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节俭办婚礼

作品:《六零俏军媳

    “嗯嗯还是我老婆觉悟高。”战常胜毫不吝啬地大大地夸赞道。

    “行了,别给我戴高帽子。”丁海杏眯起眼睛,眼底一抹幽光划过,故意说道,“有道是夫贵妻荣,我们从此就是拴在一根绳的蚂蚱,我可不想你的前途因为我而受到影响。”

    潜台词,根本目的是为了自己。

    战常胜抿嘴轻笑道,“不管什么原因,总比无知妇女撒泼耍赖强,那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丁海杏食指划过眉峰,沉声道,“我先声明,别以为拿了结婚证了,就以为贴上你的标签,从此就为所欲为了。”

    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双眸浸染笑意,“为所欲为”挠挠下巴沉思片刻认真地说道,“你说我从哪儿开始下嘴呢”

    “去,瞎想什么”丁海杏白了他一眼道,“男人婚前做出的承诺,婚后基本都做不到。不是有句话说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这张破嘴。”

    “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战常胜声明道。

    “比喻,比喻。”丁海杏赶忙说道,这世上真的有鬼,他眼前可不就是一个千年老妖。

    “我说话那是一口吐沫一个钉,绝不干那没品的事。”战常胜定定地看着她,幽深的眸光落在她那张恬静淡雅的脸上,略显温和的低沉声划过她的耳边道,“不许怀疑我的人格。”

    这土匪和绅士之间真是切换自如,却毫无违和感。

    “记住你说的话”丁海杏清澈如水的双眸看着他那双漆黑深沉的眼眸道,“对了,你不会不生孩子吧”

    战常胜闻言一愣,心不受控制的怦怦乱跳,尽量用平淡地语气地说道,“原来是没打算,都不打算结婚生什么孩子。不过现在结婚了,自然是会生了。”

    “会生”丁海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那你怎么没有服药。”

    战常胜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的”

    “中医望、闻、问、切,望可是放在第一的。”丁海杏淡淡地望着他低声道。

    望出来的,战常胜低头看着自己的裤裆,不自在的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将重点部位盖严实了。

    “噗嗤”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我又不是x光,可以透视的。”

    “我会尽快服药的。”战常胜飞快地说道,欣喜地又道,“话说回来,你这么喜欢孩子。”

    “是啊结婚带来唯一好处就是孩子。”丁海杏异常认真地说道。

    孩子吗好歹自己生的,得负责到底,要打要骂他都得受着。至于这男人嘛如果三观不合、再遇上个脾气暴躁,打老婆的,或者是懒汉,又不能离婚的年代,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唯一的好处”战常胜轻皱着眉头道,“就没有别的。一个家庭可不只有老婆和孩子。”

    “你说男人啊”丁海杏轻轻挑眉,眉宇间添有几分顽皮,一抹笑意由唇角勾起,轻轻吐出四个字,“有待观察。”话语云淡风轻。

    让战常胜无从辩解,毕竟他们之间发展的太快,彼此了解的太少了,两个人都需要一些时间在柴米油盐酱醋中磨合,去适应对方的生活习惯。就是谈恋爱,谈的腻腻乎乎的,也要在婚后的生活中,才能彼此深入了解。

    战常胜俊美的脸平静如无风的海面一般,没有一丝起伏,眸光深不见底,但却染上了一道淡淡流光,这个只能交给时间了,多说无益,于是道,“下车,我们去冲洗照片。”

    丁海杏抬眼看着熟悉的照相馆,“我还是在车里等你好了,外面太冷。”

    倒不是怕什么她对自己的催眠很有信心,而是不希望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那你等一下,我很快就出来。”战常胜随即推开车门,下了车,进了照相馆,大约五分钟后,就回来了。

    上车后,战常胜低沉地声音传来道,“三天后取照片。”

    “走吧”丁海杏淡淡地说道。

    “我们回去和爸妈一起商量一下婚礼的事宜。”战常胜发动车子道。

    “婚礼现在不是节俭办婚礼吗”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道。

    “是啊节俭,那也得有一个仪式吧就这个礼拜天,四天后。”战常胜看着她俊朗的眉目染着些许笑意。

    “我讨厌任何地形式主义。”丁海杏皱着眉头道。

    战常胜很诧异地看着她,现在受环境所限,政策也提倡节俭办婚礼,可是女人谁不喜欢风风光光的大嫁,“婚礼就在食堂,都是战友们给准备的,盛情难却。所以我们到时候准时出席就好了。”

    “食堂”丁海杏抬眉看过去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眸道,“部队待遇真是好”

    战常胜错愕地看着她,随即好笑地说道,“你想什么呢请什么客,现如今谁有那么大的本事整宴席啊缺粮少肉的,国营食堂都整不起,别说我们了。这粮食都是定量的,有钱都买不到。所以只是借用食堂地方也不过是让他们来观礼,桌子上顶多摆上1元2角一斤的水果糖和瓜子、花生而已。”竖起食指道,“当然白开水管饱。”

    看着丁海杏惊讶的眼神,战常胜又道,“现如今这婚礼大多是组织给办。一般是单位里会议室长桌拼成一只大台子,有的双方家长也不出面,来不了。都是单位同事,看起来更像一个单位的联欢会。咱们地点选在食堂,当然该有的结婚仪式不会少。”

    “仪式”丁海杏想起来道,“向伟人鞠躬,向父母各位来宾你的战友鞠躬。”

    “你这不是知道吗”战常胜点头道。

    “能不知道,全国的婚礼都大同小异,区别只在于来观礼的不同,亲朋好友、同事、村民。”丁海杏淡然地将他的话语接过来道,“所以你想趁我爸妈没离开之前,举办婚礼。”

    难怪这么急吼吼地结婚心底一丝异样泛起,犹如石子投入心湖,漾起一圈圈涟漪。

    “你没意见吧”战常胜轻轻抬眼,对上她如琥珀似的清澈的双眸道。

    “没意见”丁海杏微微垂下眸道,为了让爸妈安心,她敢有意见吗忽然抬起来头来道,“这几天你不要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