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奇怪温馨的交谈

作品:《六零俏军媳

    段红缨从兜里拿出铅笔头和巴掌大的自己装订的小本本,飞快的写道,教教我,实在太厉害了。

    “好”丁海杏很干脆地应道,看向站在一旁的战常胜道,“去剥两三瓣蒜来,土豆有蒜香好吃。”

    “嗯”战常胜翻出蒜头,剥了几瓣蒜。

    一切材料都准备好了,熬的玉米粥端下炉火,战常胜在纸上写道该你了,红缨给我们露一手。

    段红缨重重地点头,将炒菜的铁锅拿出来,打开水龙头,清水冲洗一下,放在煤球炉上,待锅干了后,放入适量的油。

    这适量的油,让丁海杏看嘴角直抽抽,筷子上夹着一块棉纱布,蘸着油在铁锅里擦一圈。

    中午还在于家想着现在用油紧巴巴的,晚上就看见现实版的了。

    站在旁边战常胜嘴上夸奖,在纸上写道,“我们红缨真是会过日子的。”

    待油热后,段红缨扔进几粒花椒,放入葱姜蒜,炝锅,浓郁的蒜香与葱香扑面而来,将洗好的土豆丝放入锅里,放少许盐、酱油、醋,翻炒均匀成熟后出锅。

    丁海杏扯扯战常胜的衣角道,“盘子,盘子。”

    “哦”战常胜从碗柜里拿出一个浅浅红边的搪瓷盘,底儿是白底红字,大红的双喜,喜字的口里花着荷花与鸳鸯戏水,“这是郑姐送的四个盘子,怎么样,应景吧”

    “嗯”丁海杏满脸黑线点了点头,现在的审美观她真是不敢认同。

    段红缨接过盘子,利落的将土豆丝盛进了盘子里,放在灶台上,又去拿水壶。

    “我来,我来。”战常胜眼疾手快地拿过水壶,然后打开水龙头接水。

    被抢了工作的段红缨,手足无措,丁海杏见状扯扯她的衣袖,指指土豆丝,又指指外面。

    段红缨笑着点点头,将土豆丝端到外面的餐桌上,又飞快的进来,将饭盒和馒头端了出去。

    丁海杏则把饭锅端出去,又从碗柜里拿出三个搪瓷大碗,与三双筷子出去,盛饭。

    一家三口分工合作,丁海杏和红缨在餐桌前坐下,等着战常胜过来。

    战常胜烧上水,走过来坐下道,“你们怎么不吃啊”

    “一家之主不来,我们怎么吃,得等你开饭。”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同时不忘拿起放在餐桌上的纸笔,写下来,展示给红缨看。

    红缨看过后忙不迭的点头,这可是老规矩,得守。

    “说起这个,未来两年我的作息时间很准的,咱们一起吃饭,等到下部队后,吃饭就不会那么准了,到那时你们自己先吃没有问题的。”战常胜边说边拿起放在餐桌他右手边的纸和笔写道,写完将本子面对着段红缨。

    “我可当真了啊”丁海杏闻言眼波流转不动声色地问道。

    “当然。”战常胜凝眸看着她,眸光微闪,语气沉着有力道,“我不只是说说而已”

    “知道了。”丁海杏眼睛瞟向段红缨,她则写下道,“我听你们的。”

    “乖,这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战常胜拿起筷子道,“好,吃饭。”比划着吃饭的手语,看着她们两个道,又将馒头递给她们俩,“吃”

    “你太瘦了,吃肉。”战常胜夹了一块大大的五花肉放进了丁海杏的碗里。

    丁海杏看着眼前油腻的泛着油花的肥肉片子,战常胜见状说道,“别看看着肥腻,吃到嘴里不腻的,大师傅手艺很好的,肥而不腻。”

    这是他的好意,不好拨了,所以丁海杏只能捏着鼻子放进了嘴里,如他所说,肥而不腻。

    “真是,日子艰难你居然还挑挑拣拣的。”战常胜将自己的心头疑虑说了出来。

    这么多天大家一起吃饭,对于她挑食可是看在眼里。不吃肥肉怎么能长胖呢一定得给她掰过来。

    “吃”战常胜给红缨夹完,又给丁海杏夹了一块,“不知道多少人想吃都吃不到。”

    “你也吃”丁海杏直接给他夹,“大家一起分享。”

    所谓的白菜炒肉片,总共没有几块肉,一个人还分不到两块就吃完了。

    战常胜轻蹙着眉头,别说长胖了,吃得都不过瘾,“肉太少了,改日咱们上山打牙祭。”

    段红缨双眼满是问号的看着他,战常胜一拍额头,将刚才的话写下来,递给了她。

    红缨看过双眼明亮像天空的小星星似的眨呀眨的,可见对他的提议非常的赞同。

    对食物的渴望超越了一切。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道,“把纸笔给我。”边说边写道,“等到的海边,我们抓鱼去,海里食物可不比陆地上的差。”

    段红缨重重的点头,眼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希冀。

    三人以这种奇特的聊天方式,其乐融融地吃完了这一顿饭。

    刚撂下碗筷,段红缨就站起来动作麻溜地收拾碗筷,战常胜刚要说放下,丁海杏朝他摇摇头,拿起纸和笔写下道,“红缨去拿来手语书,教教他手语。”

    段红缨闻言手中的速度慢下来,抬眼看向战常胜,他忙不迭地点头,并写道,“快去。”

    段红缨看着桌上的杯盘狼藉,踌躇不前。

    丁海杏指指自己,手语比划着我来。推推她无声的催促道快去。

    段红缨在纸上写下谢谢。两字后,快步的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还是你有办法”战常胜服气地说道。

    “只不过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已,雕虫小技。”丁海杏收拾起碗筷,懒洋洋的说道。

    段红缨拿着手语书出来,丁海杏招手让她过来,在纸上写下道红缨告诉我,洗碗布、餐桌抹布、厨房用的抹布,笤帚、拖把一一告诉我好吗

    战常胜听着,微微摇头道,“那有那么讲究,分的那么清。”

    “我们红缨可是爱干净的讲究人。”丁海杏笑着写下赞许道。

    段红缨看着纸上的内容,笑容灿烂的点点头,拉着丁海杏将她的疑问一一解答。

    然后父女俩移驾客厅,段红缨充当小老师开始了教学生涯。

    “杏儿炉子上有热水,用热水洗碗筷。”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知道了。”丁海杏头也不回地回道,摇头失笑,这家伙还记得那么清楚,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一丝丝甜意,脸上也挂着她自己不曾察觉的甜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