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本性难移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战常胜就爱莫能助了,长辈的话要听,至于怎么做,那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了。

    章翠兰目光和蔼地看着他感慨道,“常胜啊看来杏儿跟着你可是享福了。杏儿遇到你,也许是老天要补偿她吧我们做父母的又没钱,又没势的,没能给她什么这孩子命苦,什么苦都吃过,明明学习成绩那么好,可偏偏家里穷供不起”

    “妈说这个干什么”丁海杏满脸黑线地说道,“谁说嫁给他就享福了,他是组织的人,组织那是放在第一位的,军令如山,一走可就逮不到人影儿了。”

    “闭嘴”丁爸严肃地看着她道,“舍小家为大家,没有他们保家卫国哪里来的幸福安康。”

    丁海杏撇撇嘴,心里嘀咕我就知道,所以她的话才没有那么刻薄尖锐。

    不然不等战常胜变脸,丁爸就会胖揍她一顿。

    这年月牺牲、奉献,那是被人人称颂的,丁海杏敢有如此自私的想法,被揍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常胜,你别听她瞎说,老娘们儿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哪里知道在外拼搏的苦,我看他们就是吃饱了撑的,闲的。”丁爸拉开架势,打算好好的跟丁海杏念一念紧箍咒。

    “爸、妈,今天很抱歉。”战常胜不好意思道,出声解救了丁海杏。

    “我们没关系,你没事吧”丁爸担心地看着他道,父子之间闹成这个样子,即便赢了,谁心里也不好受。

    “没关系,只要不在意就好了。”战常胜无所谓地说道。

    他越这么的说,丁爸、丁妈越心疼他,这得多伤孩子的心,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无赖又在骗取同情,丁海杏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由于两人靠的极近,丁海杏背对着丁爸、丁妈,满脸笑容地看着他,却毫不客气地踩着他的脚尖,狠狠的腻了腻。

    军靴材质比较硬,所以丁海杏踩上去,对他跟挠痒痒似的,他倒是怕搁她的脚了。

    战常胜看着她笑的如小狐狸似的,表情无辜,仿佛咬牙切齿的不是她似的,咋那么可爱呢

    抬眼看向丁爸、丁妈道,“爸、妈,我和杏儿隔壁屋谈谈。”

    “去吧去吧”丁爸满脸笑容地挥手道,“多联络、联络感情。”

    丁海杏闻言满脸的黑线,有这样一直把闺女往外扔的爸妈吗

    战常胜面色柔和地看着丁海杏,薄唇轻启道,“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

    aaaaaa

    他们二人一走,丁爸看着丁妈严肃地说道,“回头给我好好说说杏儿,可不能拖男人的后腿。”

    “知道了。”丁妈好笑地摇头道,“你家杏儿就那么一说,你还真信啊”看着老伴儿那疑惑的眼神又道,“你看她对长锁,什么时候让有后顾之忧,不是扛起家的重担,让他积极进步。”

    “我就怕物极必反。”丁爸担心地说道,“你没发现她变化很大吗”

    “性格变化再大,也改变不了她勤劳的本性。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丁妈信心十足地说道,“性格变了好啊以前跟面团似的,傻乎乎的,哪像咱的闺女,现在好了,不用担心她吃亏。”

    “我倒是担心常胜,很明显常胜喜欢杏儿要多一些。”丁爸担心道。

    “结了婚就好了,感情是处出来的,女人一结婚就心无杂念了。”丁妈轻叹一声感慨道,“女人找个自己喜欢的,那一辈子就吃苦受累吧找个喜欢自己的,会享福一辈子。”

    “常胜是上天补偿给她的好男人,说什么都得抓住了。”丁爸攥紧拳头道。

    “嗯”丁爸、丁妈四目相对,决不能出岔子。

    aaaaaa

    丁海杏跟战常胜进了隔壁的房间,他拉开灯,晕黄的灯光,倾泻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战常胜走进来关上门,静静的看着她,眸光柔和,按说今儿被他们给气的七窍生烟,他这老毛病早就该犯了,反常的没有犯病,相反他的心情超好,显然把他们给气的火冒三丈,愉悦了他。

    这都是她的功劳,她的镇定、从容、不卑不亢,反而衬托的他们如耍猴似的难看。

    他以后对岳家好,就能越气着他,哎呀这好办,本身孝敬长辈是应该的,又能气的他吐血,真是一举两得。真是太美妙了,以后就这么干刀刀不见血,却寸寸扎心。

    战常胜声音微沉道,“他们的态度,你不要在意。”

    丁海杏抬眼眉眼含笑,不甚在意地说道,“你看我像是很在意吗”轻挑眉头,反问道,“你在意吗”

    “我”战常胜不在乎地说道,“我已经过了要爸爸的年纪了,对于不在意你的人,你怎么在意都没用。”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个话题了,这个是买给你的。”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枣红色的巴掌大的盒子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愣愣地看着盒子,“这”

    “快打开看看,戴戴试试,合适吗”战常胜说道。

    丁海杏打开盒子果然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块女装表,浪琴。

    “这太贵重了吧”丁海杏合上还给他道,“你钱很多吗这样败家。”

    这块进口表可不是普通人能买的起的,只有如他这般收入高并且开销少的人才会买这种手表,普通人买得起的手表都是国产沪海表,也要百八十块。

    “一块表我还买的起,这样看时间方便多了。”战常胜拿过表,直接戴在她的手腕上,“好像表带太宽了,早知道换上皮质的表带了。”

    不锈钢女表,结构上圆形的表壳环绕着纯白色的表盘,表盘上简约的双针和秀气的阿拉伯数字,在三点钟的地方标着日期。这些看似简约的结构其实诠释了优雅,银色的精钢表带,散发着优雅迷人的气质。只可惜丁海杏瘦的如枯树皮的爪子实在不相配,让她优雅、高贵不起来。

    “是我太瘦了。”丁海杏撤回自己的手道。

    战常胜面色微红,好在灯光太暗看不出什么,心里打定主意,婚后要把她喂胖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