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听妈妈的话

作品:《六零俏军媳

    “杏儿,先喝汤。”战常胜麻利给丁海杏盛了一碗汤,“喝汤暖和暖和。”

    丁海杏伸手施施然接了过来,然后随手将手里的馒头递给他,“给你”

    这一来一往旁若无人,看的三位看客瞪大了眼睛,好有默契。

    察觉气氛不对,丁海杏拿起勺子,站起来,镇定自若给丁爸、丁妈还有段红缨盛汤,又将馒头塞给他们。

    然后道,“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能吃”

    “哦”桌子上的人拿起筷子,一口菜、一口馒头,一口汤,开吃。

    很快一餐简单的午饭就在一片宁静和谐的气氛之中结束了,餐桌上,被他们吃的光光的,菜汤都不剩。

    饭后,战常胜将红缨带走,红缨有午睡的习惯,本来红缨不想走的,结果战常胜不知道在红缨面前怎么比划的,红缨拉着他的手高兴的离开了。

    既然决定四天后举办婚礼,战常胜直接给战爸办公室打了电话,“这个星期天,我结婚。”

    “等一下,等一下。”战爸赶紧说道,他要是说慢了,那兔崽子真敢撂电话,“这四天是不是时间太紧了。”

    “我爸妈要参加婚礼。”话落啪嗒一下撂下了电话,没有多余的话,多余的表情。

    战常胜一句话又把战爸给气的吐血,这兔崽子之所以这么急乎乎的结婚,原来是为了让照顾岳家。

    这么多年头一次接到儿子的电话,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可接完电话,能被这兔崽子给气的三天吃不下饭。

    不想了,总算结婚没把他给撂一边,哎有他这么憋屈的当爹的吗拿起电话,又拨通了老童家的电话。

    如果丁海杏知道的话,肯定回他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aaaaaa

    战常胜和红缨一离开,闺女嫁出去了,这结婚证也领了,丁爸就没心没肺的,就歪到床上迷瞪去了。

    丁红缨手上又拿着毛衣织起来。

    丁妈看着她道,“杏儿,放下毛衣,咱娘俩说说话。”

    “说什么”丁海杏头也不抬地说道。

    “哎呀你就别织了。”丁妈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毛衣道。

    “妈,您又想说什么我们不是都领证了,您还怕什么”丁海杏无奈地看着她道,笑嘻嘻地说道,“妈,给我,我赶时间的。”

    “你给严肃点儿。”丁妈板着脸道。

    “好好,我严肃,我严肃。”丁海杏挺直腰杆,双手扶膝,紧绷着脸看着她道。

    丁妈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背上,“你这丫头,别给我做怪,坐好了。”

    “哦”丁海杏放松下来,斜靠在沙发的后背上,“妈,请开始训话吧我谨听教诲”

    “杏儿,你以为婚姻是什么领了证就算完了,不是,那是万里长征只迈出了第一步。”丁妈严肃地说道,“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尤其是中间还夹着一个红缨,都说后妈难当,说重了不行,说轻了也不行,总有人指指点点的。而你这情况又复杂了,那可是烈士子女。”

    “妈,您想说什么”丁海杏很认真地问道。

    “我想说万事不要听别人乱嚼舌根,被别人左右,家事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是做人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小树不修不直流,但是该教还得教。”丁妈缓缓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会心一笑,“我还以为你要我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呢”

    “傻子都知道这不可能,虽然说生恩不及养恩大,可养恩是多年处下来的感情,你们还早着呢咱不指望她长大成人有多大的回报,只求她自己立得住。”丁妈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丁海杏感激地看着她道,虽然这些道理她比她说的还天花乱坠,可只有当妈的才会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杏儿,怎么教育孩子的事,你得跟常胜说明白了。”丁妈随即又道,“其实不光孩子的事,这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一样,当然这商量事情你得讲究方式方法。不能说话硬邦邦的一下子把人给砸死了,也别跟他斗气,硬来。为什么都形容女人是水呢就在这里,男人十个里有九个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好好哄哄他。别以为这是低声下气,感觉伤了面子,面子值几个钱,达到目的最重要。只要达到目的,什么花招都可以用。夫妻之间没有输赢,输了又如何,赢了又怎么样最终目的,是把这个日子过好了,听我的,妈是过来人。”

    “妈,您就是这么哄我爸的。”丁海杏笑眯眯地打趣道。

    “去,少打趣我。”丁妈啐道,抿了抿唇,感慨道,“妈,这辈子就这样了,也没多大的希望了,只求你们兄妹的生活都和和顺顺的就成了。”轻笑摇头道,“现如今老实人受欺负,可是妈还是希望你们做事对得起良心。虽然大部分是生活太苦了,逼得人不得不这么做。但是比起我们那时候现在这日子好多了,我们也没那样啊起码不用担心炸弹是不是撂在头顶了。”

    “是妈,我记住了。”丁海杏点头道,“哦对了,我们会和长锁和她的对象一起办婚礼。”

    “什么”丁爸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披上外罩,趿拉着鞋蹬蹬跑了出来。

    “咳咳”丁妈惊讶地直咳嗽,丁海杏轻拍着她的后背道,“妈,您没事啊”

    “这事是常胜干的,打算气死那家伙。”丁爸忙不迭地问道。

    “没有才不是,是女方家长”丁海杏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哈哈”丁爸拍着大腿,乐的忘乎所以,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老头子,闺女的婚事你可不许作妖,坏了事。”丁妈一看老伴儿那样子,就知道心里有起了歪鼓心思,“一辈子的大事,咱得热热闹闹,顺顺利利的办完,明白吗”

    “啰嗦,老婆子,我不会坏了杏儿和常胜的婚礼的,我傻啊说好了,慢慢折磨他们的。气不了小的,我就气死老的,我会好好招呼他们的。”

    等到婚礼的正日子,丁爸失望了,郝家夫妻没有出席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