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章绝不后悔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轻蹙着眉头看着不怎么上下相配的衣服,“这裤子再换一条就好了。”于是提出疑惑道,“你怎么不在买一条合适的裤子呢”

    “买的太贵,我打算自己做。”丁海杏面带笑容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么说来,我捡到宝了。”战常胜看着她口吻亲昵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这家伙当着爸、妈的面,胡说什么呢不着痕迹瞪了他一眼。

    无视丁海杏那带有威胁的眼神,朝她悠然一笑。

    丁海杏翻了个白眼看向天花板,不知为何还是有那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杏儿,你啥时候又学会做衣服了。”章翠兰奇怪道。

    当然是在监狱里学的车衣了,那里不可能白养着她们,她们得自已动手、丰衣足食。

    那里的生产是很杂乱的,多数是种地这种劳动,丁海杏刚进去的时候当然是干种地,这个老本行,先解决吃的问题。

    后来经济好了,丁海杏年纪大了,体力也不如年轻的时候,也是资格老了。就开始了一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手工活。手工活大部分是打毛衣、钉扣子、绣花、做纸袋、折信封之类的,机器活就是踩缝纫机了。

    丁海杏接的第一件手工活儿就是打毛衣,拿过锄头的手,那里会打毛衣一开始学时手像脚一样笨。可是里面的制度特别的严格,完不成指标的人通宵达旦地做。人家老犯人的指标是每人每天一件毛衣。作为新人的丁海杏简直就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打毛衣打的那么快的人,这打毛衣也是熟能生巧,三个月以后,丁海杏的速度已经能达到两天一件了。

    “这做衣服谁不会啊买不起不都是自己做的。”丁海杏轻松地说道。

    “这倒是”章翠兰看着丁海杏道,“不过我可给你说啊你可不能糟蹋这些布料。”

    “放心吧我的手艺还不错。”丁海杏自信地说道。

    “对了,这钱还剩五十五六毛四分钱,给你。”丁海杏将余下的钱递给战常胜道。

    “不是说要花光吗”战常胜挑眉诧异地看着她道。

    “票证没有了,我就是想买也买不成了。”丁海杏摊开手,琉璃般的双眸曝光流转,狡猾的看着他道。

    战常胜好笑地摇头道,“你拿着吧”从兜里掏出结婚申请表道,“来签上你的姓名,我下午上交。”直接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拿着申请表,上面已经填写完毕了,旋即眯起眼来看着他道,“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到时候可不准后悔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丁丰收担心地看着战常胜道。

    “绝不后悔”出乎意料的,战常胜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肯定地说道。偏头看向丁海杏,也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战常胜从兜里掏出钢笔,拧下钢笔帽递给了丁海杏,“在这里写名字。”

    丁海杏将申请表放在茶几上,弯腰在他的名字下面规规矩矩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给你”丁海杏将申请表和钢笔一起还给了他。

    “呀你这字简直就是像是报纸上的印刷字似的。”战常胜笑道,“比我写的还好。”

    “杏儿没正经的上过学,可是家里有些书籍,她都是按照那书在地上临摹的,所以这字体比较工整。”章翠兰谦逊地说道。

    丁海杏写的是正楷,形体方正,笔画平直、笔法古拙劲正,而风格质朴方严,笔画方润整齐,结体开朗爽健,却有外柔内刚,沉厚安详之韵。都说见字如见人,一看就是正派心有内秀之人。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吃饭。”战常胜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道。

    “那这些东西。”章翠兰看着茶几上还摆着的毛线、布料。

    “等吃饭回来,再收拾也不迟。”丁丰收催促道,“哪能让常胜等呢人家工作忙,咱们有的是时间。”

    “对对对,咱们走吧”章翠兰立马直起身子道。

    丁海杏换下了羊绒大衣,战常胜出声道,“你穿着呗,挺好看的。”

    丁海杏换上军大衣道,“别弄脏了。”

    战常胜前头带路道,“那走吧”

    战常胜带着丁家三口去了招待所的食堂,点了顶饥又扛饿的杂粮捞面条。

    一人一大海碗,面条劲道,直接交淋上白菜炖豆腐,四个人哧溜哧溜吃的喷香。

    唏哩呼噜的就吃完了,战常胜将他们送了回去。

    “你们休息一下,晚上和我父亲见见面。”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丁丰收闻言要跟亲家见面,一时间心里慌慌的,“呃”随即又忙不迭地应道,“好”

    “那我走了。”战常胜看着丁海杏说道。

    丁海杏瞥了他一眼,走就走呗看着我干啥莫名其妙。眼角的余波瞥见茶几上的糖果和糕点。

    “等一下”丁海杏说道。

    战常胜闻言心紧了起来,期待地看着丁海杏,只见她跑到茶几上将糖果和糕点递给了他道,“这些给红缨带过去。”

    “对对我们借花献佛了。”章翠兰附和道。

    “你们留着自己吃吧本来就是买给你们的。”战常胜推着婉拒道。

    “我们不爱吃甜食,这就是买给红缨的。”丁海杏又回身指着茶几道,“你看我们留着红糖呢”

    “那这么多红缨她一个孩子也吃不完,留下一半吧”战常胜说着走到茶几旁,将牛皮纸包拆开,把糖果抓了一把放在桃酥,又抓了些桃酥放在糖果里。

    “这样可以了吧”战常胜重新包好了,“我走了啊”

    “慢走、不送”丁海杏朝他笑眯眯地摆摆手道。

    “你这孩子不说送送常胜。”章翠兰推推无动于衷地丁海杏道。

    “送什么他又不是不认识路。”丁海杏小声地嘟囔道。

    “你这孩子,咋恁不懂事呢”丁丰收虎着脸看着她道。

    “不用,不用。”战常胜嘴上说着不用,眼神却很期待,看着动也不动地丁海杏,转身离开。

    “你这丫头”丁丰收气的恨不得抬手揍她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