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说服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点你放心,鸡毛蒜皮的是我不会和你吵的,老子也没那闲功夫,但是在大是大非的立场上,原则问题上,你得与我保持高度的一致。”战常胜一字一句地铿锵有力地说道,“我是不会离婚的。”

    “人生又不是美梦,一直长睡不常醒。”丁海杏皱着眉头摇头道,“现在是千好万好,万一婚后发现被骗了,相敬如冰怎么办”

    不气,不气,战常胜拿出超强的自制力说道,“这世上笨蛋中最笨的一种笨蛋,就是事情还没发生,自己先想象,然后开始担心这种人。”

    丁海杏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你这是拐着弯儿的骂我庸人自扰,是个笨蛋。”

    “哎呀很高兴你听明白了。”战常胜勾唇轻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一瞬间心情超好。

    战常胜深邃如海的眼眸,幽然地看着她,一脸认真地说道,“我会负全责,我保证,我会让你的婚姻幸福的,我一定会做到。”

    “保证这种事连老天都保证不了。”丁海杏如水般清澈的双眸里划过一抹流光道,“知道为什么所有文学作品中,大团圆结局就是结婚,为什么没有婚后,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婚后幸福。”

    “反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丁海杏自说自话道,话落推开车门跳了下来,没有丝毫的眷恋。

    战常胜气的摸摸鼻子,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缓步前进,什么定了,老子可没同意反正死不认账,嘿嘿这还是跟她学的。追上她道,“那和他们一起办,你没意见吧”

    没有”丁海杏眨眨眼无辜地说道,“他自己要撞上来的,只希望到时别吓着他了。”

    两人进了招待所,丁爸、丁妈一看见他们进来,便围了上去。

    丁爸迫不及待地问道,“证领了。”

    “领了,给”丁海杏爽利的将结婚证递给了他们,“你们慢慢看,我失陪一下。”她得去换一下卫生纸了。

    “去吧,去吧”丁妈挥手让她赶紧走。

    丁海杏转身先进了卧室,战常胜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厕所明明在外面

    丁爸拿着结婚证高兴地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左看右看,看着结婚证上两人的名字,恨不得瞪穿了,“杏儿她妈,看见了吗咱家杏儿结婚了。”

    “我看着呢”丁妈高兴地说道,“看到她结婚妈就放心了。”说着鼻头发酸,眼眶湿润了起来。

    从厕所回来地丁海杏上前揽着她的肩头轻声道,“妈,您这是干嘛”

    “你这老婆子,这是高兴的事,快收起眼泪。”丁爸粗声粗气地说道。

    “嗯嗯”丁妈手背压了压眼角,吸吸鼻子,深吸一口气道,“我这不是喜极而泣吗”

    段红缨扯扯战常胜的衣摆,满脸疑问地看着他,又指指章翠兰的眼睛为什么哭

    战常胜将自己的结婚证递给了段红缨看,段红缨瞪大眼睛,看了看结婚证,虽然抬眼一脸欣喜地看着他。

    “是真的,我和她结婚了。”战常胜指指自己又指指丁海杏,手指比划着两人在一起。

    “红缨认识字。”丁海杏惊讶地问道。

    “哦只上过两年小学,可惜前两年日子一下艰难起来,就没再上。现在又学校也不收,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教她。”战常胜心里难过道,声音都透着恨意道,“红缨很刻苦的,经常拿着一二年级的书看,所以认得简单的字。”

    提起这个话题,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段红缨察觉众人气氛不对,扯扯战常胜的衣摆,朝他们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这下子丁海杏他们的心就更酸涩了,这么乖巧地孩子,老天咋那么残忍呢

    战常胜抬手揉揉段红缨的头,看向丁海杏道,“红缨我会照顾一辈子的。”

    丁海杏明白他的意思,拉着红缨的手,又拉起他的手道,“我们一起照顾。”

    “好”战常胜眉眼含笑地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道。

    丁爸欣慰地看着他们一家三口道,“这你们也领了证了,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明儿就走,可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在住下去,这兜里的钱就被掏干了,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

    “爸、妈,住到这个周末,参加完我和杏儿的婚礼再离开。”战常胜看着二老郑重地说道。

    “爸、妈,就在住几天,也不差这两天吧”丁海杏激励挽留他们道,“你们不会想我到时候连个娘家人都没有吧”

    丁妈目光看向丁爸,四目相对,丁爸一咬牙坚持道,“行,我们就等你们婚礼结束再回去。”犹豫了一下道,“只是”

    “爸、妈放心,这点儿房费我还出的起,就连伙食费已经从我工资扣了,你们不用担心。”战常胜淡定地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得给家里打个电报吧说明一下迟归的情况,不然家里人该着急坏了。”丁爸轻蹙着眉头说道。

    他更担心郝家人回到村子里不知道会说些什么

    “这简单,我打个电报,就说我跟杏儿结婚,所以爸妈才晚回去的。”战常胜立马说道。

    “别别”丁爸赶紧摆手道。

    这老头子,成心让人家误会是不是。

    丁妈赶紧解释道,“常胜,你别误会啊杏儿她爸是觉得在电报里说不清楚。”对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索性又道,“你也知道郝家跟我们一个村,他们肯定先回去,如果这时候传出杏儿结婚,又是高嫁,指不定怎么败坏我们家杏儿的名誉,说什么嫌贫爱富,攀高枝,这都是嘴边的话。一下子郝家成了受害者了。”

    “对对防人之心不可无,可不能让他们泼脏水给我们。”丁爸闻言立马附和道。

    战常胜点点头沉稳镇定地说道,“那我和杏儿的婚事就拜托爸、妈当面向家里人说清楚了。”

    “那电报怎么打”丁海杏问出最为实际地问题道。

    “这简单,就说我们碰见老友,所以滞留未归。”丁爸立马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