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怀疑态度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哦”丁国良闻言接过大哥手里的缰绳,将骡车拴在自家门口的杏树上。

    丁妈押着丁国栋进了院子,“国栋他爸,把院门插上。”

    “我来插。”应解放赶紧说道,转身走了两步将街门关上,用横木将门给闩上。

    大家穿过院子,进了堂屋,挑开帘子又进了东里间,点燃了炕桌上的煤油灯,灯光如豆照亮了一方天地。

    屋里炕烧的热热的,大家将身上的帽子,大衣都脱了。

    丁妈看着着急上火的小姑子,淡然一笑,拍拍了拍炕头道,“坐下来,我们坐下来说话。”

    “大哥、大嫂,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快把我们急死了。”丁明悦盘腿坐在炕上,目光紧盯着他们俩道。

    “我说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丁爸这次事先打了预防针道。

    “大哥,你说。”丁明悦深吸一口气道。

    “杏儿嫁人了,新郎不是长锁。”丁爸又一次很干脆地说道。

    “什么”不知情的三人集体爆炸道。

    丁明悦直接开炮道,“我心里有准备杏儿和长锁的婚事出了岔子,可是你们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杏儿嫁人吧对方什么来头,人品可靠吗你们可真是当人家爹、娘的,这心真够大的。”

    丁国良他们三人不知详情地朝着不靠谱的丁爸、丁妈追问道,“快说,怎么回事”

    丁爸、丁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说了一遍。

    丁明悦狐疑地看着他们两个道,“我说大哥、大嫂,你们不会因为对方是tuan zhang,就把杏儿给嫁了。”

    “当然不是了。”丁妈立马否认道。

    “tuanzhang,爸妈您把我姐嫁给了个老头子。”丁国良生气道。

    “混小子,常胜才不是老头子,人家才二十六岁,比你姐只大六岁。”丁爸伸手拍着他的后脑勺上道。

    “二十六岁的tuan zhang,这也太年轻了吧”应解放咋舌道。

    “这你不懂了,战争年代,一年升三回都是稀松平常,而和平年代,十年都有可能不挪窝的。”丁明悦平静地说道。

    “不和你们说了,让你们看看照片就知道了,常胜有多好了。”丁妈转身将帆布包拿来,打开从里面翻找出相片,“呶给你们自己看”

    “看看,多俊的小伙子啊人比照片上还俊美。”丁妈指着照片上高大的男人说道。

    “我看看。”四个人围着炕桌上的放大的相片,仔细的瞅,希望能揪出什么错来。

    “看吧常胜在容貌上没得挑剔。”丁妈笑容满面地说道,“你们看看,我们是那么不靠谱吗这常胜难道不是个好人,不值得咱家杏儿托付终身。”丁妈将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详细的描述。

    丁明悦一双贼亮的眸子狐疑地看着他们俩道,“这天下好人多了,难道都值得嫁啊这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背地里是不是专门打老婆的。”

    “嗯”丁国良微微眯起眼睛挠挠下巴说出自己的疑虑道,“不是我们妄自菲薄,如果我姐没有这几年的磋磨,长的还差强人意,可对方的条件太好,好到让我们望尘莫及,再说了,人家什么漂亮的没见过。怎么会看上我姐,我总觉得这事有蹊跷”

    “你听听,你听听,国良也这么说。他肯定耍着咱玩儿呢”丁明悦平日里算是比较淡定的人,然而这一次对于唯一的侄女仓皇嫁人的事情,显然是真的着急了。

    “这怎么可能她姑姑你可别吓我们我们要啥没啥的,有什么让人家的耍的。况且人家是人民子弟兵。正直、忠诚、可靠、光明磊落”丁妈淡定沉稳地说道,才不会被他们几句没有任何证据的猜测所左右的。

    “这林子大了什么样儿的鸟都有,那蒲志高不是当了叛徒了,背叛曾经的信仰。”丁明悦立刻皱起柳眉说道。

    丁妈淡定的一笑,安慰她起来道,“你们看相片,常胜天生长的一副正直的样子,他就是穿上伪军的服装,那也是地下党,绝对的可靠。”

    这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丁明悦一脸的疑惑不安,就怕这对不着调父母为来了面子,干出让人后悔一辈子的大事,“大哥、大嫂,这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就是在急,也不急在一时半会儿吧怎么也不能这么草率吧”更担心杏儿心灰意冷,嫁谁不是嫁,就这么毁了自己的一生,“杏儿就没有意见,她怎么可能同意这么简单的把自己给嫁了。”

    “我们起先也不信,可事实真的,他们去民政局扯了结婚证,这能做假啊”丁爸继续说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还有大领导,举行的婚礼仪式,给主席像鞠躬,这谁都能骗,可不能欺骗他老人家吧”说到最后冷静了下来。

    “还举行婚礼仪式了。”丁国良惊讶道。

    “哦我给你么么说那仪式可排场了,真是一辈子都没见过。”丁爸眉飞色舞地口若悬河形容道。

    听得他们啧啧声不断。

    丁明悦才不会被大哥天花乱坠说的给激动地找不到北,“说了半天杏儿啥意思不会是心死了嫁给谁都一样吧”

    “小姑子,你咋一直怀疑呢杏儿从揭穿他真面目那一刻起,就已经死心了,心里怎么可能还有她。抓奸的证据,还是杏儿亲自拍照的。”丁妈异常冷静地说道,话赶话的说到这里,“老头子,我咋觉的杏儿早有感觉了。她接受起来太容易了。”

    “你这么说也是”丁爸沉思了片刻道。

    丁妈看着丁明悦眸光平静异常道,“小姑子,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提老郝家的任何事,他跟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对于小姑子的关心,她很感激,可是她不想在家里听到老郝家的任何消息,万一传到女婿耳朵里,纵使女婿不在意,她也不想女婿心里起疙瘩。

    丁明悦随即道,“你当我傻啊当然不会提了,我又不是专门拆台的。”双手抱胸道,“反正我对杏儿结婚之事,持怀疑态度,保留我的意见。”如今木已成舟,她是鞭长莫及,只希望,侄女婿,真有大哥,大嫂说的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