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不识礼数’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愣愣地看着紧闭的卫生间门,这家伙摇头无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战常胜在卫生间与内衣奋斗时,丁海杏只好走进厨房,忙着做早餐。

    等天蒙蒙亮了,段红缨起来时,他们两个各自忙完了,心里松口气,幸好没让红缨看见,不然两人更尴尬。

    吃完简单的早餐后,战常胜提着两个帆布包道,“走吧我们去送爸、妈上车。”

    丁海杏好奇地问道,“你提的什么”

    “哦一包我不穿了的衣服,要换军装了,这些老的就穿不上了,与其放着接灰,不如物尽其用。”战常胜随口说道,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你不留一套做纪念。”丁海杏察觉他情绪不对,随即说道。

    “有我已经留了军服做纪念。”战常胜看着她们道,“走吧”率先迈开腿,走到门边一打开房门,战得胜正好要敲门。

    “大哥,正好爸等着你呢”战得胜一看见他们笑着说道。

    “等我干什么”战常胜一脸严肃冷冷地说道,瞬间晴转阴,冷风阵阵。

    “今儿你们新婚第一天,不该回家吗”战得胜催促道,“快点儿,爸等着你和嫂子呢”

    “没空”战常胜很干脆地吐出两个字道。

    战得胜这才看着他手里提着东西,一副外出的样子道,“哥,你这是干什么去”

    “陪老婆回门”战常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道。

    战得胜被噎了个半死,这理由够充分,“那个亲家这就走了,怎么不多住几天。”踮着脚尖越过战常胜的肩膀看向丁海杏道,“嫂子,让亲家爸妈多住两天,我们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免了,车票已经买好了。”战常胜直接说道,“让让我们要走了,晚了就赶不上火车了。”穿过了战得胜回头看着跟上来的丁海杏道,“锁门。”

    趁丁海杏锁门之际,战得胜靠近战常胜道,“大哥,都是一家人,不用弄的这么僵吧”

    “哎话可不能乱说,人也更不能乱认。”战常胜丝毫不给面子地说道,谁跟你是一家人。

    “你让嫂子怎么想”战得胜攀扯到了丁海杏身上。a hrefotsqfenbucai66208ot异能枭雄混迹娱乐圈a

    “她跟着我想就行,不用在意别人的想法。”战常胜态度强硬的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的标准就是她的标准。”

    “你不能替嫂子做决定吧”战得胜不死心地看着丁海杏,哀求道。

    丁海杏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地眼神,“我听一家之主的。”

    “听见了没”战常胜得意地看着他道,心里嘀咕我老婆能听你的,“小子,记住一点,你嫂子是通过我才认识的。”

    战得胜闻言乐的眯起双眼道,“大哥,你认我这个弟弟了。”

    “认什么认”战常胜看向丁海杏和段红缨道,“我们走。”

    “不认,你干嘛承认他是我嫂子啊”战得胜看着他,得意的嘿嘿一笑道,“刚才的话可是犹在耳边,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战常胜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恼羞成怒道,“快走,火车要迟了。”

    “大哥,嫂子,送走亲家爸妈,回家看看,咱爸可等着呢”战得胜摆着手朝逐渐走远的他们大喊道。

    回答战得胜的是他们越来越远的背影,轻轻地叹一口气,真是一团乱麻。

    事情没有办成,战得胜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交差,少不了又要挨一顿训。

    走在去招待所的路上,丁海杏愁眉苦脸地看着神色泰然自若地他道,“这样子不太好啊论理的话,作为新妇,新婚第一天得向公爹请安的。”

    爹都不打算认了,杏儿哪来的公爹啊“万事有我呢”战常胜浑不在意道,礼数在他身上不适用,严格说来他们家不按常理来办。

    他们家那点破事,可这大院里谁不知道啊就别装了,他们不嫌累,他看着都烦了。

    aaaaaa

    “孩子他爸别着急,得胜不是去叫了。”朱雅琴柔声劝道,心里却嘀咕以那倔小子的性格,来不来,还不一

    定呢

    孩子他爸,一大早,早早的起来,饭也不吃,到了上班时间也不去上班,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就这么眼巴巴的盼着,真是碍眼的很。a hrefotsqfenbucai1212451ot系统世界的管理员a

    朱雅琴声音温柔地说道,“这年轻人吗新婚第一天,难免贪睡。”柔柔的声音中,满是恶毒。

    潜台词不就是说他们年轻人不懂节制,在床笫厮混,不识礼数,第一天见公爹居然迟到。

    战爸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对她的话更是充耳不闻。

    战得胜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家,战爸没看见要来的人,难掩心中的失望,听到儿子说出的理由,更是气的攥紧了拳头,最后摆摆手,黑着脸站起来上班去了。

    “不吃饭了”朱雅琴看着他的后背喊道。

    吃什么吃,气都气饱了,眨眼间消失在她的面前。

    朱雅琴咬碎一口银牙,那小子,以以退为进,真是死死的抓着老头子的心。

    却也无可奈何,好在人即将不在眼前了,也算是一些安慰。

    aaaaaa

    丁海杏他们三人进了招待所,丁爸、丁妈已经收拾停当了。

    “爸、妈,吃了吗”丁海杏看着他们二人道。

    “吃过了。”丁妈看着她反问道,“你呢吃了吗”

    “吃过了。”丁海杏回道。

    丁妈上下打量着闺女,看着气色不错,放下心来。

    “爸、妈,这个你们带回去。”战常胜将两个帆布包递给他们道。

    “这是什么装的鼓鼓囊囊的。”丁爸好奇地问道。

    “一包旧衣服,这一包是二十斤了富强粉和一些花生油。”战常胜简单地说道。

    “不中、不中。”丁妈立马摆手道,“我们拿走你们的口粮,你们可咋整啊”

    “爸、妈你们就放心的拿着。”战常胜看着他们道,“这是食堂进了富强粉,我就捎带的买了些。”又宽他们的心道,“再过不久我们也要离开了,粮食关系转过去,这些粮票、油票不买可就浪费了。还有俩个多月就过年了,有白面也好包饺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