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假土豪’

作品:《六零俏军媳

    乡下来的土包子,惹得许多柜台的售货员不屑的撇嘴,满脸不高兴,面对买东西的顾客也是鼻孔朝天,倨傲非常。

    她们有理由,这售货员可是人人羡慕的光鲜亮丽的工作。

    作为职工可以享受到内部价格商品,在物资稀缺的年代,朝中有人好办事儿,是人人争相巴结的一类人,当然有骄傲的资本。

    柜台也很多,一楼主营副食品的、饼干、糖果、糕点数量不多,有许多还是空的,没货,还有文化用具,搪瓷用具、暖水瓶等等各种商品分门别类各占据一个柜台,二楼是卖布料毛线的、卖衣服的、专卖各种生活用品的,三楼是卖自行车的、卖缝纫机的、卖半导体的,手表、家具简直是应有尽有,同样的数量不多,也没得挑选。

    “杏儿,咱买什么”章翠兰拉着丁海杏问道。

    “当然先买生活用品。”丁海杏拉着丁妈直接朝二楼走去。

    二楼主营成品衣装,男装大多是中山服,衬衫,羊绒衫、呢子大衣,颜色不外乎是黑、灰、靛蓝。

    女装的款式相比于后世少的可怜,中山装与列宁装平分秋色,颜色却是要比男装鲜艳了。

    丁海杏一眼就相中了娃娃领,酒红色的羊绒大衣,“售货员麻烦您拿一下。”

    售货员上下将丁海杏打量了遍,看着她穿的军大衣,眼眸微微闪了闪,同行的却是乡下农妇,微微仰着下巴道,“这个要羊绒票的,八十一件。”

    虽然倨傲,但到底没有爱答不理的。

    丁海杏将票证和钱拿出来,售货员才将大衣拿了下来。

    羊绒大衣双排金属扣子,非常的有质感,面料是羊绒的,摸上去手感特别的软和,内加同色里子,非常厚实,母女俩粗糙的手在大衣上摸来摸去的。

    “这衣服真好,可以试试吗”章翠兰看向售货员局促地问道。

    “你们买不买,不买的话,别把衣服给绒给刮了。”售货员心疼地出声道,语气有些不善。

    a hrefotsqfenbucai55742ot猎人的王座a

    “买,我们买”吓得章翠兰立马说道。

    “买就快点儿交钱,别摸坏了,不买了,谁赔啊”售货员轻视地看着她们两个道。

    丁海杏眼神微冷,顿时气场全开,凌厉视线直逼售货员,她声音倏地夹杂着些许冷意,“他老人家说为人民服务,你这态度可不像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

    那声音冰冷如刀划过耳畔,令售货员心脏不由得颤了颤,她不由得舔了舔干燥的唇角,却不知为何越来越干,从心底窜起的那种紧张感如何也压制不下去。

    “他老人家说的对”售货员忙不迭地说道,“你们慢慢看。”再也不敢催了。

    章翠兰可不敢再摸了,靠近丁海杏,压低声音道,“杏儿真的要买啊”刚才脱口而出,可要真掏钱了,“好贵的。”

    丁海杏笑了笑道,“妈,您就听我的,不然的话,这钱怎么花的完。”票证里就一张羊绒大衣票,很明显是让她用的,自然就不客气了,也不是客气的时候。

    “那就买了。”章翠兰狠心地说道,闺女到现在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

    丁海杏数好了钱和票一起递给了售货员,看着她开票,指着大厅的中央的收款处道,“你们拿着票到那里交钱,然后再来取衣服。”

    “妈,你在这儿等着,我去交钱。”丁海杏拿着售货员开的票据,去了收款处付款后,拿着收据,回到了柜台。

    回来后,售货员已经将羊绒大衣叠好,装到了纸袋里包好,递给丁海杏。

    “杏儿,你不试试”章翠兰小声地又问道。

    “不用试”丁海杏摆摆手道。

    “万一小了呢”章翠兰不放心地说道。

    “只会大,不会小。”丁海杏指指自己道,“就我现在瘦的跟麻杆儿似的,什么衣服穿上都大。”

    章翠兰赶紧将帆布包拉开,“那快放进来。”a hrefotsqfenbucai1010325ot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a

    丁海杏提着帆布包和章翠兰继续逛,章翠兰问道,“接下来买什么”

    “买些生活用品。”丁海杏走到柜台前,买了毛巾、牙刷、牙膏、搪瓷缸、蜂花檀香皂、香皂盒还有女性的贴身内衣,大众款,她可不敢特立独行,用的月事带,卫生纸,总共花了三十元。

    章翠兰看着肉疼道,“你买内衣干什么自己做呗还有,还有,买那么多草纸干什么还有那月事带,自己缝一个不就好了。”

    “妈,这个关系到身体,不能糊弄”丁海杏坚持道,“女人你不心疼自己,谁心疼你。”

    “妈,不这么花,钱花不完。”

    丁海杏一句话又说的章翠兰无言以对。

    “就你理由多。”章翠兰嗔怪地看着她道,“接下来买什么”

    “买布料,买毛线。”丁海杏拉着章翠兰直接到了买布料与毛线的柜台,布料的种类很单调卡其布、劳动布和条绒居多,卡其布绝大部分的都是蓝灰黑三种颜色,条绒的颜色丰富些还有大红色、枣红色、土黄色、深蓝色明显更适合给孩子做衣服。

    毛线的颜色倒是五颜六色的,鲜艳的有各种红色,藕荷色,还有稳重的藏青、靛蓝等颜色,分为羊毛线、羊绒线和混纺毛线。

    丁海杏一股脑的将剩下的钱,和毛线票、布票、工业券能买多少是多少,当然还少不了毛衣针。

    大红色、酒红色,豆青色,藏青色、咖啡色,一样正好是一件毛衣的斤数,且全是羊绒线,羊毛、混纺的都不要。十尺蓝色劳动布、十尺靛蓝色的卡其布、十尺紫红色条绒布、二十尺棉布,其中豆青色的十尺,白底碎花的十尺。

    看得售货员目瞪口呆。城里工人每年的布票都是有限制的,一人一年三尺六、五尺六的,最多一年只有十五尺,也没几个人敢这样扯布的,跟不要钱似的。

    丁海杏的毛线票和布票,肯定不足以支撑她买这么多毛线与布料,但架不住她工业券多,她直接把工业券当布料和毛线票用了。

    做土豪的感觉真好,虽然是个假土豪。