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情人眼里出西施

作品:《六零俏军媳

    “行了,别急着撇清了,跟着你们我学不到好”郑芸轻哼一声道,看着他又道,“言归正传,找我什么事”

    “今早上我把爸、妈送到了招待所,然后给了妈和杏儿三百块钱和一堆的票证,让她们去红旗商场买东西,你猜怎么着”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郑芸就着急上火地说道,“你个缺心眼儿的小子,你怎么把那么多钱给她啊她要是乱花钱可咋办”语气酸溜溜的说道,“三百块钱,你可真有钱。”好奇地眨眨眼睛又问道,“没被吓着。”

    “怎么没被吓着,我还让她把钱全部花完才能回来。”战常胜神色淡定地说道,“结果最终还是留下了五十多块。”

    “你个败家玩意儿,你到底会不会过日子,有你这么糟蹋钱的,你是不是钱多的花不完。”郑芸食指点着他数落道,“这日子可不是这么过的。”

    “姐,姐,听我说,我这么做可是有用意的。”战常胜赶紧说道,“姐,您先听听她都买了啥了,在数落我行不。”

    郑芸挑了下眉道,“说吧说说看她都买了什么”

    战常胜神色如常地一样一样的说道,“买了毛线、布料,给红缨织的、给我织的,给她自己织的,还有爸妈的。”有眼睛都能看出他眼里流露出的笑意,可见很满意。

    “嗯”郑芸点点头,“面面俱到,能想着红缨,还行,对了这爸妈是”

    “是我老丈人和丈母娘。”战常胜回答的格外直接道。

    我就知道郑芸继续问道,“还有呢”

    “给自己买了件羊绒大衣,生活用品,有”战常胜将她买的东西一一说完。

    郑芸抿了抿唇,点点头道,“看着是个会过日子的,也很关心自己的身体,不错,不错。”作为医生她最反感的就是那些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女人。

    “只是这羊绒大衣是不是贵了点儿。”郑芸看着他犹豫地说道。

    “结婚一辈子的大事,你看她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买一件衣服而已。”战常胜满不在乎地说道。

    “得你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郑芸摆手道。

    “姐,你看她买的东西都是经久耐用的,不是那种不着边际之人,竟买些不能吃、不能喝,摆着看花的东西。”战常胜不紧不慢地又说道,“从她花钱的态度上可以看出是个老实本分之人,穷人乍富,没有忘乎所以。”

    “你也别把她夸的跟多花似的,因为缺什么才买什么明白吗简单来说,她现在非常需要这些。”郑芸实事求是地说道。

    “有道理,不过那也比饿着肚子也要买哪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好。”战常胜不疾不徐地说道,永远是那么平静如水。

    郑芸双眸轻转,故意问道,“那她要是买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怎么办”压低声音道,“追求那种小资情调,宁愿拿钱去买花,你还娶不娶她。”

    “娶”战常胜目光坚定道,“那样说明她的生活,生活,像你说的有讲究。”

    正端起茶缸喝水的郑芸,闻言惊住了,一口水一下子就给呛了出来。她顿时就咳嗽了起来,连眼泪都给呛了出来

    “我说我的话有那么吃惊吗”战常胜无辜地眨眨眼道,“你不就是那么改造你们家老于的,与以前土了吧唧的样子判若两人,现在多讲究。”

    郑芸平复下来道,“我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郑芸眼神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又道,“不过你小子行啊想出这个点子考察她的人品。”

    战常胜略一凝眉,视线看向她道,“郑姐,我可没那个意思,只是觉得她该买,我说过让她把钱全花在自己身上的,结果”

    “得了吧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郑芸调侃地看着他道,“我就不相信你心里没有那种欣慰的感觉,果然没有让你失望的感觉。”

    战常胜嘴角微微一翘,面部柔和起来,“我是真没想到,心里有意外不过也再情理之中。更多的是暖心。”

    “承认了吧”郑芸指指他道。

    “这有啥不好承认的。”战常胜悠悠然看向她,“你猜,她跟我说什么,她还要跟着我一起旁听上课。为人、勤快,善良、能干,还知道上进,真是”

    郑芸抿嘴偷笑道,“常胜,我咋不知道你这么会说话。”

    “哎你笑什么我说的是实话。”战常胜严肃地说道。

    “实话实话好啊你把这话告诉你家那口子,她一准高兴。”郑芸贼兮兮的怂恿道。

    “那哪儿能告诉她呢”战常胜想也不想地说道,这话他可说不出口。

    “让你给带到沟里了。”战常胜说出自己的目的道,“姐我今儿找你是帮我买一块儿表,和一双皮鞋。”

    “表、皮鞋”郑芸狐疑地看着他肯定地猜测道,“给她买的。”

    “是啊”战常胜声音低沉缓慢地说道,“脚上没有合适的鞋,那鞋还是借你的,有块儿手表也好看时间,你是女人,正好帮我参详参详。”

    “行”郑芸痛快的应道,伸开手道,“给我钱和工业券。”

    “钱我有的是,可这工业券估计不够了。”战常胜伸出手道。

    “我说呢你这家伙可真是理所应当。”郑芸好笑地看着他道,“你想好买什么样儿的吗”

    “当然是哪个好看,就买你手上的那块儿吧浪什么的”战常胜探着脑袋看着她的手腕道。

    “我这个”郑芸抬起胳膊卷起袖子,露出手腕上,“是浪琴手表。”

    “就买浪琴,上面还有日历。”战常胜看着她说道。

    “我这个要三百块呢不过不要工业券。”郑芸说道。

    “这为啥不要工业券。”战常胜问道。

    “你咋连这个都不知道。”郑芸像是看稀有动物似的看着他道。

    “我进商场的次数,五根手指都数的过来。”战常胜伸出手摆摆道。

    “这是进口的,所以不要工业券,比国产要贵”郑芸解释道。

    “那正好我的工业券用的也有些紧张,就是不缺钱。”战常胜很干脆地拍板定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