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憋屈也得受着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哦哦乖。”章翠兰慌乱地说道,也忘了红缨听不见,夸道,“真是个好孩子。”

    战常胜慈祥地看着红缨打着简单的手语翻译了一遍,“姥姥夸你呢”

    章翠兰满脸笑容地看着红缨,心里责怪杏儿这丫头办事不靠谱,怎么不先说明一下情况,搞得他们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战常胜看着二老又解释道,“爸、妈我们红缨很乖的,不会”

    章翠兰打断他的话道,“说什么傻话”看向自家的杏儿严肃地说道,“对待红缨你要拿出十二万分的耐心来照顾”

    “知道了。”丁海杏目光却看向战常胜,眼底透着真诚,她会尽到该尽的责任。

    现在谈感情为时过早,和战常胜都没那么深的感情,她今儿是第二次见到红缨,而感情是在彼此的了解中处出来的。

    这点识人之明战常胜还是有的,看着老实厚道的丁家两口子,看来不用担心红缨受虐待。

    丁海杏朝战常胜使使眼色,战常胜心领神会道,“咱们坐吧坐下说话。”拉着段红缨坐下。

    丁家三口也跟着一起坐下,闲聊了两句,战常胜起身道,“我先去买饭。”

    “那个常胜,亲家还没来呢咱在等会儿吧”丁丰收连忙说道。

    “不等了,都过了约定时间十分钟了。”战常胜眯起了双眸,好,很好,非常好想让我难堪是吗

    “常胜我们不忙,你爸他工作忙。”章翠兰跟着劝说道。

    段红缨站起来扯扯战常胜的衣服,目光看向门口,战爸一家子光鲜亮丽的站在了门口。

    丁海杏他们也看见战家人,站了起来。

    丁海杏上下打量着战家人,战爸跟战常胜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长得可真像。

    只不过少了战常胜的锋芒毕露与强势,身上多了份岁月沉淀下来的睿智与淡定,散发着儒雅的气质,根本就看不出是一个杀伐果断的军人。而且眉宇间透着亲和,黝黑的双眸中时不时地闪过精光,百战之将可不容小觑。

    这后婆婆已过四十,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

    跟丁妈站在一起简直就差这辈分。

    她的容貌顶多算是清秀,却女人味儿十足,女人有味,三分漂亮可增加到七分;女人无味,七分漂亮降至三分。显然这后妈属于前一种。

    身段苗条轻盈,走起路来风姿绰约,煞是好看。如瀑黑发、肌肤赛雪,湖水般宁静的眼波、大方得体的笑容。任谁都会生出好感,表现的十分完美。

    目光看向战爸的时候,双眸含情,一脸的崇拜。丁海杏相信没有那个男人能抵挡的住。

    跟人家这女人味儿一比,丁海杏和丁妈,那就是妥妥的糙汉纸外加土包子。

    不得不说基因的强大,她的孩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长的像她。

    丁海杏他们一家观察战家的时候,他们也在观察丁家一家。

    就是普通乡下人,丝毫没有特点,畏畏缩缩,一脸的小家子气,丁家父母看着他们这手脚不都不知道摆在哪里了,真是上不了台面。

    啧啧这就是他找的结婚对象,朱雅琴在心里欣喜的狂跳,眼神也越发的柔和。

    找了这么一个不着边际的女人,这辈子还能咋跟我儿子比。

    今儿她会好好的,在那兔崽子的亲家面前,表现出一个大度得体善良被受委屈的后母。

    战常胜从战家一家人出现,这浑身气场都变了,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大哥,这就是嫂子吧不介绍一下吗”一脸笑的如阳光般灿烂的男人问道。

    “她是你嫂子丁海杏。”战常胜脸色冰冷地说道,缓缓地又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战得胜。”

    听在朱雅琴的耳朵里,那是赤果果的挑衅。

    提起儿子这名字朱雅琴脸上完美的表情出现龟裂,他叫常胜,那是常常胜利,凭什么我的儿子就叫得胜,差距这么明显,想不叫她生气也难然而这名字是孩子爸取的,再憋屈也得受着。

    “嫂子,你好”战得胜笑眯眯地热情地打招呼道。

    丁海杏微微一愣,随即诧异地看着眼前一身军装,身材健壮的男人。

    而站在丁海杏旁边的战常胜脸色微沉,冰冷的眼神如利剑般射向战得胜。

    战得胜看着他大哥那冷脸,真是从小看到大,早就学会了自动忽略了,反而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伸手不打笑脸人,丁海杏微微眯起眼,腼腆看了他一眼道,“你好。”

    指望惜金如字的大哥介绍自家那是不可能了,战得胜温文尔雅地笑着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家父战骁,老革命。家母朱雅琴,在文工团工作。”接着又道,“这位是四弟,胜利,49年生的,现在上初中。”嘿嘿一笑道,“我们三兄弟这名字可真没起差,赢得了革命伟大的胜利”接着又介绍道,“这是我三妹,卫红,今年二十了,是一名军报记者。”一拍额头道,“我也是当兵的,被人管的兵。”

    战得胜的声音不疾不徐,丝毫没有炫耀的意思,只是平铺直叙的说出事实而已。

    因为他们一家子都穿的军常服,没有肩章、领花、军衔,所以看不出什么

    看着一家子军常服朱雅琴怨念又深一层,她和孩子们本打算盛装出席吓死那些土包子,结果临出门的时候,孩子爸下令全部换掉。

    让她的羞辱亲家的计划落空只能用气势压倒对方。

    丁海杏很诧异地看着战常胜的兄妹们,相较于战得胜的沉稳,战卫红和胜利可能由于年纪小的缘故,还不能做到喜行不怒于色,所以脸上流露出一丝鄙夷和高高在上,这是瞧不起她家了。

    这一家子对于丁海杏他们来说,真是让人仰望家世。

    “你们好”丁海杏乖巧地说道。

    丁爸、丁妈也赶紧微微欠身有礼地说道,“你们好”

    战爸朝他们微微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了。

    这敷衍的态度看在战常胜眼里微微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他事先已经通知过的,既然看不惯就不要来吗我又没求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