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革命工作VS家庭妇女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能说服姑姑、大哥和小弟吗”丁海杏听着这含糊不清地电报内容微微摇头道。

    “电报按字计费的,他们不会多想的,反正不差几天。”丁妈信心十足地说道。

    “就按你妈说的。”丁爸点头如捣蒜道。

    “爸,将地址写下来,我一会儿就将它发出去。”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好,我现在就写。”丁爸找来纸和笔,写下了电报内容和地址。

    丁海杏看着电报内容道,“这也太简单了吧”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偶遇友,小住,归。

    “把事情交代清楚就好,电报都这样,有些比我这个还简单,爸,病,速归,才四个字。”丁爸嘿嘿一笑道。

    “哪儿有你这样咒自己的。”丁妈哭笑不得道。

    “这不是打个比方嘛”丁爸笑着说道。

    “那我就按爸的意思发电报了。”战常胜拿着纸条道。

    “嗯”丁爸简单地应道。

    战常胜将结婚证收起来,丁海杏见状,将自己的结婚证递了过去道,“这个你拿着保管吧”

    战常胜接过结婚证,认真地说道,“我会好好保管它们的。”抬眼看向他们道,“爸、妈我走了,中午再来陪你们一起吃午饭。”

    “好”丁爸笑地满脸花开道。

    战常胜的目光转向段红缨手指比划道,“你是跟我走,还是留下。”

    段红缨食指朝下,表示自己留下,回去也是空荡荡的房间,还不如留下来,这里人多热闹。

    “让她留下好,我们会照顾好她的。”丁海杏的手轻轻地搭在段红缨的肩头道。

    “那好吧”战常胜话落转身离开,丁海杏和段红缨一直将他送到了招待所外,看着车子消失在眼前,才回身回了招待所。

    丁海杏忙着打毛衣,看红缨乖乖的坐着无聊,于是请她帮忙抻线,小姑娘欣然应允,很高兴能帮忙。

    “杏儿,你咋又织毛衣啊”丁妈看着忙着缠线的丁海杏问道。

    “趁着这四天,将您和爸的毛衣都织好了。”丁海杏双手利落的缠着线团子道。

    “你这孩子,给常胜织一件,干嘛给我们织啊”丁爸立马板起脸就数落她道。

    “你们很快就走了,正好穿着走,常胜有的是时间,不着急。”丁海杏淡定沉稳地说道。

    闺女不着急,他们老两口可是很着急。

    “爸、妈,这事常胜知道,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丁海杏出言安慰他们道。

    丁妈看着她教育道,“杏儿,你已经嫁人了,以后可不能再以娘家为中心了。不能总想着娘家,要以常胜为中心。”

    “你妈说的对,说出了我想说的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丁爸接着话茬说道。

    “我嫁出去,就不是你们的女儿了。”丁海杏抬眼委屈地看着他们扁着嘴道。

    “不是,不是,我们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你当然是我们的女儿了。”丁妈赶紧摆着说道,挠挠头道,“只是这话要怎么说呢婚后你的生活重心改变了。我们肯定不能陪你到最后,结婚了,这世上与你最亲近的人是你的常胜,也就是你的丈夫,懂吗”

    “对,有道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丁爸点头如捣蒜道,“就如你成家了,一个个都远离我们了。”

    “谁说的,不是还有孩子吗他们也是我最亲近的人。”丁海杏立马反驳道。

    “孩子长大了,为了事业或者婚姻,一个个都离开了你们了,所以到最后,陪着你的还是老伴儿。”丁妈总结道,“所以你要和常胜好好的过日子,明白吗”

    “知道。”丁海杏忙不迭地应道,突然抬头看着他们道,“可是爸、妈,他的职业很危险,万一先离我一步而去怎么办”

    “呀呀呀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丁爸急的跺着脚道。

    “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丁妈立马啐道,一巴掌拍在丁海杏的后脑勺上道,“你这丫头。”

    “妈,您打我干什么我说的事实,他上了战场,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要是牺牲了。”丁海杏可怜兮兮地说道,“到时候我就和姑姑一样了。”忽然又道,“要是缺胳膊少腿可咋办”

    “你这丫头,你还说。”丁妈气地这巴掌抬起来,又放下,“气死我了,以后这种话可不能再说了。”

    “哦”丁海杏点点头道,忽然抬头看着丁爸丁妈道,“妈,这么说,我不能有自己的生活了,我这后半辈子,一眼看到头,就得围着他和将来的孩子转。”

    “当然了,不围着他们转,你想围着谁转。”丁妈眯着眼睛看着不懂事的闺女道,“想给常胜的后院点火不成,你可不能做那事啊这脊梁骨会被人家戳烂的。”慌慌张张地又道,“不行,俺不能害了人家常胜。”

    丁海杏闻言哭笑不得道,“妈,您想什么呢我说的不是那事。”急忙又道,“我说的是婚姻法规定夫妻双方均有选择职业、参加工作和参加社会活动的自由。我想要工作。”

    “这当然好了,有工作,吃上皇粮,心里也有底气了。”丁妈立马喜笑颜开道,想了想又道,“不过你可不能拿这事为难常胜。”

    “这工作可不好找,你就老实的在家待孩子得了。”丁爸看着她们母女俩说道,“把男人伺候好,把孩子照顾教育成革命接班人,这就是你的工作,应该说是最好的革命工作。”

    这老爸连口号都喊出来了,丁海杏也毫不示弱地说道,“我要求解放,坚决不做生育的机器,不做家庭妇女。”

    “嘿你这妮子,还给我来劲了是吧”丁爸虎着脸说道,“听爸的话,好好的在家里做家庭妇女。我是男人,我理解男人都是这么想的。”

    “妈,您就跟这样的男人生活了半辈子啊”丁海杏看着丁妈,当面离间道。

    “你这孩子,少离间我和你妈的感情。”丁爸气呼呼地说道,“你妈都是这么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