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状况频频

作品:《六零俏军媳

    于秋实等掌声落下,粗狂有力的声音响彻在食堂内,“下面我宣布,战常胜同志、丁海杏同志,郝伯仁同志、童雪同志结婚典礼现在开始。”

    “好”

    于秋实伸手下压,掌声落下,他便铿锵有力地说道,“首先新郎、新娘向他老人家一鞠躬”

    两对新人向后转,朝挂在墙壁上的伟人画像,一鞠躬。

    于秋实又道,“新郎、新娘向新郎父母鞠躬”

    结果有些魂不守舍的郝长锁闻言立马鞠躬,而战常胜则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迟迟不动。

    这真是该鞠躬的不鞠躬,不该鞠躬的却鞠了躬。

    场面一度安静的可怕,郝长锁也察觉了不对劲儿,可这躬已经鞠了,站直了身体,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解释道,“我很遗憾我的父母没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所以面向家的方向,给养育我多年的二老鞠躬。”

    呕这话听的恶心的想吐真是撒谎不打草稿的,还把自己树立成一个大孝子。

    童雪闻言看着他道,“我们在给爸妈鞠一次躬。”两人郑重的又鞠了一次躬。

    他们夫妻二人赢得了满堂掌声,郝长锁得意洋洋的看着众人,视线扫过领导,看着他们露出满意神情,心里有些飘飘然了。

    视线转向礼台的左侧,正巧迎上丁爸那鄙夷、嘲讽地眼神。郝长锁面色一僵,这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顿时冷汗深深的,怎么忘了丁老头了,他小肚鸡肠的,可不如丁海杏好打发。

    那眼神真是感觉被剥光似的狼狈,别人不知道他郝长锁的底儿,老丁家可是清楚的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两人是心知肚明。

    丁爸可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撒谎不带脸红的,况且家的方向在东边,他鞠躬的方向明显都不对。

    丁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心里微微摇头,老郝家逼着我闺女退亲,现在倒好,你那混蛋儿子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的人,这算是现世报吧

    真是机关算尽,却没想到被自己儿子给坑了。

    这样的人丁丰收都懒得再看他一眼,什么东西,如果是自己的儿子,看老子不打断他的狗腿。

    aaaaaa

    童雪这一对被机智的郝长锁给圆了回来。

    可战常胜还如电线杆子杵着,啥意思啊

    郑芸闻言一拍额头,“完了,完了,怎么这时候出差错呢”

    战常胜站在主席台上一动不动的,让他向战爸鞠躬,他不想,也不愿。

    战爸旁边的位置是空的,婚礼前两天,战常胜想起来婚礼流程后,专门打电话通知战爸,如果那个女人坐在母亲的位置上,他就不用来参加婚礼了。

    所以朱雅琴和战得胜他们坐在了礼台下面观礼。

    本来朱雅琴知道后,都不想来,可是为了儿子和女儿的前途,她是打掉牙齿合血吞了,忍气吞声的来的。

    她要让别人知道她这个后母有多么委曲求全,他这个继子有多么不懂礼数。

    所以朱雅琴来了,面带微笑的来了,不能在小崽子面前落了下风。

    丁海杏抬眼看向面色阴沉的战常胜,又朝于秋实使使眼色。

    战爸看着无动于衷的儿子,脸色黑的比战常胜更甚,真不愧是一对父子。

    父子二人剑拔弩张,各不相让,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朱雅琴心里瞬间舒坦了,对这个亲爹都敢落面子,她这个后母算啥子。

    于秋实抿了下唇,立即说道,“新郎、新娘,向新郎的父母鞠躬。”眼神哀求地看着战常胜,兄弟耶老哥拜托你了,在僵持下去,这婚礼没法进行了。

    战常胜面无表情,冰冷的眸子不掺杂任何情绪,冷到极致,拉着丁海杏飞快地向战爸鞠了躬。

    于秋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俺了个亲娘,这小子的婚礼真是比打仗还难

    于秋实特地食指刮了一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给战常胜看。

    结果瞎子点灯白费蜡,战常胜理都没理他。

    于秋实赶紧地又道,“新郎新娘,向新娘父母鞠躬。”

    战常胜收敛起浑身所散发的冰冷,落在丁丰收夫妻俩身上的目光透着柔和与亲切,恭敬的鞠躬。

    丁爸、丁妈也着实捏了一把冷汗,看着婚礼顺利进行下去,真是谢天谢地。

    气的坐在一旁的战爸吹胡子瞪眼睛的。

    战常胜看着他鼻子都气歪了,心情格外的好,由内而外散发着暖意。

    郝长锁自从被丁爸那犀利地眼神给盯上了,就提心吊胆的,脑子一片空白,所以于秋实唱礼向新娘父母鞠躬的时候,根本没听见。

    所以这鞠躬就出现岔子了,另外三人都弯下了腰,礼台上就只有郝长锁孤零零的站着,那么显眼,甚是尴尬。

    冯寒秋不动声色地看向童爸,这就是你选的好女婿,烂泥扶不上墙,就是扶不上墙。

    童爸心里也是刚才拿机灵劲儿去哪儿了,看着他的眼神冷了下来。

    童雪飞快地扯了郝长锁的衣角,他一个激灵,赶紧鞠躬。

    于秋实嘿嘿一笑调侃道,“郝伯仁同志,大姑娘上轿头一遭,看把人给紧张的。”

    “哈哈”

    童雪头稍微向他歪歪道,“你怎么了”

    “没事我太紧张了。”郝长锁顺着于秋实的调侃说道。

    战常胜他们起身,站直了身子,丁爸目光慈爱地看着他们,朝两人使使眼色,咧嘴一笑,看老爸干的不错吧吓死他个狗日的。

    战常胜偷偷地朝丁爸竖起大拇指,干的好

    丁爸和战常胜眉来眼去的,自然逃不过丁海杏和丁妈的眼睛,母女俩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aaaaaa

    为了防止战家父子一言不合闹起来,于秋实决定加快步伐,急速地说道,“新郎、新娘,向革命战友鞠躬。”

    两对新人向各位前来观礼的首长与战友们鞠躬。

    于秋实紧接着又道,“夫妻互相鞠躬。”

    丁海杏和战常胜两人面对面的站着,郝长锁紧攥着拳头,指甲划破手心,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能再出错了。豁出去,爱咋地咋地吧大不了鱼死网破。

    收敛心神,完成剩下的仪式,和童雪面对面的站好了。

    在于秋实洪亮的嗓门中,“一鞠躬、二鞠躬”

    夫妻对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