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闹新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礼成”于秋实高兴地大声地喊道,“为了继往开来的革命事业,希望你们早日孕育出革命的下一代。”富有激情的声音再次传来道,“在这里我有一副对联送给新人。那就是新枪栓新子弹一拉一抠就响,兵哥哥、俏村花兵妹妹,结合三年抱俩。”

    “好”

    食堂内传来大家的哄笑声,于秋实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笑什么培养合格的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这可是很重要的政治任务。”

    “哈哈”食堂内的笑声能将屋顶掀翻了。

    婚礼结束,又没有喜宴可吃,时间还早,于是这些人就开始闹新人。

    一听闹新人,丁妈慌了神,就怕这城里人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杏儿整不过来,大庭广众,这么多的人面前给常胜丢人了可咋办

    战常胜朝郑芸使使眼色,郑芸走到丁妈身后,拽拽丁妈的衣袖,“别怕,别怕,亲家妈妈,是我。”

    “郑医生啊”丁妈脸色和缓下来道。

    “你别担心他们闹新人,他们是闹的是常胜这个新郎,不会捉弄新娘子的。”郑芸压低声音向丁妈解释道。

    “啊”丁妈惊讶地看着她,一脸的不敢相信。

    “真的你待会儿就知道了。”郑芸笑了笑温和地说道,“他们很尊重女性的。”

    郑芸和丁妈说话期间,于秋实他们那边开始闹新人。

    “战常胜同志、郝伯仁同志,大家伙让我带为问问,这婚后这家里,谁是领导啊”

    “这还用说吗”战常胜沉声道,“家里的领导是我老婆杏儿。”

    郝长锁随后也道,“小雪是领导。”

    大家哄笑起来,“二位新郎,这才刚结婚,就夫纲不振哦”一副不行的哟

    “笑什么”战常胜坦坦荡荡地看着他们调侃道,“听老婆话,跟党走,日子越过越有。”

    丁海杏羞红了脸,微微地低下头,不去看他那犀利鹰隼双眸。

    “哈哈”大家哄然大笑。

    战常胜目光温柔地看着清澈明亮的眸子又当仁不让道,“男主外、女主内。在外面那老子可是领导。”

    于秋实看着战常胜那得意样儿,这小子,真会钻空子,看我接下来怎么收拾你。

    “这”

    战常胜打断他的话道,“首长,这还有一个没回答呢”目光平静地落在郝长锁的身上。

    这个问题对于郝长锁来说不好回答,娶了一个高官闺女,人家的爹妈还坐在旁边呢

    回答是,落了童家的面子,回答不是,自己丢面子。

    郝长锁心思微转,童雪则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大事上当然听我家伯仁的。”

    这话不错,算是替郝长锁解了围,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靠女人解围,真是有够丢面子的。

    不过细细想来,有个强势的岳家,也难怪了,这女婿是得伏低做小。

    战常胜看向于秋实道,“还有什么尽管放马过来,老子等着呢”

    于秋实看他那烧包样,“小子,听好了,这工资以后归谁管”

    “杏儿”

    “小雪”

    于秋实接着又问,诸凡家务事,洗衣服、做饭、拖地、擦桌子谁干呀这时候男人们的回答,就是生活中不干,现在也得是我干。

    丁海杏闻言在心里微微摇头,千万别当真,这甜言蜜语,就是哄着女人们当牛做马为男人奉献一辈子。

    谁说这些人是大老粗,不会哄女人,看看,听听那声音铿锵有力,措辞慷慨激昂,想不让人相信都难。

    于秋实感觉火候差不多了,贼眼睛滴溜溜的一转道,“那孩子谁生啊”

    “我”战常胜赶紧改口道,“我和她一起生。”

    可是话已经脱口而出了,引起哄堂大笑。

    丁爸、丁妈也跟着笑了起来,原来这就是闹新人啊

    郑芸看着丁妈压低声音道,“亲家妈妈,这下放心了吧”

    “嗯”丁妈合不拢嘴点点头,闹新人风俗,自古就有,各地有各地的形式。

    不过一般闹洞房的居多,然而来观礼的这么多人,房子自然装不下了。

    闹新人本意让喜家高兴,亲朋好友,也乐得借机喧腾一番,使出各类新招数,趁机刁难新郎新娘,逗大家一个乐呵。被捉弄取笑者不能生气,以免破坏新婚的喜庆气氛。

    但是有些闹的太狠,甚至下流举动,把新娘都给弄哭了,就令人厌恶了。

    “亲家妈妈,您也别当真。”郑芸赶紧说道,真当真了那新郎可就惨了。

    “呵呵这道理俺懂为了哄女人开心呗”丁妈笑着点头道。

    “军人舍小家为大家,家里的重担全搁在了女人身上,这样哄哄女人也是应该的。”郑芸感慨的笑道,还有一点儿这样可以消除新郎、新娘紧张感,晚上好洞房啊

    “笑什么笑”战常胜冲他们喊道,“我说错了吗这没有男人,你们的老婆生的出孩子吗”

    “别笑,这夫妻啊就是公不离婆、秤不离砣,。”于秋实嘿嘿一笑道。

    “光说不练假把式,咱们得来点儿真格儿的。”于秋实摩拳擦掌道,“这夫妻一体有道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咱们今儿也让二位新郎背一回媳妇。”目光看着战友们道,“弟兄们动起来。”

    “好嘞”

    立马清空场地,将饭桌移开,将长凳摆成了两行,拉开架势,背着老婆跨栏。

    战常胜瞪着那帮子混蛋,于秋实看着他道,“看什么你折腾我们的时候,可是下手一点儿都不手软。”

    战常胜倒也干脆,蹲在了丁海杏前面道,“杏儿,上来。”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丁海杏红着脸趴到了战常胜的后背上。

    而旁边的郝长锁早早的背起了童雪。

    “等一下。”于秋实又道。

    “又怎么了,你又想怎么折腾我们”战常胜黝黑的双眸盯着他们道,他可是很记仇的。

    “既然是两队,自然要你们比一比了。”于秋实笑眯眯地说道。

    这都不用于秋实说,虽然是玩票性质,他可不想输给他这个烂人。

    在于秋实一声令下,两位新郎背着媳妇开始跨栏,战常胜不想输,郝长锁心里憋着一口气,从看到他们那一刻起,不但提心吊胆到现在,还处处被他们俩压制着,怎么也扳回一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