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公德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们多处处,联络、联络感情。”章翠兰看着她真是恨铁不成钢,“快去送送,你这脑袋怎么变笨了。”

    丁海杏小声地嘟囔道,“爸妈你们不用那么明显吧”突然想起来道,“等一下”她在楼梯的拐角处追上了他。

    战常胜闻言嘴角微翘,听着由远及近沉重的脚步声,回身看过去,一眼看着她脚下半旧不新的翻毛皮棉鞋。

    都说脚上无鞋,穷半截,看来还得再买一双皮鞋。

    丁海杏站在他的面前,低着头,这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到没什么只是怕他听见了脸红。

    “说话啊”战常胜看着她的脑袋道。

    “那个,有没有澡票,我想去洗洗澡。”丁海杏淡然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力持镇定地说道,“原来是这个”格外淡定地说道,“我身上没有澡票,这样,我让招待所的人员给你送来。”

    “送两张,不三张。”丁海杏看着他平静地说道,发现他耳朵红红的,轻轻一笑,还真纯情。

    “没问题”战常胜眉目微动,稍微迟疑了一下道,“你跟我来,到前台,让服务员给你澡票,然后带着你们去澡堂子。”

    “好”丁海杏跟着他下楼,到前台拿了三张澡票,送战常胜出了招待所才高兴地蹬蹬跑上楼。

    终于可以洗澡了,身上都臭了。

    “妈,妈,走,收拾一下我们洗澡去。”丁海杏风风火火地跑进来道。

    “洗澡”章翠兰疑惑地看着她道。

    “我跟常胜要了三张澡票,咱们痛快的洗个澡。”丁海杏笑着说道。

    “我又不脏,不去。”丁丰收摆摆手道。

    章翠兰闻言眼波流转,说道,“晚上可要和亲家见面,你这脏兮兮的可怎么好意思。”

    丁丰收一听,改口道,“那我就去洗洗。”

    一家三口收拾了一下换洗衣服,丁海杏背着他们特地从空间中取出来些自制的洗发水,纯天然的植物提取的,装在肥皂盒里,一分为二,正好一人一半。

    淡蓝色的肥皂盒里,绿色的水汪汪的,略微粘稠的液体,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这是啥呀”章翠兰好奇地问道。

    “洗头发的,就像皂角似的揉在头发上。”丁海杏介绍了一下,怕丁妈好奇心旺盛,立刻催促道,“好了,好了,赶紧走,到了澡堂子再说。”

    在招待所人员的带路下,他们一家三口去了大院里的澡堂子。

    丁海杏向带路人道了谢,看着人走了。

    丁海杏看着丁爸才说道,“爸,认得路吗我们女人洗澡慢,您要先洗好了,就回去等。”

    “老头子,你也多泡泡,在这儿等我们。”章翠兰干脆说道。

    “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知道该怎么做。”丁丰收拿过老伴儿给收拾好的洗澡用具,转身朝左边的男堂子走不去。

    丁海杏和章翠兰则朝右边进了女堂子,大中午的澡堂里人也没人。

    放衣服的地儿跟部队的大通铺似的,一张张床并排放着,衣服就放在床上,规整到一起跟个小山包似的,母女俩就进了浴池。

    这浴池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墙壁贴着白色的面砖,鹅卵石铺就的地面,防滑。

    拧开淋浴的喷头温热的水冲刷着身体,全身的每个毛细孔都透着舒服。

    章翠兰看着丁海杏瘦弱的身体,“这啥时候能吃胖啊你瞅瞅你身上的肋骨一根根都凸出来了。嫁给常胜,能吃上一顿饱饭。”

    “妈,合着就为了吃顿饱饭您就把我给卖了。”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说道,手里麻利的拆开自己的麻花辫。

    “老话说的好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人活着可不为了这张嘴。”章翠兰没好气地说道,“你就知足吧在村里你也不是没经历过,人为了食物都跟疯了似的。”

    丁海杏摇头轻笑,开始洗头,章翠兰看着她又开始叨咕道,“你看看你脸蛋要是跟身上的皮肤一样白好了,脸蛋和身上可真两张皮。”

    丁海杏打湿了头发,将洗发水揉搓在了头上,“妈,您跟我不一样嘛身上的皮肤白净,脸上晒的跟黑煤球似的。”说着拿着梳子开始一点儿一点儿的梳头。

    章翠兰仔细嗅嗅鼻子,“真是比花还香,这城里的洗头的家伙事都跟咱不一样。”说着也拆开自己的圆发髻,洗头,打上洗发水后,接过丁海杏递来的梳子梳头,“哎呀这个真好梳通。”

    水冲洗后,章翠兰发现惊讶地又道,“这头发滑顺了许多。”

    丁海杏笑而不语,她用古方制来的洗发水,可不是市面上买的。

    洗了一遍头,感觉整个头皮都轻松了不少,跟去掉头盔似的。

    拧干毛巾开始搓泥儿

    章翠兰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冒着热气的大池子,整个池子都贴着白色的面砖,干净的水清澈见底,“那个杏儿待会再搓,咱先进去泡泡。”

    “妈,先搓搓泥儿,搓干净了咱们在好好的泡。”丁海杏拉着她道。

    “这跳进池子里搓也一样啊那样更好搓。”章翠兰说着拂开她的手道。

    丁海杏赶紧又拉着她说道,“妈,这么大的池子,大家伙都要跳进去泡,您搓了泥儿,别人还怎么泡。咱得有公德心不是吗搓完再泡。咱不能让城里人说咱们。”

    “行,搓完了再泡。”章翠兰也开始搓泥儿,这身上的泥,轻轻一搓,扑簌扑簌向下掉,可见这身上有多脏。

    乡下不比城里,夏天还好说,晒些水在家就能洗,到了冬天洗澡就困难了。

    城里各个单位有澡堂子,人家的澡票便宜,五分钱一张。还有公共浴池,两毛钱一张澡票,随你洗,前提是你得有钱。

    丁海杏和章翠兰互相又搓了搓后背,全身跟脱了一层皮似的,冲干净后才跳进了浴池。

    “真舒服”章翠兰坐在浴池的修的台阶上,脖子以下全埋进了水里,看向坐在一旁的丁海杏道,“杏儿,看看你要是嫁到城里来,也能这么享受。”如此还不忘积极的游说她。

    “妈,这结婚申请上签上名了,还跑得了吗”丁海杏哭笑不得地说道。

    母女俩洗完澡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两人简直是跟脱胎换骨一般,浑身透着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