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狂怼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迎上那古井无波般深邃且深不可测的双眸,在战家人猜测这话是糊弄鬼的吧不知道为何她却相信他不是说说而已,就是因为他那坦然平静的眼神,做不了假。

    不知道战常胜这话是真是假,一时间朱雅琴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虽然这话听起来很没出息,听听也知道是假的,男人做家务,那是天方夜谭。可是女人就喜欢听这些甜言蜜语,女人希望能在实质的家务中得到来自男人的帮助,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语。

    而现实当中,别说帮助了,更没有安慰。不嫌弃你干的不好就不错了,到了饭点儿吃不上饭,就数落你在家干啥吃的,饭都做不好

    男主外、女主内观念中,烧饭、洗衣服、生孩子、带孩子那都是女人该做的。

    男人在家那就是大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战爸闻言面色微僵,说的那叫什么话,这特么的还是娶媳妇吗看向战常胜的眼神带着怒意。

    战常胜靠在椅背上,微微抬起眼睑,一瞬不瞬地看着战爸一眼,旋即大手覆在丁海杏粗糙的小手上,紧紧地拽着,让她想抽出来都不可能。

    朱雅琴他们看着战常胜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这眼睛都直了,这简直是太胆大妄为了。

    战常胜嘴角微翘,眼底挑衅地看着战爸。

    战爸真是被儿子给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一时间父子剑拔弩张,餐桌上静的可怕。

    丁海杏真没想到父子关系恶劣到如此的地步。

    “我家杏儿不是懒惰之人,她会做好女人分内之事,会让常胜没有后顾之忧的。”丁丰收适时出声,化解了尴尬。

    不是丁爸看不清桌上的暗潮涌动,而是决不能让他家杏儿留一个懒婆娘名声在婆家。

    在丁爸看来战家父子如何的交恶,可以吵、甚至老子打儿子,那终究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再说了父子哪有隔夜仇的。可不能让她家杏儿成为争吵的焦点。

    朱雅琴可不是善茬,从来都是她欺负人,没有人敢爬到她的头上撒野,“老战,儿子结婚是好事,结了婚,你就能抱孙子了。只是这孩子的身体看着瘦弱了些。”

    言外之意能生出孩子吗

    “想说什么找个屁股大的好生养的,那找女人干什么找母猪得了。那不但好生养,还生的多。我嘛正常男人,就喜欢这样的,我家杏儿合该嫁给我,要是她长得粗手大脚,只能在田里干活儿。”战常胜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

    战得胜他们抿嘴偷笑,朱雅琴的凌厉地目光扫过来,他们赶紧绷住了嘴。

    战常胜还不打算放过她,“至于我家杏儿瘦弱,这简单我们好好养养,能生则生,不能生则不生,生而不养,生而不教,那还不如不生。”战常胜慵懒地抬了抬眼,然后略带笑意的看向对面的朱雅琴,话语冷冷地说道,“你说对吧”

    朱雅琴抬眼看过去,果然看见她家那位脸色发黑。

    朱雅琴心底恼怒地看着他,这是骂他们两个呢她和战爸都有工作,哪里还有时间分给家庭。

    头些年,却是疏忽了儿子,才造成了不可弥补地憾事。

    丁海杏闻言,心里荡起异样,普通男人被点破,不是羞愤欲死,就是恼羞成怒,骂她庸医。而他平静地接受,当时她就诧异,看到现在由于家庭的原因,难怪他对于治疗不积极,原来根本就想生孩子。

    “大哥,没点菜吗我可是饿了。”战得胜出声道,再继续下去,又是一场父子战争,在亲家面前闹笑话。

    “你们没来,我没点。”战常胜语气不善地说道。

    “那我来点。”战得胜起身朝窗口走去。

    朱雅琴回头瞪着儿子的背影,咬碎一口银牙,要你多事。真不知道这小子是自己的儿子吗生来就跟那混小子亲近,屁股后面总跟着叫哥哥长,哥哥短的。

    对于这个二弟,战常胜的感情是复杂的,可能由于当初是因为母亲为朱雅琴接生的,他帮着烧水,这小家伙出生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他。

    朱雅琴又要干革命,下连队鼓舞士气,哪有时间照看孩子。所以他和母亲帮着照看了些日子。

    刚出生的他,正直抗战期间,条件艰苦,朱雅琴孕期没有营养,他出生后,朱雅琴营养也跟不上,所以就没有奶。

    瘦瘦小小的战得胜饿得整日整夜的哭,是他每日里跑上十几里山路,去老乡家给他讨些羊奶。

    为了让他有口粮吃,下河抓鱼,上山逮兔子,战常胜都干过,有几次甚至差点儿被鬼子逮到,真是九死一生。

    久而久之积累下来的感情,让战得胜非常的亲近他和母亲,他也总是叫他的母亲为娘,屁股后面跟着他,可把朱雅琴给气的跳脚。

    等朱雅琴想把长歪的儿子给掰过来的时候,儿子已经懂事了。

    自己辛苦生的儿子,叫别人娘,那滋味儿可真是别提多难受了。

    战得胜点完了菜回来,坐下道,“亲家爸爸、亲家妈妈,嫂子,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我就随便买了,这里有什么咱们就吃什么”

    丁丰收看着频频释放善意地战得胜道,“我们不挑的”

    想挑也没得挑,乡下地儿能有吃的就谢天谢地了,朱雅琴在心里撇嘴道。

    服务员很快将饭菜端了上来,军区招待所食堂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战家人请客,冬日里没啥好菜,大师傅还不使出浑身解数,凑了八个菜。

    醋溜土豆丝、五花肉片炒洋葱、白菜猪肉炖粉条,家常豆腐、红烧肉、葱爆羊肉、胡萝卜炒香芹、炒花生米、

    席上战常胜和丁家三口没有说话的意思,战家更是懒的搭理他们,一时间只有吃饭声音。

    战常胜忙的不亦乐乎,给红缨夹菜,给丁家三口殷勤的夹菜,餐桌上就数他最活跃,最忙了。

    “大哥,我要吃羊肉。”战得胜端着碗无赖地要道。

    战常胜黑着脸,恶声恶气地说道,“自己有手,不会夹吗”

    “离的太远,夹不到。”战得胜伸着长臂说道,“你看,这要是站起来太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