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心理问题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嘴角挂着亲和的笑容,揶揄道,“怕在战士们面前丢脸,还怎么带兵。”

    “有这个原因。”战常胜点点头,稍后又道,“主要是怕喝酒误事。”贻误军机,那是以死都无法谢罪的。

    “战常胜同志思想觉悟非常高”丁海杏眸中闪着狡黠的笑意赞扬道。

    战常胜闻言看着她道,“那是”

    “继续保持”丁海杏笑着说道,眼眸轻动道,“那万一你要是喝醉了怎么办吐的满床都是你可得洗床单,拆洗被褥。”

    “没问题。”战常胜爽朗的应道。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丁海杏凝视着他的黑眸道。

    “老子说话,一言九鼎。”战常胜眉眼柔和地看着她道,“你不会有这机会的,我在军中可是号称千杯不醉的,只有我把人喝趴下,出洋相,可从来没人看我闹笑话。我的自制力可是很好的。”

    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是同样的愉悦轻松的笑容。

    拭目以待。

    “我说,你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丁海杏挑眉问道,“喝了酒,睡一会儿。”

    “想这样一直抱着你。”战常胜梦呓一般的叹道“一定要把你喂胖点儿。”

    战常胜将她的头摁在自己的胸口,相偎相依在一起,久久都舍不得动一动,也舍不得出声,唯恐打断了现在美好的静谧。

    直到丁海杏听到战常胜细碎的呼噜声,丁海杏一抬眼,看着微微摇头,轻手轻脚的起来,给他盖上被子,出了房间。

    丁海杏出了卧室,客厅里没有红缨,于是推开了她的房门,走了进去。

    坐在书桌前的段红缨一看见她进来,立马站了起来。

    丁海杏看着书桌上的书笑着指了指道,“在看书。”

    段红缨微笑着点点头,丁海杏走进书桌,“原来是手语书。”她指指自己的眼睛,又指指书道,“我可以看看吗”

    段红缨点点头,让开了椅子,坐在了床上。

    丁海杏坐在椅子上翻看,手语书都是常用语,前面的简单,后面越来越复杂。

    以丁海杏逆天的记忆力,很快就将这本书记下来了,拿起桌上的纸和笔写道“红缨我有些问题想问你”递给她看。

    红缨看了看,重新拿了纸和笔写下“好。”将她写下的纸还给了丁海杏。

    “你的声带没有问题,为什么不试着开口说话。”丁海杏直白的问道,又不是天生的聋哑儿童,不会发声。

    已经失聪的时候已经八岁了,会话能力是有的。这一点丁海杏有些吃惊。

    段红缨满脸疑惑地看着她,摇了摇头写下道,“我也不知道。”

    丁海杏紧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生理上没有任何问题,那只能往心里上想了。

    段红缨看着默不作声的丁海杏,扯扯她的衣服,丁海杏抬眼看着她。

    “你在想什么”段红缨写下道。

    “在想如何让你开口说话”丁海杏怜惜的看着她写下道。

    段红缨微笑着,微微摇头,在心里念叨再开口说话,那是不可能的,即便会开口说话,我也听不见,如何与人对话。

    能这般活着已经很好了,还有什么可奢望的,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灾星,爸爸在他未出生前就没了,亲妈在她出生后就抛弃自己,奶奶又因为她被叔叔、伯伯们一脸的愤恨。

    想着这些纯净的双眸暗淡了下来,浮现一层薄雾。

    段红缨想起被人踢皮球似的踢来踢去的日子,急切地写道,“我不会打扰您和战爸爸的,不会成为你们的负担,我会乖乖的,虽然我不会说话,但是我很能干的,砍柴、挑水、做饭,洗衣服我都会的”写到最后她的手都发抖了,字体潦草的辨认不清,泪水润染了字迹。

    丁海杏轻轻地上前将她拥进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像妈妈一样安抚着她。这傻孩子她哪里是嫌弃她的缺陷,只是在想办法尽力弥补,只是这个过程很漫长,需要坚持不懈毅力与耐力。

    目前得想个办法破除心魔,让她开口说话。

    只是在这之前不好说什么谁知道就造成了小丫头的误会。

    等到小姑娘哭够了,丁海杏才推开她温柔地擦擦她的眼泪,拿起纸和笔写下六个字我们是一家人。

    举给她看,红缨眼睛上挂着泪珠,嘴角泛起了笑意,这是破涕为笑。

    丁海杏为了转移话题,在纸上写下道我也会手语了哦简单的比划了,你好、早上好、对不起、谢谢、我喜欢你

    重点重复打着手语我喜欢你

    在纸上又写下红缨,要教我手语哦

    段红缨惊讶地看着她,眼眶又蓄满泪水,好厉害着看了一遍就记住这么多。

    丁海杏温柔地看着她又写下道,“小傻瓜咱不哭,今儿可是我大喜的日子,要笑。”

    段红缨破涕为笑,重重地点头。

    “好了,我不打扰你了。”丁海杏写下这句话就站了起来。

    段红缨将她送了出去,看着纸上的字迹,白嫩的手细细的着。

    自己虽然没有亲人缘,很感激上苍让她遇到了好人。

    丁海杏出了红缨的卧室,坐在客厅里拿起缠好的咖啡色的毛线团开始织毛衣。

    团一号,住宅房间她没必要参观,知道卫生间、厨房、卧室在哪,不走错门就成了,反正很快就要离开了。

    aaaaaa

    到了午饭时间,童雪搀着郝长锁出来,“小郝,快坐下,咱们吃饭。”

    “爸,对不起,今儿”郝长锁自责地说道。

    “今儿不怪你,过去的事咱不提了。”童爸摆摆手,指着座位道,“坐下。以后的时间多的是,咱们慢慢来。”

    郝长锁见童爸这样说,眼神中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这提心吊胆的心稍稍安了些。

    “你的脚崴了,正好在家里将养两天,在下连队。”童爸看着他道。

    “谢谢叔叔。”郝长锁欣喜若狂的赶紧说道。

    “笨蛋现在还叫叔叔”童雪看着他笑骂道。

    “谢谢爸。”郝长锁赶紧改口道,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一时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