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的嫁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不自在地岔开话题状似随意地说道,“你不介意我拒绝他们的钱吧”

    “当然不介意了。”丁海杏抬眼懒洋洋地看着他,揶揄道,“你没有能力养活老婆孩子吗”

    “当然有能力了。”战常胜立马淡然地说道,更感到欣慰的是,她对婚事不在排斥,积极主动了。

    他是一个传统的男人,男人养家可是天经地义的。

    “那不就得了。”丁海杏笑了笑道,“没有他们的接济,我们会过的更好的。”

    “哦对了这个”丁海杏抬起胳膊看着手腕上的表,“还有大衣、鞋子算是你的彩礼了。”

    “你想说什么”战常胜目光微沉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心头微动道,“礼尚往来,我也该有嫁妆,对吧”说着从兜里摸出两颗龙眼大的莹白如玉地珍珠道,“这是我的嫁妆。”

    圆润饱满、散发着莹莹如玉的光泽,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战常胜惊讶地看着她好奇地问道,“你到底有多少珍珠”

    “也不多。”丁海杏含糊不清地说道,“从小海边长大,从会走路就会下海游泳,潜水,所以碰上它们的几率就大些。”

    “你不需要这么做”战常胜心疼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小小年纪,就得艰难的去海里讨生活。

    “我坚持,外人怎么想我管不到,在你的面前,我不想被你低看,感觉跟图你的钱,被你买去似的。这种感觉很不好。”丁海杏神色坚定郑重地看着他道,“这是我的嫁妆。”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脸上坚持倔强的表情,不禁眼底闪烁着阴沉的暗光。沉默不语地伸出手,抓着她的双手,粗糙如砂纸一般,却让他无比的心疼,来回的摩挲着,看来也要把手养养,认真的目光仿佛被他捧在手心儿里一般珍视。

    被他粗糙的手指轻触,那温柔认真的视线,看着她仿佛看着全世界般的目光,让丁海杏身体微微的颤栗,这感情太重,重的她还不起。

    心里泛起一丝愧疚,使劲儿摇摇头,赶紧拍飞了,她愧疚什么她又不能阻止他喜欢她。

    丁海杏赶紧后腿一步,黑白分明灵动的眼珠在眼眶中来回的打转,一脸正色地说道,“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你不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战常胜微微一愣,随即撤回了手,垂下眼睫温温一笑,“这些年辛苦你了,你以后不会了。我养你。”

    “那还真是谢谢了不过”丁海杏地话还没说完,就发觉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如海面般平静的双眸集聚着风暴。

    丁海杏很没出息地赶紧改口道,“这话算我没说,没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反正做与说是两回事

    刷的一下战常胜眼底的怒气消散的干干净净,又是一副柔和温润的样子。

    战常胜岂会不知道这妮子的言不由衷,而这事,只能时间来证明,他嘴皮子说破了都没用,她需要的是实际行动。

    丁海杏突然想到某种可能,立马声明道,“这个可不属于集体财产,这是我在公海,靠近霓虹的海域捞上来的。”

    战常胜一愣,“呃”黝黑的眼底溢出笑意,随即道,“放心我不会充公的。”

    丁海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年代久远,记忆都有模糊了,都忘了这是个集体至上的年代。所有的一切都是集体的。

    “我记得女人不能上船的,你也能上船。”战常胜随口说道。

    那么精明干什么丁海杏挑眉看着他道,“你也有女人不能上船,上船船要翻。这种重男轻女,不尊重女人的封建迷信的思想。”

    生活在海边的人每天要与大海打交道,日常与恶风恶浪相搏,生命常有不测,这一方面铸就了坚毅刚烈,粗犷豪爽,达观乐天的性格,同时脆弱的心理也有软软的部分,就感觉运命的无常,冥冥之中是有神祗在暗暗的操纵,因而就有了诸般迷信和各种禁忌,有时显得愚昧可笑,可当事人严肃认真处却看得非常的神圣庄严。可笑自有可笑处,但也很有种可爱。

    “我可是很尊重女性的,据说南方海岛渔民的守护神却是妈祖,一位勤劳、善良、美丽的女人。男人出海,却让女人保平安。”战常胜如水的清凉的声音又起道,“与其说是对女子个体地位的不尊重而教训女子不要上船遭忌,我倒是理解为,善意的劝说女子不要上船免于风险,这是有担当的男子对女性的保护体恤。男子面对的就是凶险,越凶险,越磨难,越要得是男人,而女子敢赴汤蹈火、遏风击浪,那只能说明男子生活的失败,才让女人顶梁,扛起家的责任。”

    这话说的,真诚的,让她觉得就该这么解释,这男人的情商好高啊难怪年纪轻轻挣出一片天空。

    靠海营生的男人不仅需要强健的体魄,还要有坚忍的心志,但对于在家操持家务,打理日常生活的女子,那些粗狂豪放的男子心底也有最柔软的部分。

    出海在外,凶险异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能回家转,所以对于岸上生活的留恋,对于女性柔情的渴念就与一般的不同,对女子就有一种如婴儿待娘亲的驯服感。就如丁爸在海上那是凶神恶煞霸王兮兮的,见到丁妈却咪咪笑着状如绵羊般柔顺就有各种丑态。

    这是丁海杏自己感悟出来的,没想到这个从未见过大海的男人,能有如此的解释,真是让她意外,又在情理当中。

    他嘴边不是说男人养家糊口是天经地义的。

    话题都被带歪了,丁海杏赶紧转回来道,“行不行”

    战常胜沉默了片刻看着她道,“可是一颗就够了,不需要两颗吧”

    丁海杏想了想,认真地看着他道,“另外一颗,当做你的彩礼,给我爸妈的。”

    “丁海杏。”战常胜咬牙切齿地说道,又被气炸了,饶是他脾气超好,也无法忍受她这般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