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考校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神色淡定地看着他道,“老哥,我知道你的好心,可我家杏儿是个会过日子的人。”

    “得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于秋实指着他笑骂道,看向丁海杏又道,“总之一句话,你要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照顾好常胜,让他可以安心的工作,我可不希望他继续吃食堂。”

    “我会的。”丁海杏平和淡定地看着他说道,“我会守好妻子的本分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丁海杏是落落大方的望着于秋实那双漆黑深沉的眼眸的,没错,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眼底的真诚。

    “杏儿。”战常胜担心地看着她,生怕于秋实的态度弄的她心里不舒服。

    丁海杏朝他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不是真正关心你的人,不会这么严肃的与我谈话。相反,这样开诚布公的、坦坦荡荡的很好”

    “哈哈这爽利劲儿,不错,像咱军人的家属。”于秋实开怀笑道,看着丁海杏的眼神透着真诚。

    “什么叫像啊”战常胜不满道,“已经是了”

    “对对对”于秋实笑道。

    “杏儿要是不会做饭呢”战常胜故意说道。

    “这还不简单,那就学呗这年头女人哪里不会做饭的。”于秋实轻松地说道。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来先吃点儿烤红薯,垫垫肚子。”郑芸端了些刚烤好的红薯出来,放在了茶几上,“你们先吃,我去做饭。”然后看向于雅萍交代道,“雅萍,一会儿吃完烤红薯,去食堂打些馒头回来,饭票自己去抽屉里自己拿。”

    “知道了。”于雅萍点头道。

    “我去厨房帮忙。”丁海杏站起来道。

    “不用,不用。”郑芸摆手道,“哪能让客人去厨房呢”

    “我妈说过,去做客,哪能等着白吃饭呢”丁海杏秋水般的双眸眨眨道。

    “你今天可是新娘子。”郑芸眉头微动,“这不太好吧”

    “新娘子也要吃饭哟”丁海杏坚持道。

    “你就让她去吧”于秋实出声道,借此考察一下她的厨艺如何

    战常胜看着郑芸赶紧说道,“郑姐,你叫我家杏儿打下手就好,她可是新娘子。”说着又把网兜和粮票递给了她。

    郑芸收了下来,不是她不想婉拒,而是粮食定量,只能这么做。

    丁海杏嗔怪地瞪了一眼战常胜,真是哪有你这样的。

    郑芸闻言哭笑不得道,“知道了,累不着你老婆。”

    郑芸看着丁海杏脱掉了羊绒大衣,指着墙上的挂钩道,“就挂在那里好了。”

    丁海杏将大衣挂在墙上,卷着袖子跟着郑芸进了厨房,厨房干净整洁,白色面砖贴的琉璃台,只不过炉火不是煤气灶,而是葺的煤球炉和洗碗池。

    脱掉羊绒大衣的丁海杏只穿着红底碎花的棉袄,屋子是集暖,所以一点儿也不会感觉冻着了。

    郑芸笑了笑道,“还真像小媳妇儿。”说着从门后拿了蓝白相间的格子围裙道,“来系上这个,别把棉袄弄脏了,不好拆洗。”

    “谢谢”丁海杏接过围裙利落的系在了身上。

    郑芸上下打量着手脚麻利的丁海杏,眉眼含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看样子在家里什么都干过。

    “我要干什么”丁海杏系好了围裙,抬眼微笑地看着她道。

    “土豆丝我切好了,你来炒菜吧”郑芸不客气地吩咐道,也有意考校她的厨艺。

    常胜他们很快就走了,站在男方的立场上,可不希望结婚跟没结婚一样,希望她好好照顾常胜。

    “给炒菜锅。”郑芸将炒菜的铁锅递给了丁海杏。

    “好”丁海杏笑着应道,接过炒菜的铁锅,打开水龙头冲了一下,放在了煤球炉上。

    炉火烧的旺旺的,铁锅瞬间被烤干了,“油呢”

    郑芸将装油的酒瓶子递给了丁海杏,丁海杏看着还有半瓶子油的油瓶,黑眸轻轻闪了闪道,“郑姐,有吃饭用的小勺子没有。”

    “有”郑芸从碗柜里将孩子吃饭用的小铁勺拿出来递给她。

    丁海杏拿着小勺,量着到了一小勺油,放入锅里,真是可怜就这么一点儿油。

    这锅底还能见些油花,有些筷子上夹着一块细纱布,沾沾油,在锅里一抹,就算是炒菜了。

    郑芸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不错,“勺子给我。”

    丁海杏将油勺递给了郑芸,待油热后,将葱花与姜丝放进锅里煸炒,然后将洗好的土豆丝放进锅里。

    “醋溜吗”丁海杏问了一句道。

    “醋溜”郑芸将醋瓶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将醋放进去些,酱油、粗盐少许,现在的盐颗粒大,一时掌握不好,她可不敢放那么多。

    丁海杏拿着炒菜的铲子翻炒,这就算是炒菜了,跟水煮菜差不多,这能好吃了。

    丁海杏端起铁锅颠勺,这样可以趁机从指尖引入空间水,顺着铲子流进锅内,加些料。

    郑芸看着她架势一声惊呼,生怕她把菜撒了,可就糟蹋了,自然引得战常胜他们跑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战常胜不放心地走过来道。

    “我说你走了狗屎运了,弟妹炒菜还会颠勺。”郑芸语气酸溜溜地说道,“你看看弟妹这架势,跟食堂的大师傅似的。”

    “真的耶”于秋实站在厨房门口道,拍着战常胜的肩头道,“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找到弟妹这么能干的女人。”

    弟妹这一会儿工夫丁海杏被接受了,这也太快了吧

    丁海杏被他们夸的真有点儿不好意思

    醋溜土豆丝好了,装菜盛盘儿,丁海杏看着郑芸道,“接下来炒什么”

    “胡萝卜丝。”郑芸紧接着又道,“你来切,我来炒。”

    “这是要考校刀功呢”丁海杏在心里嘀咕,从网兜里掏出两根胡萝卜,洗干净了,将胡萝卜放在砧板上,丁海杏拿着比她手掌还宽的大菜刀,左手摁着胡萝卜,右手手起刀落。

    看得人心惊胆战的,那么瘦小的人拿着大菜刀,好怕她切到自己的手。

    结果自然是白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