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未战先怯、兵家大忌’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闻言脸黑黑的,“今儿是我们领证的日子,法律上我们是夫妻了。”真是岂有此理,刚结婚就被给踹了。

    “在人们心里,举行了婚礼才算结婚。”丁海杏淡然地解释道,“你看看,你一打岔我都忘了,我的赶一下,正好要把爸、妈的毛衣打出来他们好穿着走。至于你的毛衣,婚后我给你打出来。”

    战常胜闻言瞬间被治愈了,眉眼浸染笑意道,“不过时间这么紧你能打出来吗两件成人毛衣,可不是小孩子的。”

    “小瞧人不是”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道。

    “不敢”战常胜摆摆手,悠悠然又道,“我不干涉你打毛衣,不过这一日三餐我们得吃吧就是你不吃,爸、妈也得吃吧”

    “不是说,婚礼前三天男女不能见面嘛”丁海杏想起来这个习俗道。

    “那都是封建迷信。”战常胜轻轻皱着眉头反驳道。

    “那随你。”丁海杏只好说道。

    战常胜立马阴转晴这一会儿晴转阴,阴转晴,变脸可真够快的,这心情上下剧烈的起伏,真是幸亏这辈子只结一次婚哎呀,我嘞个亲妈呀,去了半条命。

    车子停在了招待所门前,车窗外刚才还阳光灿烂,此时阴沉了下来。

    “对了,还有一个事要说给你。”战常胜不自觉的嘴角微微翘起道。

    “什么高兴事,瞧把你乐的。”丁海杏挑眉看着他道。

    “对你来说是高兴事”战常胜眸光幽幽地看着她道。

    “行了,别卖关子了。”丁海杏轻哼一声道,“不说,我可走了。”

    “我们跟他们一起办婚礼如何”战常胜缓缓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眨眨眼一脸懵懂,随即杏眼圆睁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战常胜施施然点头道。

    a hrefotsqfenbucai33274ot理科学霸的三国a

    “可是这怎么可能他脑袋被驴踢了。”丁海杏忽然又摇头道,“他还没那个本事吧女方家要这么做。”

    “说对了。”战常胜阴冷的一笑道,“想为他铺路,这下子好了,省的让人挨个认了。”

    “你可别把自己搭进去,一竿子打死了多没意思啊”丁海杏担心地抓着他的胳膊道,“现在有多甜,以后就有多苦。”

    “我明白,咱们躲在暗处慢慢地陪他玩儿。”战常胜笑容森冷地说道。

    “要躲你躲,我可不躲,跟耗子似的。”丁海杏嫌恶地撇撇嘴道。

    “我就那么一说”战常胜轻轻一笑,那笑容绚丽夺目,“听你的,让他有个难忘的婚礼,然后”轻轻吐出三个字,“玩儿死他。”语气冰冷比外面的雪更冷。

    “没事了吧”丁海杏抓着车门扶手道,“我下去了。”

    “等等在坐一会儿,我们说说话,急着下去干什么”战常胜眼巴巴地瞅着她,依依不舍地说道。

    “哦对了,有件事,我们先说清楚,假如离婚的话孩子归我抚养。”丁海杏红唇轻启缓缓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这脸刷的一下子黑了,要知道她说如此扫兴的话题,还不如让她刚才就走了。

    他这胸中的火气汩汩的向外冒,结果耳边又听着她甜美的声音,“你一心扑在工作上,肯定忙,照顾不到孩子。你放心,你还是孩子的爹,这点不会改变,我不会拦着你不见的。”

    是啊我该感谢你大度。

    “哦这抚养费你还得出,这是你当爹的责任。”丁海杏继续道,一抬眼看着他乌云翻滚的脸道,“你咋了”

    还敢问我咋了战常胜气朝她吼道,“老子结婚就没打算离婚。”

    丁海杏吓地赶紧捂着耳朵道,“你那么大声干什么耳朵都快被你给震聋了。”

    “你耳朵算什么我的心都被你给扎成窟窿了。”战常胜被气疯了,口不择言道,“你你”a hrefotsqfenbucai11315ot夺命者游戏a

    “你怎么了这事没有绝对吧离婚的人并不是因为喜欢离婚才这么做的。”丁海杏秋水般的双眸无辜地看着他道,“我们对彼此不熟悉,婚后暴露本性了,尤其是缺点,肯定会发生激烈的冲突了,以你的个性与责任感,就算你发现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你也不会说出来。”体贴地说道,“但是你不需要担心。”她指指自己的脑袋道,“我没那么笨,我会马上察觉到,女人的直觉很准的,所以我会先说出来。”

    “这点你放心,就算你不是想象与事实不符,我也会改造你的,把你改造成一个合格的军嫂。”战常胜信誓旦旦地说道。

    “咳咳”丁海杏被他的言论给惊得直咳嗽,战常胜伸手拍拍她后背道,“你没事吧”

    “战常胜,你当我是你的什么”丁海杏气呼呼地说道。

    “老婆啊”战常胜学着她的样子眨眨眼,无辜地说道,“我们刚领的证,你不记得了。”

    “我警告你,我不是你的兵。”丁海杏严肃郑重地说道,心里嘀咕这婚后谁改造谁还不一定呢

    “你要是我的兵,就你刚才扰乱军心,当逃兵的言论,就得军法处置。我是一名军人,如果都怕失败,而不争取胜利,还能有现在的日子嘛扯淡你应该想的是积极投入婚姻生活,争取当婚姻的模范标兵未战先怯,犯了兵家大忌。”战常胜严肃地说道。

    “你不做政工真是可惜了,这嘴皮利索的。”丁海杏想什么就说什么,眼睛提溜一转道,“你战前都不做战术安排的吗没想过把出现的问题,或者是有可能出现的问题,考虑清楚”

    “听听,我们是天生一对。”战常胜瞬间又笑了。

    “笑什么笑牙齿白啊”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战常胜上下打量着她,黑着脸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道,“我说,哪有人刚结婚,就想着离婚的。”

    “这是我的个性,我凡是喜欢最坏的打算。”丁海杏很认真地看着他道,“我们的进展太快,这速度令人担心。有很多人是经过轰轰烈烈的恋爱才结婚的,可是一结婚就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吵架,结果感情都吵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