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满载而归

作品:《六零俏军媳

    水依山缓行,绕山转峰,形成了山与水融合的完美画卷,颇有江南秀水灵山的风韵。

    战常胜将背篓放下,削了一截树枝,削尖了,大步走到溪边,看着清澈见底的溪水,鱼儿无忧无虑的游来游去,“杏儿,红缨我们有口福了。”

    当然那些鱼少不了丁海杏的杰作,没办法,不这么做他们指定败兴而归。

    战常胜凝神静气瞅准了,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嗖的一下,手中的简易标枪以闪电般的速度扎向水底,速度快得割破了空气,同时也扎中了斤把重的小鱼。

    将目光所及的鱼,飞快地扎上来,扔在了岸边,扑腾扑腾细数下来十多条小鱼。

    “咱们烤鱼吃,熟得快,烤鸡的话,得不少时间。”战常胜看着她们两个征询意见道。

    “好”丁海杏点头道,“那我和红缨捡柴火。”拉着段红缨拾枯树枝,山林里遍地都是柴禾,而且干燥,易燃烧。

    丁海杏看着高高的芦苇,想起带来的空蓝子,心中意念一动。

    少倾段红缨用衣服兜着一窝野鸭蛋蹬蹬跑了出来,跑到了丁海杏面前,高兴地,“啊啊”的叫着。

    “常胜”丁海杏高兴地朝着战常胜喊道,“我们红缨好能干啊捡了一窝野鸭蛋。”

    战常胜蹬蹬跑了过来,看着红缨兜着的五六个野鸭蛋,拍手称赞道,“干得好”又竖起了大拇哥。

    段红缨笑着将鸡蛋放进篮子里,又冲进了芦苇荡里,运气不错,前前后后总共捡了二十来个野鸭蛋。这下子吃完的鸡蛋又补充好了,乐的她眼睛弯成一弯月牙。

    丁海杏她们两个捡柴火时,战常胜拿着匕首,在溪边对自己叉上来的小鱼,刮鱼鳞、挖腮、开膛破肚,把里外清洗干净,抹上一层随身携带的粗盐,然后穿上劈好的干净的树枝,叉在地上。

    战常胜手脚麻溜的穿好了六条小鲫鱼,正好丁海杏她们也捡了干柴回来。

    战常胜般着鹅卵石垒了一个简易的炉灶,将柴火架在炉灶上,最底层掏出个空心,薅了一把干枯的芦苇,拿着火柴一擦一点就着了,放置空心处,红色的火苗腾的一下窜了上来。

    噼里啪啦间干枯的树枝也被引燃了。

    战常胜席地坐在鹅卵石上,从地上拔起穿好的鱼,架上了火堆,开始翻滚、炙烤。

    丁海杏和段红缨有样学样,也坐在干净的鹅卵石上,围着篝火,一点儿也不感觉寒冷。

    “给我两个,你一个人忙不过来。”丁海杏朝他伸手道。

    战常胜扬眉看着她道,“给你,烤糊了可得自己吃哦”

    “放心,这难不倒我,你忘了我在海边长大的,抓鱼就会烤鱼。”丁海杏展眉轻笑道。

    “嗯嗯”段红缨眼巴巴地看着战常胜手的鱼,战常胜看向她,乡下孩子,不论男女都会掏鸟蛋、烤鱼、烧知了猴“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说着递给了段红缨两条鱼,让她自己烤。

    战常胜看她们两人的架势,丁海杏看着他将鱼烤的金黄色,泛着油花,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溢出的油脂时不时地滴落在松脂堆上,啪啪作响,冒出一团幽蓝的火光,“啧啧都是同道中人。不错嘛哪儿学的。”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在火头军干过,为了给伤员补充体力,抓鱼、逮兔子,我可没少干过。这手艺就是那时练出来的。”战常胜感慨道,跟着部队常年在野外转战,寻觅食物早已练就一身在野外生存的本事,区区一个烤鱼根本就难不倒他,诱人的肉香便传播开来,挑动食欲,勾引味蕾。

    一嘴啃下去,外焦里嫩,露出白花花的鱼肉。

    战常胜吃的香,丁海杏和段红缨也加入了啃烤鱼的队伍,虽然只是简单的粗盐,没有多余的调料,却是食物最原始的味道,鲜、咸、香、嫩、滑

    三人虽然吃了午饭过来的,但一路走来,肚子里那些食物早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此时冬季山间寒冷围着篝火进食,有着说不出的温暖与惬意。

    三人一口气将自己手里的两条鱼,吃了个干干净净。

    丁海杏满足扔掉手里的树枝,吃饱了就困,不雅的打了个哈气,一抬眼迎上战常胜戏谑的双眸,刷的一下脸红了。

    “怎么样吃饱了吗”战常胜却泰然自若关心地问道。

    “饱了。”丁海杏羞赧地不好意思地说道,看向段红缨打着手语道吃饱了吗

    段红缨重重的点头,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油乎乎的嘴唇。

    丁海杏一脸轻笑看着她拿出笔和本子写道,“小馋猫,我们回家炖鸡吃。”

    三人吃罢手中的鱼,在溪水中洗干净手,是时,日头已经西斜缓缓而下,山间温度下降,寒风瑟瑟。

    刚才还在岸边蹦跶的小鱼,已经被冻住了,户外真是个天然的大冰箱。

    战常胜将鱼用芦苇穿起来,提在手里,看着她们俩道,“我们回吧山里行夜路不便。”他是无所谓的,急行军时,哪怕眼前是刀山火海眼睛都不地眨一下的,带着老婆孩子却是不便。

    战常胜背起背篓,丁海杏和段红缨扑灭篝火,填埋垃圾,收拾停当后,抬脚便离开了。

    丁海杏有些可惜,虽地处北方,却不是东北,不然的话,弄些人参出来应该很正常,现在只能留着遗憾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丁海杏没有在放野味儿出来,太多了,不但会引起怀疑,且子弹应该也不够了吧

    “这么多,一下子吃不完,会不会坏。”战常胜看着手里的鱼,想着后背上满满的野味儿担心道。

    “你不送人情”丁海杏看着他说道,“架不住狼多肉少。”

    “这倒是”战常胜点头道,忽然抬头看着她道,“你舍得送,这可都是肉啊”

    饥饿的人护食儿,护的厉害,宁可放坏了也舍不得送人。

    “这有什么不舍的,吃完了再抓。”丁海杏抬眼斜睨着他道,“我不是抠门小气之人。”轻松地说道,“再说了,多了也不怕,腌制起来,吃几天没问题。”又想起道,“你不是要请客吗这不是最好的食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