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尴尬的早上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不许在碰我,离我远点儿,去睡你的被窝。”丁海杏慵懒娇媚地低语,说话间还带着微微的喘气声,话一说完便燥得感觉自己的脸颊在火辣辣地扑散着热气。

    只是一个简单的吻,带给两人如此震撼,她真怕擦枪走火了。

    战常胜也没想到,自己的自制力,如此的薄弱,在她的面前,简直是溃不成军。

    “让我再多抱你一会儿。”战常胜翻身下来,侧身抱着她道。

    丁海杏不吱声了,安静的倚在他的怀抱中,侧耳倾听他胸膛里依旧急促的心跳声,不自觉的唇角微勾划出一抹清浅如月的笑意。

    “睡吧”战常胜轻抚她的后背道。

    “去你被窝里。”丁海杏推着他道。

    “不要”战常胜断然拒绝道。

    “我怕蹭到你身上。”丁海杏落落大方地说道。

    “没关系,我不介意。”战常胜固执的抱着她道,“你身上冷冰冰的,我抱着给你暖和,这样就会舒服的。”

    丁海杏闻言心里暖暖的,本以为睡不着的她,没想到在他的怀里,安然的睡着了。

    aaaaaa

    坐在床上斜靠着床头看书的郑芸,就听见于秋实在一边儿嘀咕,“也不知道那小子洞房成功了没”

    “你可真是操心的命,你不是对他进行婚前教育了。”郑芸眼不离书随口说道,“再说你们男人聚在一起,没少说荤段子,说不定他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实践而已。”

    “这纸上谈兵能跟实践相提并论吗”于秋实微微摇头道,腾的一下坐直身体道,“小芸你有这方面的书籍没有,让那个雏儿参详、参详。”

    “我哪有那书籍,这可是禁书。”郑芸瞥一眼不靠谱的他道,“行了,别瞎操心了,你们男人无师自通。”

    “我这不是怕他像我一样吗”于秋实不好意思道,他那令人糟糕的洞房花烛夜,真是不愿再想起来。

    郑芸闻言不厚道的笑了,当时两人结婚都什么不懂,相对于一无所知的于秋实,她毕竟是医生,还懂些,本着积极探索的精神,她占主导地位,探索彼此的身体,那一夜虽然有坎坷,总算磕磕绊绊的让两人都成长了。

    虽然过程不怎么美妙,不过熟能生巧,现在夫妻生活和谐的不要不要的。

    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不如直捣黄龙,于秋实干脆地说道,“算了,明儿问他好了。”

    “你好意思,打听人家夫妻房内之事啊”郑芸放下手里的书道。

    “我这是关心他吗”于秋实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呀”郑芸无语地看着他道,随他吧那倔脾气拦都拦不住,脱掉棉袄,躺下来,闭上眼睛道,“睡觉关灯。”

    “小芸,咱们也在造个娃娃吧”于秋实凑近她道。

    “你可真是今儿是人家洞房花烛,你想什么呢”郑芸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头顶的他道。

    “只有雅萍一个孩子太孤单了,现在连红缨也走了,咱在生一个呗”于秋实推推她道,“行不”

    “唉”郑芸轻叹一口气道,“试了那么多次都没成功,也不知道行不行。”

    “我不是吃了常胜给的药吗我感觉能成。”于秋实信心百倍道。

    “还不关灯。”郑芸眉目一瞟看着他道。

    “关什么灯啊都老夫老妻了,你身上还有我不知道的地方。”于秋实戏谑的看着她,如老虎扑兔般的扑向自个的媳妇儿,造小人儿。

    夜才刚开始

    aaaaaa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大早,墨蓝的天空中点缀的点点繁星,丁海杏在战常胜的怀里醒来,眨眨朦胧的眼睛,一时间还有些不知道在何处。

    待眼睛清明起来,一抬眼,看着正在熟睡的他,朦朦胧胧中,刚毅的脸庞柔和了不少,丁海杏将压在自己身上他的两条大长腿轻轻的推开,然后蹑手蹑脚的起身来,披上棉袄,拿上卫生纸,先去了卫生间。

    战常胜在丁海杏醒来那一刻就醒了,免的尴尬所以故意装睡。

    至于谁尴尬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丁海杏匆匆的从卫生间回来,拉开灯绳,晕黄的灯光流泻在房间的每个角落。

    “你给我起来。”丁海杏浑身怒火地蹭的一下掀开被子,一身秋衣秋裤的战常胜出现在面前,只不过令人尴尬的部位上演着血染的风采。

    又气又急好不尴尬道,“我告诉你两个被窝,你看看,你看看。”

    战常胜坐起来,一脸错愕地看看她,一低头愣愣的看着自己,秋裤上两腿之间的红色,有些懵,忽然想起来什么这脸刷的一下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双手捂着重点部位,抬眼看着她还劝她道,“你别着急,战场上最常见的就是血。”

    “你那能一样吗”丁海杏又羞又恼地说道,你那只眼睛看见我着急了,我是尴尬的。

    “怎么不一样不都是红色吗”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吧这话没毛病,男女的关注点不同。

    战常胜轻松地说道,“换下来不就得了。”说着就要脱衣服。

    丁海杏见状红着脸赶紧拿着自己的换洗衣服,蹬蹬的跑了。

    “呵呵”战常胜看着她的背影那秋裤上的殷红摇头失笑,最后放声大笑,真是令人难忘的洞房花烛夜。

    躲在卫生间的丁海杏听见,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居然还笑的出来。”将脏衣服换下来,扔进了盆里,瞬间水就变红了。

    战常胜换好了衣服,又穿好衣服,检查了床铺,幸好没有弄在床上。

    抱着脏衣服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吓得丁海杏腾的一下站起来,站在盆前,挡住了来人的视线。

    丁海杏一看是战常胜松了口气,忽然又脸红了起来,“你出去,出去。”

    战常胜将脏衣服扔进水盆里,知道她不好意思,人家直接抱着丁海杏,抱到了门外,然后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我洗你该干嘛,干嘛去。”

    结果新婚第一天早上,战常胜就在卫生间撅着屁股洗两个人的秋裤与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