说什么吧”

    “没有,他们能说什么本来就心虚,恨不得天天躲在老鼠洞里不出来。”丁明悦撇撇嘴不屑地说道,“什么都没说。”

    丁妈长处一口气,“那就好”有些为难道,“只是这借口怎么找得让人信服。”

    “这个简单,就说我给她找了个新工作,去城里当工人了,正好避风头去。”丁明悦看着他们道。

    “就照着她姑姑这么说。”丁爸拍板道。

    “好了正事说完了,坐了一天的车累死了,咱们吃饭吧”丁妈看着他们道,“你们吃了吗”

    “饭早就做好了,等着你们呢”丁明悦下炕道,“我去端。”

    “等一下,把这些,葱油饼和鸡蛋你们都热热吃吧”丁妈拉开帆布包,将牛皮纸包拿出来递给了丁明悦道。

    “大哥、大嫂,你们发财了,居然吃的起细粮了。”丁明悦惊讶道。

    “这是女婿给我们路上准备的。”丁妈将牛皮纸包推给丁明悦道。

    “这里还有二十斤富强粉,咱们过年包饺子吃。”丁妈将面粉又给拿出来放在了炕桌上。

    “呀”丁国栋他们三个人激动地看着面粉,“这也是他给的。”

    “当然,不然我们哪有本事弄到细粮。”丁爸看着他们道,“现在知道女婿的能耐了吧”

    “还有这军装也是他给的,你们不是喜欢穿吗,正好一人一身。”丁妈将另外一个帆布包打开将军装掏出来道。

    这军装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丁国栋他们三个了,激动地说道,“真的吗”

    军装可是这个时代最时髦的服装,那个男人能有这么一身军装,出去可是让人艳羡很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