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散财童子

作品:《六零俏军媳

    当当当胡萝卜先切片,然后当当当又是如鼓点儿似的声音响起,片被切成了丝。

    郑芸惊讶道,“你怎么做到的,这简直跟菜擦板似的。”这下子刀功也合格了。

    丁海杏腼腆地说道,“熟能生巧。”

    于秋实惊讶地合不拢嘴,看向战常胜道,“我现在不担心你婚后也吃食堂了。”

    战常胜笑而不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做饭是必修课,然而区别做的好吃不好吃。

    乡下地方穷苦,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估计这厨艺水平不敢恭维,现在看来,自己捡到宝了。

    于秋实埋汰自家老婆道,“小芸,同样是女人,你也拿刀,人家也是拿刀,你切的咋就没弟妹好呢”

    看看那炒好的土豆丝和胡萝卜丝都不在一个水平上。

    这话说的让郑医生好下不来台,一脸尴尬的笑容,丁海杏黑眸轻闪赶紧说道,“我怎么能跟郑医生比呢郑医生拿的手术刀可是治病救人的,我这拿菜刀的可不能比”

    郑芸闻言立马喜笑颜开道,“出去,出去,别耽误我们做饭。”

    战常胜临别时,朝丁海杏竖起了大拇指,干的不错。他又发现一点儿,老婆很会说话。

    当当当切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战常胜看着她粗糙却修长的手指,在砧板上下灵动的跳动着,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的流畅,煞是好看。

    丁海杏将胡萝卜切好,郑芸将胡萝卜丝炒上,盖上了锅盖,回头看着她道,“还得等等,这煤球炉是干净,做饭却不如乡下大柴烧饭快。”

    “大柴铁锅做饭香。”丁海杏咕哝了一句道。

    “这倒是,大柴铁锅饭,那味道,香浓,那味道,回忆,直流口水。老乡做的馒头、手擀面、吃的痛快淋漓,满心欢喜的吃到撑,吃到饱。那农村的灶房里做的,一定会吃的过瘾,吃的满足。真是不行了,不能再想了”郑芸感觉自己口水哗哗的流,遗憾道,“现在没机会了。”

    丁海杏会心一笑,深有体会,她有时不禁想,乡下那些看起来清淡寡味,没有任何重口味调料在里边的饭菜,为什么会让她吃的满心欢喜,不亦乐乎,久别难忘。

    有时间一定要回家看看,丁海杏在心中默默地说道。

    “这几年艰苦,真是把人给饿坏了。”郑芸不好意思道,“无论什么人,提到吃的都刹不住车。”

    “明白”丁海杏笑了笑道。

    这两年日子艰难,都饿坏了,连伟人都饿的浮肿了,全国人民都饥饿,对吃前所未有的在乎与热衷。

    生存是第一要务,其他都得靠边站。

    人生在世吃喝二字,辛勤工作,不也是为了能吃饱饭。

    郑芸向后仰了仰身子,看着客厅内常胜和自家老于正聊的起劲儿,轻轻靠近丁海杏小声地说道,“海杏我以过来人的身份跟你说,常胜什么都好,别看一脸的严肃,跟他熟了你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有能力,风趣、机智,诚实还善良。当然说话粗了点儿,无论是当兵,还是现在带兵大多都是泥腿子出身,你文绉绉的讲,他们也听不懂,再斯文的人,在部队待两年,也会说粗话、大嗓门的。”

    “见识过了。”丁海杏笑了笑道。

    郑芸深吸一口气道,“常胜那都好,就是对战友,和我家那口子一样,那是掏心掏肺,比对自己的老婆还好。有时候看得我都眼热,吃味儿。”语气酸溜溜的

    丁海杏心头微微一动,人生四大铁,排在第一不是没有道理的。

    战争年代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和刚娶的老婆相比,孰轻孰重,兵哥哥心里自然有一杆秤。血肉相联的战友情怀,经受过时间与生死考验的,确确实实值得珍惜。

    而老婆,到老了才称之为老伴儿,现在嘛和战友还不能比。

    “你家常胜,工资高,负担轻,在军中花钱的地方又不多,手里有余粮是心不慌。”郑芸压低声音道,“你也知道,谁家有个当兵的,出人头地了,那么帮扶家里的兄弟姐妹很正常。所以家里负担重的,经常来找常胜拆借的战友不少,有些人自觉,那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然而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些人就各种推脱你懂得。”

    就是借钱不还了,丁海杏秒懂的点点头。

    “所以啊以后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帮他掌好钱袋子,别让他成为散财童子。”郑芸感慨唏嘘道,“这男人大方的很,可哪里知道女人在家可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还说你小气。”

    这怨念深的,可见是深有体会。

    郑芸继续又道,“不是不借,而是救急不救穷。这钱借出去容易,要债的时候,男人的面子吗还真不好开口。”随即又道,“反正你们也快走了,到了新地方,估计一开始也没人厚着脸皮借钱。总之你只要把好他的钱袋子就好。”

    丁海杏苦笑一声,哪有她说的那么容易,人家挣的钱,我凭什么管着。

    郑芸看她的神色面露为难,挑眉道,“怎么有什么困难”

    丁海杏犹豫了一下,郑芸却看不过去了,“有什么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丁海杏腼腆地说出自己的心中的担忧。

    郑芸闻言一怔,随即笑道,“你可真是,结婚是干什么的男人负责养家糊口,女人就得看好、守好这个家,从结婚那一天起,你们俩这辈子就紧紧的栓在一起了,不应该彼此分的那么清楚。你这样太生分了。你应该理直气壮些”

    观念不同,在丁海杏的心里,男人负责养家糊口没错,可女人不是菟丝花,也得自食其力才行,否则离婚对女人来说如天塌了一般。

    丁海杏忘了现在这个时代,离婚可是很少的,尤其军婚想离更难

    “我是看你投缘才说的,否则以后过日子苦的可是自己。”郑芸看着她道,“当然我这么做也是想我兄弟婚后的日子过的和和顺顺的,”她看看外面道,“他们的心都扑在工作上,家庭的事情上,自然要我们多为他们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