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顶缸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色阴沉如铁,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与不满,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与他,把他当什么

    两人的距离靠近,近的能彼此呼吸到对方的气息。

    她身上淡淡地柔和的香味儿,扑面而来,战常胜深吸一口气,拼命的压住自己胸中的火气这丫头,我是不是表现的太温和了,太好说话了,才让她到现在还这么彼此分的清楚。

    丁海杏眨巴眨巴纯真的双眸,清晰的察觉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怒气。向后退了一步,试图避开处于火山爆发的他。

    可是却满脸疑惑,“你干嘛生气”一脸的莫名其妙。

    还问他干嘛生气战常胜这胸中的火又飙升了一个级别,继续的紧迫的靠近她,眼眸深沉,黑不见底,她被迫的继续后退,直至退无可退,抵着身后的高低柜。

    丁海杏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一脸的无辜状,怯怯地微微抬头,便撞入战常胜那深邃的双眸,那如海般沉静的双眸,暗流涌动,梗着脖子道,“你我是在替你着想,为你好。”

    战常胜深吸几口气,从牙齿缝里挤出三个字来,“为我好”

    丁海杏忙不迭地点头道,“嗯嗯你的钱是用命换来的。”随声找了个借口。

    “你的钱难道不是”战常胜挑眉反问道,“大海很温柔”

    “呃”丁海杏被堵的,突然拔高声音,豁出去道,“你答不答应,爽利点儿,给句痛快话。还是不是个军人。”

    战常胜浑身的怒气消散的无影无踪,脸上神色最终还是恢复了平静,掩去眸底那抹淡淡的无奈,再抬眼,眼神无比认真地看着她,眸底滑过丝丝柔情道,“你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孝顺他们是应该的。”

    沉稳有力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落在她的心间,坚定表达着自己意思。

    怕自己语气强硬,吓着她了,缓缓的说道,“你我之间不用分得这么清楚。”

    后面靠着冰冷的高低柜,前面则是几乎贴到一起的战常胜,耳听的他的话,丁海杏不怀疑他的真诚,那是建立在他喜欢她的基础上,所有的缺点都可以包容,所有的缺点都是优点,或者出于责任,对她千般好,万般宠爱。

    可是如果婚后交恶,那以前所有的好都成了错,如张爱玲所说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一个女人,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更是错。

    她可不想吃人家的话瓣儿,哪怕是无意的。

    不是她恶意猜测,而是人性经不起考验,凡是喜欢最坏的打算。

    “呃我说。”丁海杏迟疑了一下看着他道,“你答应不这个缸你顶不顶。”

    “你想我怎么顶”战常胜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道。

    “那个我们一定要这么说话吗”丁海杏伸手一指就能戳着他的胸膛。

    “有什么不对吗”战常胜挑眉故意装傻充愣道。

    装傻是吧丁海杏抬眼看着他挑明道,“你不觉得距离太近了。”

    “不觉得”战常胜死皮赖脸地说道,低头看着她,异常平静且自然地说道,“我觉得挺好的。”那云淡风轻的口吻,是那么自然,自然的好像是她的思想有多污似的。

    这还是正直的兵哥哥吗丁海杏猝不及防的哑了口,一时之间仿佛连嘴巴都忘了要怎么合上似的,就那样傻望着战常胜。

    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丁海杏看着死皮赖脸的他,却并不觉得奇怪,都满嘴粗话了,再加一项无赖也不稀奇了。

    丁海杏傻乎乎可爱的样子,愉悦了战常胜,他双手搭在高低柜上,将丁海杏圈在自己的怀里,冷静地说道,“说吧要我怎么做”

    由于是背着光,所以丁海杏看不到他脸上任何的情绪,看着他熟稔的动作,这画风转变的让她满脸黑线,嘴角直抽抽。男人在某些方面还真是无师自通,可这实在是有伤风化。

    好吧这样说就这样说,你都不怕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丁海杏半垂眼睑,掩住自己的心思,镇定地缓缓开口道,“你再以彩礼名义给我六百块,我将一半钱的留给我爸、我妈”淡淡地又道,“放心,那三百块钱我会还给你的。”

    战常胜闻言,这火气蹭的一下,又窜了起来。多少年了从未发过脾气,今儿被一再挑起,这丫头真是能耐了。

    不气,不气,早知道她的性格了,她的行事作风自己很欣赏,可是作为夫妻他却要头疼了,“记住我们是夫妻,以后不要把我排除在外。”那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很不好

    声音格外低沉,那轻轻拂过的声音,如红酒般醇厚醉人,没来由的为这静静的夜色增添些许旖旎妖娆之色。

    夫妻起码现在还不是,就是夫妻又如何,她可不想作为那伸手朝他要钱的人,看男人脸色过活。

    战常胜看着敛眉沉思的她又道,“我说的话,听见了吗”

    “听见了。”丁海杏低垂着头闷声道。

    “这才乖嘛”战常胜伸手轻抚着她顺滑的头顶道。

    别以为摸头杀就会改变她的心意,“我已经答应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丁海杏没好气地说道。

    战常胜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丁海杏嗖的一下窜到了门口,回身看着她,黑曜石般的双眸闪着精光,缓缓地说道,“你刚才说的事情,等我们结婚后再说。”看着他露出狐狸般得逞的微笑。

    “又是再说”战常胜看着已经靠近门的丁海杏说道,“你以为我会再上当,明儿我们就扯证去。”

    回答他的是,是丁海杏活泼的如银铃般的笑声。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丁海杏收敛起脸上的笑容。

    战常胜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虽然她的头发泛黄,可是那顺滑的触感真好

    “哎呀忘了告诉她,一起办婚礼的事情了。”战常胜突然想起来道,“真是被她给气的,算了明天说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