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那个正常吗?

作品:《六零俏军媳

    结婚可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生活很容易,交心却很难,丁海杏回身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丁海杏推开房门那一刹那,脸上重新挂起笑容道,“爸、妈。”

    “咋这么快就回来了。”丁爸看着她后面没有战常胜的身影,奇怪地问道,“常胜呢”

    “他走了。”丁海杏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我们谈完了他就走了。”走到房门外的战常胜苦笑一声,喊了一声,“爸、妈,天不早了,我走了。”

    丁爸赶紧打开半掩的房门,“我送送你。”

    “不用,不用,外面冷。”战常胜站在门口摆着手道,探着脑袋,看着丁海杏,指指手腕道,“杏儿记得上发条。”然后又道,“爸、妈我走了。”

    丁爸目送他下了楼梯,脚步声越来越远,才转身回房,关上了房门。

    “你这孩子,也不说送送”丁妈拍着丁海杏的后背道。

    “您看我爸站在门口,我怎么过去吗”丁海杏满脸无辜地说道。

    “你可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爸走过来坐在沙发上道,“你们聊什么呢”

    “也没什么他不让我担心他家里的态度。就这些。”丁海杏拉了张椅子坐下道,

    “杏儿他刚才说上发条什么意思”丁妈满脸奇怪地问道。

    “我哪儿知道”丁海杏听得没头没尾,也是一头雾水,拿着还没有织成的毛衣继续。

    “你这手上戴的什么”丁妈看着她手腕上亮晶晶的东西道,“呀她爸,是手表。”锃亮的闪瞎人的眼睛。

    丁爸跑过来看着闺女手腕上的手表,黑着脸生气道,“你这孩子,这是你给常胜要的。”

    “爸,您不能冤枉我,咱们可都在一起,我哪有时间向他要这个。”丁海杏立马喊冤道。

    “常胜这孩子,明儿得好好说说他,买手表干啥不能吃、不能喝的。”丁爸抱怨道。

    “爸,这个看时间啊”丁海杏抖开毛线轻笑道。

    “看时间,有日头,哪儿用的着手表。”丁爸立马说道。

    “你说你,又不是咱家杏儿要的,你数落孩子干什么”丁妈瞅了他一眼嗔怪道。

    虽然心里也觉得买表,有些奢侈了,可女婿看重闺女,当妈的自然心里欢喜。

    “你这个蒲志高,早上还一起说教杏儿,不准乱花钱呢不准买不切实用的东西。怎么这会儿就变卦了。”丁爸指着老伴儿气哼哼地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这表又退不了。”丁妈没好气地说道。

    丁海杏抬眼看着丁爸道,“那爸,我摘下来,砸了它如何”

    “你个败家玩意儿。”丁爸无奈地说道,“那就戴着吧”

    “呵呵”丁海杏不厚道地笑了起来,丁妈也跟着笑了起来。

    “还笑”丁爸看着她们母女俩道,自己也笑了起来。

    “哎呀我知道常胜说的上发条什么意思了。”丁妈一拍额头道。

    “我也知道了。”丁爸看着她手腕上的手表道,看着一脸懵懂地傻闺女道,“这手表得上发条,不然表针就不走了。”

    丁海杏这才意味过来道,“明白了。”现在的手表都是机械手表,不想后世的石英表,机械表睡觉前都要上发条,不然表就停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刷牙洗脸睡觉。”丁爸催促道。

    “还不到九点,我再织一会儿。”丁海杏织的速度更快了。

    “不行,我可是答应常胜的,不让你熬夜的。”丁妈赶忙说道。

    “妈我把这个身子织完了,再睡觉,您看没多少,已经收尾了。”丁海杏头也不抬地说道,“明儿早上织织袖子,毛衣就完成了。”

    “成那咱在等等。”丁爸说道。

    “你去洗漱吧”丁妈催促道,“别挤在一起。”

    “好好,我去。”丁爸起身拿着洗漱用具去了水房。

    丁爸一离开,丁妈坐到了丁海杏的身边,“杏儿我问你个事”

    “问吧”丁海杏头也不抬地说道,这手上的速度一点儿没慢。

    丁妈面色纠结了半天,才小声道,“你那个正常吗”

    “什么正常不正常,妈,这没头没尾的,您说什么具体点儿。”丁海杏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别打了,听我说。”丁妈伸手摁着正织毛衣的她道。

    这下子没法织了,丁海杏抬起眼来,无奈地看着她道,“妈您想问什么”

    丁妈被她给气的,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我是想问你那个正常吗”

    “哪个啊”丁海杏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就那个啊”丁妈着急上火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她纠结地样子,恍然道,“妈您说的是女人的例假。”

    “对对对”丁妈忙不迭地点头道。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丁海杏摇头好笑地说道,随即又问道,“妈,您问这个干吗”

    “这不是这两年日子艰难,吃不饱,都有些营养不良嘛有的例假都不来了。”丁妈小声地说道,“孩子都怀不上,就是生下来孩子也没奶水,真是可怜。”

    丁妈说的没错,这两年生育率都是负增长。

    “哎你说话啊到底正不正常。”丁妈推推她道。

    当然不正常了,她有严重的营养不良,都感觉这身下熟悉的

    “正常”丁海杏咬牙切齿地说道,夹着双腿,走进卧室,拿出今天买的卫生纸,与月事带,幸好买了,不然就惨了。

    这些日子好吃好喝的,加上空间水,修行下来,虽然人看着还是弱不禁风,内分泌却已经调理顺了。

    这不大姨妈又来了。

    丁妈看着她手里的东西,终于放下心来,不用担心闺女怀不上娃了。

    丁海杏去了厕所,垫上纸,回来继续织毛衣。

    丁爸洗漱回来,就让丁妈去洗。

    大约半个小时后,丁海杏将毛衣的身子完成了,丁妈拿着肩膀拎起来,“我闺女的手咋这么灵巧呢红缨穿上一定很漂亮。”

    “好了,好了,去洗漱,赶紧睡觉。”丁爸催促道。

    丁海杏洗脸刷牙,泡泡脚,进了卧室,卧室内是两张单人床,丁妈和丁海杏一张床,丁爸自己一张床。

    躺在床上的三人,很快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