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哲学VS科学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的医术跟谁学的”战常胜慢慢地踱着步随口漫不经心地问道。

    “自学的,书上学的。”丁海杏同样懒散地回道。

    两人肩并肩的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骗人”战常胜不太相信道,“要都是看看书都学会了,还用的着辛辛苦苦念医学院吗”

    丁海杏瞥了他一眼道,“先说好,你不许对我接下来的话上纲上线。”

    “你看着我像有病之人啊”战常胜挑眉认真地又道,“我可不是迂腐之人。”指指自己的脑袋道,“这里可是有判断力的,又不是热血青年,被煽动煽动,就头脑发热了。”

    “我说的可是封建糟粕,你也要听吗”丁海杏琥珀色的双眸幽深不见底,一抹流光一闪而逝。

    战常胜嘴角噙着笑意道,“说吧我洗耳恭听。”

    丁海杏正色地看着他一本正经地侃侃而谈道,“其实中医入门并不难,尤其是在古时候,那时讲,“秀才学医,笼中捉鸡”。秀才就是古时候的知识分子,就是说,只要你有些文化,学起医来就像在笼子里捉鸡一样那么容易。为什么呢,因为古代文化有一个整体性,各门学问都是相通的,都有共同的理论源泉,有共同的哲学指导,这个哲学指导就是以易经哲学为代表的对“道”的规律的探讨,就是“天人相应”学说和“阴阳五行”学说。”

    看他神色微变,丁海杏继续道,“而且种花的文化喜欢探讨一些宏观的规律,具体的问题都可以从哲学的高度直接来指导,无论是社会学、伦理学、天文学、医学、命理学,都是这样,理解好这个“天人相应”、“阴阳五行”学说,各门学问都会一通百通,所以秀才们学起医来就像“笼里捉鸡”一样容易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古时候秀才的出路往往是“不为良相,则为良医”了。宋代以后有名气的医家大多具有儒学背景和科举经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战常胜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道,“真照你说的这么容易,那为什么我们都学不会呢反而觉得学中医好难现在的尤其是医学院的学生们,文化水平应该不低于古代的秀才吧”

    丁海杏被他给问的叹气连连,“唉那是因为现在的秀才们灌输的都是西方科学观念和方法,若学起中医来,往往就会有一些先入为主的障碍。他们一切都要科学的解释。”

    “举个简单的例子,针灸穴位,经络这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科学也解释不了,不代表它不存在。然而现实是一刀切。”丁海杏无能为力道。

    “这倒是”战常胜点点头,郑姐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医辅助调养身体还行,治疗她更信赖手中的听诊器与手术刀。

    说话当中丁海杏和战常胜到了食堂,等丁海杏买好了白菜炒肉片和三合面的馒头后,战常胜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丁海杏在心里叹息道西方科学的思想方法与传统科学的思想方法有很大差异。所以要学好中医,必须先转变一下人们对科学的观念。

    传统的学习中医一般又两条路径,一是从高深的经典入手,先读黄帝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有了坚实的理论基础,然后再进入临床,这样会进步较快,但是一开始会比较枯燥;一是从浅入深,先从浅显的医学三字经、药性赋、汤头歌诀入手,学了这些,就可以看些简单的小病了,然后逐渐丰富理论。

    想学中医的可以走由浅入深的路,先学一些一学就会,一用就灵的小方法,能自己解决日常生活中碰到的一些小毛病,循序渐进的逐渐学一些理论,这样就会慢慢深入进去了。当然中医精通起来并不容易,但是其中奥妙无穷,当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你会遨游其中,一定会乐不思蜀的。

    不过此时此刻,中医没有西医吃香,想想近在眼前的运动,她还是猫着的好。

    在回家的路上,战常胜将与丁海杏常去的地方一一指给她,“食堂你已经知道了,这里是军人服务社,里面粮油米面,吃的喝的、用的都有。不用向地方上似的去干什么都得排长队。当然先到的自然新鲜一些,只是不用天不亮就起来,反正人人有份。那边是图书馆,俱乐部,估计等你熟悉了我们也该走了。”

    丁海杏一一记在了脑袋里,在战常胜边走边介绍下,两人回到了家,将馒头和菜放在炉灶旁边保温起来,这样吃起来不至于凉了。

    “我再炒一个土豆丝,如何”丁海杏蹲在地上拿起两个成人拳头大的土豆道。

    战常胜将丁海杏的话写给段红缨看,段红缨急切地指着自己,示意道,我来,我来。那样子你不让我干,好像要哭的似的。

    丁海杏看向战常胜,这家伙正在想你不是说她想干什么,就让她干呗怎么现在又跟她抢活儿呢

    丁海杏直接吩咐道,“赶紧写,我切菜,红缨帮我炒菜如何”

    战常胜眼睛一亮,略带笑意地瞥了一眼丁海杏,在纸上飞快地写下道,“杏儿切菜的刀功你也见识了,让杏儿切菜,你炒菜如何”

    段红缨看见纸上所写,眉眼间扬起灿烂的笑容地重重点头。

    丁海杏和战常胜两人四目相对,同时笑了起来。

    战常胜高兴的是,这样就分摊了段红缨手里的活儿。

    丁海杏则高兴的是,利用他在军校,上学这两年,让红缨享受一下正常的家庭生活,希望到时候有脱胎换骨的变化。

    丁海杏拿着菜刀,那笨拙的大菜刀,在她手里灵巧听话的很,飞快的跳动着只看见她手的残影,等一阵晃眼过后,土豆皮完整的脱落,皮的品相完整,薄厚一般,一点儿也没伤到土豆。

    丁海杏干净利落的将土豆去皮,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看得段红缨双眼亮晶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