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酒品如人品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点点头,表示受教了,如水的双眸看着她,由衷的感谢道,“谢谢”

    虽然郑芸夹杂着私心,丁海杏真的很感激她,不是真的关心常胜的,不会这么手把手的教她的。

    “听郑姐这意思有人欠钱不还”丁海杏黑眸轻闪小声地问道。

    “对啊”郑芸十分气愤地说道,“那是出了名的欠债不还的,这不是常胜结婚吗需要用钱,我厚着脸皮上了李彦生家里,他们两口子就开口哭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弄的我都不好意思开口这些年,他也升上来了,手里应该不缺钱了。”

    丁海杏黑眸晃了晃,不动声色地问道,“那您知道这个李彦生他的性格如何他们两口子的生活习惯又怎么样呢”

    “两口子,抠门,平时还爱沾点儿小便宜”郑芸简单地说道,提起他们是一脸的看不上。

    “哦”丁海杏若有所思地说道。

    两人边聊,边做饭,刀法很快的丁海杏将食材一一切好了,郑芸麻溜的又炒了三个菜,白菜猪肉、炒洋葱,大葱炒鸡蛋刚好五个菜。

    两人又将菜端到外面的餐桌上,郑芸喊道,“开饭了。”

    “走了吃饭去。”于秋实起身道。

    “老哥,不拿酒吗”战常胜看着于秋实不客气的说道,“我可是非常宵想你的茅台。”

    “我让你姐早给你摆在桌上了。”于秋实打趣道,“你结婚,我还能给你喝赖酒。”

    “还是老哥够意思。”战常胜乐呵呵地说道。

    几个人走到餐桌前,郑芸看着已经坐下他们道,“洗手去”

    “走走,洗手去。”战常胜拉着段红缨的手道,随嘴说了一句道,“在战场上可没那么讲究”

    “现在是战场吗”郑芸瞪着他道。

    “知道,知道,你是医生。”战常胜和段红缨一前一后的进了卫生间。

    他们俩洗完手,于秋实父女俩也跟着洗了洗手,才出来坐在了餐桌前。

    “今儿是常胜大喜的日子,我们俩是不醉不归。”于秋实拿着酒瓶,分别为二人满上。

    “来来,他们喝他们的酒,我们吃我们的饭。”郑芸拿起筷子,招呼丁海杏和孩子们道,“弟妹别客气,到了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

    “是”丁海杏笑着应道,不客气的执起筷子,十分自然的夹菜。

    吃饭当中,鸡蛋和肉片丁海杏多夹给了段红缨,自己吃的都是素菜。

    郑芸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希望弟妹别让她失望,红缨是个令人心疼的好孩子。

    “常胜,你的调动手续批了下来。”于秋实滋溜一口一杯酒下了肚,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起来。

    “这么快。”战常胜惊讶地都忘了喝酒,听到批下来那一刻,他心里是五味陈杂,酸涩不已,离开陆军他是真舍不得。

    “海军急需人才,尤其是你这种中高级指挥官,又打过仗的。”于秋实语气酸溜溜地说道,“先去海军学院上两年学,你小子,那可是海军最高的学府,到了那里可别给我们丢脸。”

    “那是当然了。”战常胜拇指指着自己道,“不然无颜见江东父老。”随口又问道,“什么时候走”

    “急什么把这里的工作交接好了,再走也不迟。”于秋实很是不舍的说道,“对了,你到了学校不仅是学生,还是教官。”

    “教官”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我是去学习,能教他们什么”

    “格斗教官。”于秋实看着他道,“谁让你在大比武中威名赫赫呢学生兵这军事技能也不能拉下吧”

    “嗯”战常胜滋溜一口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海军学院在哪儿啊”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滨海。”战常胜轻声说道。

    “那不是离我家很近。”丁海杏惊讶道。

    “怎么回事”郑芸问道。

    “我家就是滨海下面所属的一个村子。”丁海杏挠挠头道,“从我家到市区的话,坐汽车的话两个小时的车程。”

    “呀那这两年弟妹回娘家方便了。”郑芸笑道。

    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可看见战常胜失落的样子,又收敛起笑容,佯装吃菜。

    aaaaaa

    孩子们都大了,自己吃饭完全没问题,所以她的关注的目光就投在了两个大男人身上。

    两个人看见酒,那是不喝痛快了不行,郑芸眼见着于秋实又给常胜满上了。

    兄弟俩喝的那个欢实,你一杯我一杯的。

    郑芸忍不住终于出声道,“雅萍她爸,好好的,你一直灌常胜干什么不怕他喝醉酒在弟妹面前出洋相啊吓着弟妹了,再说了今儿大喜的日子”朝他使使眼色,灌醉了还怎么洞房。

    “你懂什么我这么做可是为了弟妹。”于秋实端着小酒杯道,“有道是酒品如人品,这酒最能考验一个男人的德行了。”说的那个叫理所当然,“让弟妹知道,我老弟那是绝对的好男人。”目光看向丁海杏笑着道,“弟妹啊常胜喝醉了,不吵不闹,不耍酒疯,躺在床上睡的可安静了。”

    丁海杏神色淡然地一笑道,“那我在这里谢谢于大哥了。他要是喝醉了,您可得帮忙扶到床上,我这小身板可扛不动他。”

    “弟妹这话说的漂亮。”于秋实满脸笑容地说道,“成没问题。”看向战常胜道,“来,常胜咱们接着喝。”

    丁海杏和郑芸各自招呼着孩子们吃饱了,她们俩退出了餐桌,于雅萍拉着红缨进了她的房间。

    丁海杏她们俩继续吃饭,战常胜和于秋实继续喝酒,结果这一瓶茅台,两人一会儿就全部干进肚子里了。

    于秋实拿起酒瓶倒倒,大舌头道,“咦,没了,喝完了。”

    “喝完了就别喝了。”郑芸拿过酒瓶劝道。

    “那怎么能行”于秋实一挥手道,“今儿大喜的日子怎么能不让常胜喝好了。”醉醺醺地看着常胜道,“你说对吧”

    “嗯”战常胜挑眉醉眼朦胧地看着他道,然后又摇摇晃晃地说道,“大哥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