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千金难买我愿意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以后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套。”童爸目光转向冯寒秋道,“这两天多做些好吃的,给长锁补补。”

    “哪来票证”冯寒秋冷着脸道,你这上下嘴唇一碰说的容易,补补拿什么补空气吗

    “不用,不用,只是脚崴了,不是大问题。”郝长锁慌乱地摆手道,丈母娘始终对他冷着脸,他可不敢惹麻烦。

    童爸轻叹口气,无奈地瞥了一眼老伴儿,赶紧招呼道,“来来,吃饭,吃饭。”

    冯寒秋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童雪夹了块鸡蛋放在她的碗里道,“妈,吃鸡蛋。”压低声音道,“妈,别这样。”

    冯寒秋气的肺都快炸了,发生了这事,不责备就算了,还要捧着他,哄着他,这算什么

    闷声道,“吃饭,不是告诉过你食不言寝不语的。”

    冯寒秋一句话,大家沉闷地吃完了午餐,撂下碗筷童雪直接扶着郝长锁进了自己的卧室。

    两人坐在床上,童雪宽慰他道,“伯仁别在意我妈的态度,过两天就好了。”

    “嗯我会努力让她认同我的。”郝长锁态度积极道。

    童雪明眸大眼睛看着他道,“伯仁,这洗衣服、做饭、扫地你会不会干你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喊道我干的”

    那只是为了哄你们女人开心,她不会真的当真吧

    不等郝长锁说话,童雪自话自说道,“我可没有时间,从你那里到医院骑车起码都得三十分钟,我哪有时间做饭。”

    “你的意思是让我做饭”郝长锁指指自己道,将心底的不敢置信压下去。

    “当然了,我可不吃食堂,想也知道你们连队的食堂跟喂猪差不多。”童雪嫌恶地撇撇嘴道,接着又道,“咱家就俩人,你不做谁做。”她伸出双手,“我的手粗糙了怎么办”娇滴滴地撒娇道。

    郝长锁握着她柔弱无骨,白皙的修长的手,“我可舍不得她粗糙了。”

    可是做饭,他从小到大,就没上过灶台,酱油和醋都分不清,我要怎么做饭。

    郝长锁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道,“那个小雪,我要是做出来的饭菜,还不如连队食堂的猪食怎么办而且我家条件不好,也不会做什么菜式。”

    “你也不会做饭。”童雪肯定地猜测道。

    这个没法瞒,因为很快就露馅儿了,郝长锁不好意思小声道,“嗯”

    “那怎么办咱们出去单独过,连饭都吃不上。”童雪皱着眉头道。

    郝长锁也是一脸的无奈。

    “有了,我们这些天在家,你跟着家政人员学做饭,先学几个简单的菜式。”童雪为自己的聪明鼓掌,看向郝长锁摇晃着他的手,娇滴滴地说道,“伯仁,好不好吗双职工家庭,这家务活可是谁有时间谁干新社会,男女平等,我可不要做伺候你的丫头,你当大爷的。”

    “好好好,我伺候你行了吧”郝长锁哄着她道,不就是做饭吗自己也得吃,为了小雪愿意我学。突然又问道,“那你呢你不学吗”

    “我都会,还学什么”童雪笑意盈盈地说道。

    “那你教我好了,让我跟家政人员学,会不会被人家笑话。”郝长锁担心道,看她轻蹙眉头,继续游说道,“你也不想自己没面子吧”

    “好,我教你。”童雪点头道,又纠结道,“可我怎么教你,粮食一点儿不能浪费。”

    “这样”郝长锁眼睛滴溜溜一转道,“这样,你就说你做菜给爸妈吃,养育你这么大,做饭给爸妈应该吧我在旁边记录下来,一举两得。”

    “好注意。”童雪开心的扑到他身上,笑容满面的说道,“你怎么这么聪明。”

    “小雪”郝长锁声音沙哑道,双眸异常明亮,童雪眼底带着一丝期待,嘴唇碰在一起。

    两人在房间里耳鬓厮磨了半下午,才出了房间,正好到了做饭时间,去了厨房,赶走了家政人员。

    在厨房摆开龙门阵开始做饭,童雪做饭,郝长锁拿着纸和笔一一记录下来步骤。

    快到了晚餐时间,冯寒秋和童爸从楼上下来,都没看见童雪他们俩。

    冯寒秋阴着脸,看着童爸道,“你看看在房间里待了一下午,像什么样子。大白天的,真是”使劲儿摇摇头。

    童爸倒是理解道,“刚结婚嘛咱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

    “难道吃饭还让我们等他不成。”冯寒秋没好气地说道,看到本该在厨房的家政人员,却在眼前晃荡,惊讶道,“你怎么在这儿”

    “小雪和郝同志在厨房,说是要给您二位做饭,我就被赶出来了。”

    “听听,孩子们有心了,小雪哪有这孝顺的心,从小到大,我可还没吃过小雪做过的饭呢嫁人了就是不一样。”童爸欣慰地说道,挥手让家政人员下去,看着冯寒秋道,“别太苛刻了,得给孩子学习的时间。”

    “哼”冯寒秋冷哼一声道,“别以为这些小恩小惠就能收买我。”

    晚餐桌上,童爸不住的夸小雪做的饭好吃,郝长锁与童雪相视一眼,更有动力了。

    饭后郝长锁看着童爸道,“爸,我可以向您汇报工作吗”

    很官方的说法,只不过可不是真的汇报工作,而是请教。

    “跟我来书房。”童爸起身道。

    冯寒秋忍不住叫道,“小雪她爸”

    书房她都很少进书房的,他一个新进门的女婿凭什么

    “我和小郝去书房谈工作,你和小雪聊。”童爸看着她说道。

    “快去吧去吧”童雪高兴地推着他们两个道。

    书房是男人们的天下,爸爸肯让伯仁进书房,意义重大,不但真正的接受他了,也有意指导他。

    童爸和郝长锁进了书房,两人直接坐在待客区的藤椅上。

    郝长锁正襟危坐,双手扶膝,认真地汇报工作,这让童爸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随后认真的听了起来。

    刚开始郝长锁还有些紧张,后来见童爸认真的听,越说越流,就把自己在工作中的困惑一一说了出来。

    童爸笑了笑道,“这在工作中很常见”把自己曾经的经验之谈告诉了他。

    这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