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跪拜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有”战常胜点头道,目光看着她迟疑了一下道,“你要这个干什么”

    “折花。”丁海杏扬眉道,没有白色的,黄色的菊花也行,总之不能空着双手见婆婆。

    “快去”丁海杏催促道。

    “哦”战常胜匆匆地跑进了书房,身后又传来丁海杏的声音,“还有剪刀。”拿着黄色的彩纸和剪刀出来,“这样可以吧”

    “可以”丁海杏拿过剪刀和彩纸,低头看向红缨道,“我们怎么告诉她。”

    “这简单,留一个纸条就成了。”战常胜走到茶几前,拿起本和笔,写下两人的去处,给红缨看看。

    段红缨看了看,拿着笔在下面写下我会乖乖的看家。

    “好闺女”战常胜伸手揉揉红缨的脑袋道。

    aaaaaa

    战常胜驱车载着丁海杏去陵园的路上,丁海杏在车上在战常胜惊讶的眼神中,折了些黄色的菊花。

    由于下雪的缘故,整个墓区都盖上了厚厚的白雪,又不是清明时节,所以人迹罕至,天地纯白一片。

    长长的山路似乎看不到头,被厚厚的大雪覆盖着,只有简单的几个脚印,通向山上。皑皑白雪中高高的青松翠柏如宝塔一样庄严肃穆。

    战常胜下车踩在厚厚的雪上,看着雪淹没了小腿,蹲在了丁海杏面前道,“上来,我背你上去。”

    “这样不好吧我可以走的。”丁海杏迟疑道,怎么说也是去见婆婆,这太失礼了。

    “上来积雪太厚。”战常胜回身看着她坚持道。

    “妈会”

    丁海杏的话没说完,就被战常胜打断道,“妈知道了,会夸我做的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丁海杏看着他黝黑的双眸,不太相信道,任何一个婆婆都不希望看到儿子背儿媳妇来扫墓。

    “你上来,我们边走边说。”战常胜声音低沉道,站起来转身看着她威胁道,“不背的话,抱也行。”说着伸出了双手。

    “被人看见不好。”丁海杏摆摆手婉拒道。

    “你觉得这里会有人来,又不是清明,年节。”战常胜竖起食指恍然道,“原来杏儿喜欢我抱你。”

    丁海杏摁着他伸来的手,看看自己的脚,心头微动,却道,“等等,我踩着你的脚印就不会打湿裤子了。”

    战常胜就这么用幽黑的双眸注视着她,直看的她头皮发麻,心里发毛,才出声道,“二选一。”

    丁海杏最终投降道,“背,你还是背我吧”

    战常胜重新蹲在她的面前,丁海杏趴在他的后背上,这种感觉与刚才背媳妇儿跨栏的感觉不一样,感觉很暖意融融的。

    战常胜厚实的大手扣着她的膝窝,咯吱咯吱的走在厚厚的积雪上。

    身上的重量看真轻啊几乎感觉不到杏儿的重量,再一次心里暗暗决定要把老婆给喂胖点。

    战常胜眸光深沉,带着无尽的怀念背着丁海杏走进陵园,他脚步沉着有力。

    他后背上的丁海杏手里捧着黄色的菊花,神情肃穆,时不时地侧头看向身旁的战常胜,目光中充满了担忧。

    战常胜背着她一路朝上走,风吹得青松翠柏飒飒作响,树上的雪花被风吹落,肃穆里更添一层萧瑟。

    本该结婚喜庆的日子,此时天地间却飘荡着悲伤与怀念,仍是这熟悉沉寂的陵园,湛蓝的天空,天高云阔。高大的乔木如哨兵般挺立在陵园的周围,安静地守护着这片寂静的墓碑。

    战常胜背丁海杏走到半山腰,拐弯走向沿着小道,走向战母的墓碑停了下来。

    墓碑乃青石所立,近一人多高,后面是一个小坟丘。

    与其他墓看来,战母的坟墓明显的齐整,显然是修葺过的。肃穆、清冷,孤零零的,让人难掩酸涩,眼眶湿润。

    “我娘原来不葬在这里,是六年前迁过来的。”低沉的声音缓缓地从战常胜薄唇了滑出,“我娘带着我找到我爸的时候,他正准备结婚。我娘就成了他所谓的封建包办婚姻下的牺牲品。我娘说孩子不能离开爹,娘不能离开孩子,娘留在了部队,后来就成了伙夫,一直在后勤干。就在解放前夕,娘和其他的卫生队、伤病员还有妇女和孩子在一个村庄休整,却碰上还乡团反攻,结果为了掩护大部队牺牲了,就匆忙的葬在附近。”

    二人并列站在墓碑前,战常胜紧紧地攥着丁海杏的手,才控制着满腔的怒火与不甘。

    丁海杏被他抓的有些疼,却感觉他的手比她的手还冰冷。

    要知道身为鬼修的她,喜欢的就是阴冷,丁海杏侧头抬眼担忧地看着他。

    似乎是感觉到了丁海杏的眼神,战常胜转头回望着她,漆黑如墨的双眸,在灿烂的阳光里如照不透的古井般黝黑。但看向她时眸中却浮现了点点碎光,薄唇紧紧地抿着。

    战常胜从兜里掏出手绢,上前一步,一点一点轻轻的擦拭着墓碑,尤其是墓碑上的字。

    墓碑上写着先母的名讳,下款儿战常胜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敬立。

    丁海杏低垂着眼睑,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气,压下鼻头的酸涩,抬眸间见战常胜退了回来,牵着她的手鼻音浓重道,“娘,今天我结婚了,儿子带您的儿媳妇来看您了。”声音格外的深沉,郑重地介绍道,“娘,这是您的儿媳妇丁海杏。”

    丁海杏跪下来道,“娘,我是丁海杏。”说着将菊花放在了墓碑前。

    “你怎么跪下来了。”战常胜眼底划过一丝惊讶道。

    “不该跪吗”丁海杏仰头看着他眨眨眼道,“跪天跪地跪父母,不对吗”拽拽他的手道,“你来祭拜,还不跪下。”

    战常胜也跟着跪了下来,“娘刚才儿子不懂事,您儿媳妇教训的是”

    “我还以为你不会跪呢”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你想说的是男儿膝下有黄金。”战常胜回望着她黑眸闪过一丝流光道。

    “不是”丁海杏轻笑道,“我以为你会说,这是封建遗毒,你是党员又是军人,无产阶级无神论者,更不会这样的方式祭拜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