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丁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不就是本书吗有什么不对的吗”童雪皱着眉头道。

    “亏你还是军人家庭出身,这点政治觉悟都没有,政治问题可不是开玩笑的,让有心人扣你一顶苏修的帽子,就完了。”郝长锁严肃地说道。

    童雪被吓的冷汗渗渗的,“伯仁多亏了你提醒了。以前和老大哥交好的时候,可没少看了苏联电影和书籍,甚至布拉吉都是老毛子传过来的,现在倒是忘了和老毛子交恶了。”

    “你那些书籍都赶紧收起来。”郝长锁提醒她道。

    “知道了。”童雪乖巧地点点头道,仰起头看向他,毫不羞涩的双臂环上他的脖子,亲住那张诱人的薄唇,送上火热缠绵的吻,多谢他的提醒了。

    aaaaaa

    “爸、妈这里。”丁国栋驾着骡车在县公共汽车站外朝走出来的丁爸、丁妈挥手道。

    “儿子,你怎么在这儿。”丁爸诧异地看着出现在面前的身材魁梧的大儿子道。

    “不是你们打电报今天回来,让我下午四点多到这里来接你们。”丁国栋憨憨地看着丁爸、丁妈道。

    丁妈闻言笑着说道,“一准是常胜那孩子打的电报,看咱拿的东西多所以才打电报,让国栋来接我们的。”

    丁国栋听的一头雾水,于是问道,“常胜是谁啊”

    “儿子等在外面冷吧”丁妈看着儿子穿的单薄,身上披着露着板结的棉花的破棉被,赶紧打开一个帆布包,拿出一件橄榄绿色的军大袄递给他道,“穿上。”

    丁国栋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八成新的军大袄稀罕的跟啥似的,激动地问道,“妈,这是哪儿来的看样子,是制式的。”

    “你妹夫给的。”丁爸说道。

    “妹夫”丁国栋将披在身上的棉被拿走,穿上了军大袄,看着他们道,“说起这个,我咋觉得郝叔他们回来怪里怪气的,问他们什么也不说到底怎么回事,这几天快把我们给担心坏了,如果不是姑姑拦着我非找你们去。”

    “走,咱们边走边说。”丁妈挥着手道。

    “哎”丁国栋看着他们道,“爸、妈,上车。”说着又把军大袄给脱了下来。

    “你这孩子咋又脱下来了。”丁爸看着他说道。

    “俺怕弄脏了,披着棉被,俺照样能赶车。”丁国栋憨憨一笑道。

    “算了。”丁妈看他那么宝贝这衣服,收了起来,放在帆布包里,跟着丁爸上了车,车上放着草帘子,这样不会搁着屁股,还有一床破被褥盖在身上,虽然称不上保暖,但好歹挡点儿寒风。

    “爸、妈,坐稳了,我要赶车了。”丁国栋提醒道,甩一个鞭花,“嘚驾”驾着骡车动了起来。

    骡子脖子处挂的铃儿响叮当合着清脆哒哒声朝杏花坡驶去。

    “爸、妈,怎么不见杏儿。”丁国栋后知后觉地问道。

    “杏儿结婚了。”丁妈看着儿子壮硕的后背道。

    “和长锁结婚了吧那郝叔真是的,结婚了有啥不好意思说的,还遮遮掩掩的,真是的。”丁国栋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咱家杏儿结婚了,新郎不是长锁。”丁爸张口就道。

    “吁吁”丁国栋拉着缰绳,来了个急刹车,手劲儿大的,差点儿没把骡子给拽个仰倒。

    丁妈嗔怪地看着丁爸道,“你就不能慢点儿说,你这么跟撂炸弹似的,幸亏国栋驾车技术好,不然的话出了事可怎么办”

    “不然我怎么说”丁爸无辜地说道,“早晚都知道。”

    “那也没有你这样的。”丁妈埋怨他道。

    丁国栋松开缰绳,转过身震惊地看着丁爸、丁妈道,“爸、妈,您说啥我妹妹结婚了,新郎不是长锁,那是谁”

    “你慢慢赶车,你听我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你说道说道。”丁妈拍着他的胳膊道,“冷静点儿,赶车。”

    “哦”一脸懵逼的丁国栋老老实实的重新赶起了骡车。

    在清脆的铃铛声中,丁爸、丁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地说了一遍。

    当知道杏儿被郝长锁抛弃,又差点儿坐牢,丁国栋出离的愤怒了,怒不可遏道,“他老郝家欺人太甚,欺我丁家没人是不是。”暴脾气地说道,“回去,老子就把老郝家给砸了。”

    “你给我冷静点儿,别坏了我们大事。”丁妈厉声看着他道。

    “那这奇耻大辱咱就不报了,我受不了这窝囊气。”丁国栋不甘心道。

    “这事回去在商量。”丁妈严厉地说道。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落进了山坳,丁国栋驾着车,也回到了杏花坡。

    丁国良和丁明悦、应解放站在村头那座威严的牌坊下,远远的看见听见清脆的铃铛声,很快就看见了骡车的身影,三人如一阵风似的跑着迎了上去。

    “大哥、大嫂,你们可算是回来了。”丁明悦着急地看着他们俩道,“再不回来,快把孩子们给急死了。”

    丁国栋拉着缰绳将骡车停下,丁爸、丁妈从车上下来。

    丁妈、丁爸满脸歉意地看着他们三个,眼底闪过一丝不好意思。

    丁家就在村头,离家也不远了,干脆下车来走,这骡车颠的骨头都快散了架了。

    “咦杏儿呢”丁明悦看着他们俩问道,“说起这个,老郝家咋比你们先回来了,怎么感觉古里古怪的。”

    “这个咱们回家说,回家说。”丁妈赶紧说道,省的再来个暴脾气的直接去找到郝家就惨了。

    一行人回到了家门口,“爸、妈,我先把骡车送回大队。”丁国栋看着他们把骡车上的东西都拿下来道。

    “你先把骡车栓在门口的杏树上,等会儿再去送。”知子莫若母,丁妈还不了解丁国栋打的什么主意。

    “爸、妈,我咽不下这口气,不能便宜了他们。”丁国栋黑着脸倔强地说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丁国良一头雾水道。

    “我就知道,肯定出事了。”丁明悦阴沉着脸道。

    “国良把骡车栓上,咱们进去说。”丁爸直接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