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以死谢罪’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闻言微微抬头,便撞入战常胜那深邃的双眸,那深不见底的双眸眼底碎光在缓缓流动,这家伙什么时候买的,又是吃的,又是穿的,可真是卖力的讨好老丈人。

    “妈您就拿着吧这粮店都没得卖。”战常胜劝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丁妈看着眼前的东西有些扎手道,拿着心里不安啊

    丁海杏眼波在丁爸、丁妈身上转来转去的,“这样,妈,您多给常胜纳些千层底的布鞋,整日里穿皮鞋,捂着脚臭。”

    战常胜闻言立马说道,“杏儿说的对,我喜欢穿布鞋,布鞋穿在舒服。”

    丁爸看着老伴儿道,“你拿着吧女婿孝敬我们的。”

    “那好吧”丁妈这才同意道,接着就道,“咱们走吧”

    “还早,咱们坐下说会儿话,到了哪儿太冷,不如这里暖和。火车票有座,而且是始发车,不用担心时间不准。”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那咱们就做下说话。”丁妈坐在了沙发上,其他人也各自坐下。

    丁妈看着丁海杏他们两个慈爱地说道,“杏儿、常胜,我和你爸一起生活了二十五年了。”

    “是啊”丁海杏眼底闪过一丝讶异道。

    “是不是感觉很漫长啊”丁妈笑了笑又道。

    “是”战常胜点头道。

    “不是,我觉的一点儿也不长,感觉一眨眼嗖的一下就过去了。”丁妈温声说道。

    “是,妈。”战常胜沉声说道。

    “别浪费时间,就简单点、平和点,愉快点,有趣点,开开心心的过日子,用来生气,吵架、拌嘴,时间就过的太可惜了。”丁妈好言好语地说道,声音中浓浓的期盼他们过的幸福。

    “我知道。”战常胜点头道。

    丁妈的目光看向闺女道,“别觉得丈夫不好就讨厌。”视线又看向战常胜道,“你也别觉得媳妇儿不好就厌烦。就算是感觉不妥,也忍耐一下对方。夫妻吗多想想对方的好,好好的谈谈,真没什么大事,事后想想都是鸡皮蒜毛的小事。”a hrefotsqfenbucai44212ot倾世嫡女归来a

    丁海杏眼见着老妈又开启唠叨模式,赶紧说道,“妈,妈,您看我们的全家福相片出来了。”目光转向战常胜道,“快点儿拿出来啊”

    战常胜打开帆布包,从里面拿出玻璃相框,玻璃下面是放大的一家四口的照片。

    丁爸、丁妈拿着照片满脸笑容,他们俩笑的那么的灿烂。左右的杏儿和常胜是那么的般配,最主要的是黑白照片,也看不出她家杏儿长的黑了。

    “呀怎么没有红缨啊”丁妈心细地发现道。

    “红缨的相片在家呢”战常胜不好意思道,赶紧弥补道,“没关系,等我们回家的时候给您带回去。”

    “那好吧”丁爸催促道,“赶紧收起来,是不是该走了,早点儿去,别让人家占了座位。”

    “走吧我送你们。”战常胜将相框放进帆布包里,提着东西道。

    丁海杏接过丁妈手里的包,一行人出了招待所,战常胜驱车将他们送到了火车站。

    aaaaaa

    早餐桌上,冯寒秋看着童雪卧室紧闭的门,又是一肚子气,“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居然还不起来,连早餐都吃不了,像什么样子,这是在丈母娘家。哼这要是在婆家媳妇起这么晚,看那当婆婆的能把儿媳妇给羞臊个够。”

    “确实有点不成体统,晚上我回来,好好的数落、数落他们。”童爸保证道,“行了,赶紧吃饭,不然上班晚了。”

    两人吃完了饭,童爸悄悄地告诉家政人员,给俩孩子留饭。然后提上公事包就出了家门,冯寒秋紧随其后去了医院。

    日上三竿,太阳晒着屁股了,郝长锁腾的一下坐了起来,露出结实的胸膛,看着窗外照射进来灿烂的阳光,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惨白,推推旁边的小雪道,“完了,完了,小雪,你看表现在几点了。”

    “别闹,我好困。”童雪拂开他的手,一翻身继续睡道。

    “不能睡了,我完蛋了。”郝长锁推着她圆润的肩膀道。

    “你烦不烦啊”童雪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棉被滑落,露出光溜溜的上半身,赶紧拉上棉被遮着。a hrefotsqfenbucai22383ot重生迷彩妹子学霸哥a

    童雪这边一拽,郝长锁可就春光全泄了,不过这时候也顾不上了,麻溜的穿着衣服着急道,“完了,新婚第一天我居然在丈母娘起这么晚。”

    童雪被他给搞的也紧张兮兮的,赶紧找衣服穿上,两人慌里慌张中鞋都没穿光着脚匆匆的出了卧室。

    家里静悄悄的,童雪拍拍胸脯道,“爸妈,上班了。”长处一口气,盘腿坐进了沙发,打着哈气道,“困死我了。”

    同样新婚的郝长锁和童雪,由于昨晚探索身体的秘密,贪欢太嗨了,所以第二天就起晚了。

    童雪看着情绪低落的郝长锁道,“别担心,不就是起晚了吗没事,我值夜班的时候,睡到中午的都有。”

    那能一样吗还不知道她那个妈心里怎么骂他呢嘴边的话,什么不知羞耻、不懂节制这话还斯文点儿。

    “那是你没事你妈本来就对我有意见,讨她欢心还来不及。这一回,我肯定被判死刑了。”郝长锁双手抱头,死气沉沉地说道,“我以死谢罪好了,怎么就睡过了。”敲着自己的脑袋。

    “怕什么有我呢你呀该吃吃,该喝喝,别想那么多。”童雪无所谓道,“反正中午他们也不回来。”

    “那判决延期了。”郝长锁苦恼地说道,“你别没事人似的,快点儿给我想个办法。”

    “你先把鞋穿上,你脚丫子不冷啊”童雪看着他赤脚,提醒道。

    “哦”郝长锁赶紧进了卧室,穿上鞋,又整理了下衣服,拿着童雪的鞋子出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好了,咱们洗漱一下,吃饭。”童雪拉着他道,“别沮丧吗笑笑。”

    郝长锁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两人在卫生间洗漱干净,去了厨房,家政人员告诉他们,童爸留饭给了他们。

    坐在餐桌前,童雪看着他安慰道,“看吧我爸没生气,还给我们留饭了。”

    “希望吧关键是你,不是咱妈的态度”郝长锁愁眉苦脸地说道,他能不担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