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真开放’

作品:《六零俏军媳

    “赶紧吃饭,吃完饭,才有力气想办法。”童雪拿起筷子道,看着还迟迟不动手的郝长锁道,“不行你就写份检查。”

    郝长锁闻言眼前一亮道,“对啊吃完饭,我写检查。”刚从新兵连分配到连队的时候,那时候年轻气盛,跟城市兵没少起冲突,然而连长一般情况下是各大五十大板,所以这检查可没少写。

    最后都成了固定的格式了,所以对于写检查他是信手拈来,能否过关不重要,关键是态度,希望能顺利过关吧

    “我随口说说,你来真的啊”童雪吃惊地看着他道,差点儿没把嘴里的饭菜给喷出去。

    “嗯”郝长锁慎重地点头道。

    “随你。”童雪突然想起来道,“你得想好理由总不能说是我们洞房闹的,起晚了。”脸红的如滴血似的,含羞带怯地看着他道。

    郝长锁闻言低垂着头,粥差点没灌到鼻子里小雪说的是个事,是得好好的想想。

    aaaaaa

    在火车站的通告上,看到丁爸所坐的火车还有半小时才开车,丁妈拉着丁海杏去了厕所,却被拉到一处僻静之地。

    “妈,又要说什么,刚才不是都说了,还非得避着人。”丁海杏不解地看着丁妈道,“这外面怪冷的。”

    丁妈抓着她的手道,“杏儿啊看样子女婿很看重你。嫁人了就不是在家做闺女了,不许耍小性子知道吗”

    丁海杏闻言嘴角直抽抽,故意说道,“妈,您就被这面粉和花生油给收买了,您这女儿也太不值钱了吧”皱皱鼻子,满脸的不依。

    “虽然这样你会说妈很俗气,可人就活在在俗世中。”丁妈讪讪一笑道,接着又转移话题道,“杏儿等你例假走了,早些圆房,明白吗”

    “妈,您可真够开放的。”丁海杏眉眼一横,揶揄她道。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结婚了那是必经之路,争取早日给常胜生个大胖小子。不过也别着急生孩子,这几年你身子亏的厉害,好好的养养。”丁妈唠唠叨叨的叮嘱道,“对常胜好一些,让他无后顾之忧。”拉着她的手继续道,“你也别自卑自己是乡下出来的,大大方方的,记住了多看、多听、少讲话,不懂的地方就问常胜,他就是你的依靠,不靠他你靠谁呢千万别自作主张,有事多跟他商量。”

    这才是亲妈,一切都以她为重,都是些老生常谈的,丁海杏这耳朵都快被磨的起了茧子了,却分外的温馨。

    “知道了,知道了,我们会好好的过日子的。”丁海杏忙不迭地说道,“妈,进去吧时间长了,他们该担心了。”上前挽着丁妈的胳膊,趁机将东西塞进了她的口袋里。

    aaaaaa

    丁海杏被丁妈拉着教育的时候,丁爸也在跟女婿战常胜说话。

    “常胜啊我可把杏儿交给你了,我们家就这一个丫头从小被我们惯坏了,你多担待点儿。”丁爸看着他继续说道,“她从小在村里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什么都不懂,好在聪明好学,你多教教她,要是有不对的地方,告诉我们,我们替你教训她。”

    “爸,杏儿很好的。”战常胜笑着说道,没见过世面杏儿知道的可不少,真是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我们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突然想起来道,“不出意外的话,过年我们回家看你们。”然后又道,“代我向大舅子和小舅子问好。”

    “好好好”丁爸笑着连声道,对这个女婿满意的不得了。

    两人说话当中,丁海杏和丁妈已经回来了,轰隆声中火车进站,检票员检了票。

    战常胜和丁海杏提着大包、小包的,将丁爸、丁妈送上了火车,眼看着火车就要开了。

    丁妈抓着他们二人的手红着眼眶道,“杏儿和常胜好好过日子,你们过的好,我们才能放心。”

    战常胜向他们保证道,“爸、妈,我们一定会把日子过好的。”

    丁海杏见状,瞬间眼眶里也蓄满了泪水,“妈,您放心,我”

    “你这老婆子,好好的哭什么看把孩子也给招惹的掉眼泪了。”丁爸数落她道。

    丁妈哭天抹泪地说道,“我舍不得闺女,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越说越离谱,什么人生地不熟有常胜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会照顾杏儿的。”丁爸赶紧看向战常胜道,“常胜别放在心上,她们女人就这样,哭过就好了。”眼看着母女俩要发大水的架势,赶紧催促他们道,“行了、行了,你们快下车吧火车马上就要开了。”拍拍自己的胸脯道,“这里有我呢”

    战常胜拉着丁海杏一步三回头地下了火车,丁海杏下了车就跑到车窗旁,泪眼涟涟地抬眼看着丁爸、丁妈,“爸、妈你们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呜火车启动,哐当哐当丁海杏他们追着火车,跑完了月台,才不得已停了下来,看着火车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

    “好了,别看了,等我们去海军学院,离家近了,你可以常回家看看。”战常胜拍拍她的肩膀道。

    丁海杏抬起手背擦了擦眼泪,看着关心自己一大一小两张脸,打着手语声音暗哑道,“我没事。”看着他们又道,“走吧外面冷。”

    战常胜载着她们回了家,在大院门口碰见了熟人,“嘎吱”停下车子,战常胜从车上跳下来道,“刘所长。”

    “战同志。”刘所长看着他笑道,“我正要找你去呢”

    “刘所长”丁海杏推开车门下了车,彬彬有礼道。

    刘所长黑眸轻轻闪了一下,随即笑道,“你也在正好。”

    “找我们有事吗”战常胜不动声色地问道。

    “我是来通知你们一声,那个侯三在押解途中企图逃跑,被当场击毙了。”刘所长看着他们道。

    丁海杏一脸的吃惊,夸张的捂着嘴,不敢相信。心里却嘀咕侯三跟上辈子一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