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执行力度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闻言嘴角挂着笑意,温柔地看着她,打趣道,“很有新媳妇的架势嘛”

    “我现在担心的是,咱们这么大大咧咧的拿进去,会不会被人给没收吧”丁海杏忧心忡忡地说道,别辛苦的半天吃不到嘴里,那就冤死了。

    “没收”战常胜不解地看着她道。

    “这不是属于集体的吗应该上交国家。”丁海杏缓缓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笑道,“你听谁说的,这又不是国家统筹调配的物资,需要指标。城里也有自由市场的,这郊区的农民把自家种的菜,和养的鸡,吃不完都拿到市场上卖。”慵懒惬意地说道,“这两年我们可没少去山上打牙祭,今儿是咱们运气好,不然可抓不到这么多猎物。”

    丁海杏心里嘀咕一路走来这西山野物,毛都没见一个,已经被他们给彻底的扫荡了。

    丁海杏闻言蒙圈地看着他道,“可以吗”

    战常胜看着呆呆的她,一脸的可爱,浅笑道,“当然可以,改天带你去看看。”

    “可是不是不准有自由市场吗”丁海杏傻乎乎地问道。

    战常胜意味深长地说道,“政策执行力度不同,所以”醇厚的声音颇为低沉,话语沉稳有力。

    丁海杏秒懂,种花地域广阔,人口众多,各级行政部门又多如牛毛。

    端看当地父母官的执行力度了,如果体恤百姓,那么就生活的好一些,当然也只是好一些,可谈不上富裕,相反则生活更加艰难。这可是越穷越光荣的年代。

    “你呀别胡思乱想,就放心大胆的跟我走吧”战常胜格外悠闲地说道,“有事我扛着。”三人就这么扛着野味儿优哉游哉的进了部队大院。

    战常胜原本柔和的脸,一看见门口站着的战得胜立马黑下脸来。

    战得胜却是满脸的笑容,“大哥,你们可回来了。”看见他们手里的野味儿,又殷勤地说道,“大哥今儿战果颇丰,我有口福了。”接着又吹捧道,“还是大哥的枪法好,我去了几次都空手而归。”

    “你小子,再待在机关就废了。”战常胜冷着脸说道,全身散发的让人勿进的寒气。

    “哎呀大哥,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战得胜夸张地喜极而泣,热情地又道,“走走,咱爸已经让人在家里做好了饭菜,就等着你和嫂子了。”

    “不去”战常胜看着他冷眼道,“好狗不挡道”绕过他奔自家大门而去。

    “嫂子”战得胜求救地看着丁海杏。

    丁海杏爱莫能助地看着他,战常胜打开门回身看着她们道,“杏儿,红缨快进来,外面冷。”

    丁海杏只好疾步上前拥着段红缨一起进了家门。

    战常胜刚要关门,战得胜的脚斜插进门内,“大哥,你干脆毙了我算了。”苦着脸道,“我完不成爹交代下来的任务,回家还得被老爷子揍一顿”一副无赖光棍的样子。

    “小子,跟我耍无赖是吧”战常胜怒极反笑道,声音中夹杂着危险的气息。

    丁海杏看着僵持在门口的两人,怯怯地叫道,“常胜”

    战常胜深吸一口气,打开门将手里的两条鱼塞进了战得胜怀里,将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房门道,“拿着这个回去交差。”

    丁海杏作为新妇,不了解情况,也不好插嘴,转移话题道,“常胜,炖鸡的话,你可得帮着杀鸡。”

    “行”战常胜背着背篓进了厨房。

    门外面的战得胜看着怀里的两条鱼,“哦的衣服”随即又苦笑一声,“得我今儿就指望你们俩过关了。”提溜着两条巴掌大的小鱼晃荡着回了家。

    “爸这是我哥孝敬你的。”战得胜将两条鱼放在了茶几上。

    战爸黑着脸看着茶几一扎长的小鱼,居然还有心情带着老婆孩子去打猎。

    这胸中的火怎么都压不住,本来让常胜过来,是因为他要去海军,介绍几个故旧给他,希望他的路走的顺当点儿。

    结果倒好,三催四请的不来,不来拉倒臭小子,是死是活的,老子再也不管你,自个折腾去吧

    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吓的战得胜一哆嗦,浑身肌肉紧绷,充满了戒备,大有形势不对,就跑。

    战爸看着他没出息的样子,背着手踱向书房,常胜要走了,得胜不能在待在机关,得下去历练、历练。

    呼战得胜长出一口气,看着茶几上的鱼道,“爸,这鱼怎么办”

    “杀了,吃”战爸咬牙切齿道。

    “好嘞”战得胜高兴地将鱼拿到了厨房,交给了家政人员,“赶紧,赶紧,做了它。”

    aaaaaa

    战常胜打开炉火,先烧水,“杏儿,红缨,走跟我去把这些野味儿挨个送送。不然等那群人来家里打劫,咱可什么都留不下来了。正好也带着你认认人。”然后带着她们俩在大院里走了一圈,与相交好的战友,把野鸡、野鸭子、野兔分了分。

    再回来时,水已经烧开了,眼看着战常胜要拔鸡毛,丁海杏赶紧说道,“这么漂亮的鸡毛,拔下来做毽子玩儿。”

    老婆的这点儿小要求一定满足,“没问题。”战常胜欣然应道。

    “等一下。”丁海杏说着将挂在墙上的围裙拿下来,自然而然地系在了他的身上,“小心别弄的衣服上脏兮兮的。”

    “谢了”战常胜挑拣鸡尾巴上最漂亮的,颜色最鲜艳的羽毛拔下来递给了丁海杏。

    战常胜这才开始拔鸡毛,开膛破肚,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漂亮,干脆利落,赏心悦目。

    战常胜朝她温润的一笑道,“未来的日子,一定把你给养的胖胖的。”

    “养胖了干什么”丁海杏脱口而出道,“好下嘴啊”

    战常胜闻言一抬眼看着她,深邃的双眸变的炽热了起来,那一寸寸热辣辣地目光仿佛能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

    丁海杏强自镇定的说道,“我去看看红缨在干什么”很没出息地逃也似的溜了。

    战常胜浑身充满干劲儿,喂饱了老婆,有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